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羅冠聰,生日快樂。

2020/7/12 — 19:07

羅冠聰,圖片來源:羅冠聰facebook片段截圖

羅冠聰,圖片來源:羅冠聰facebook片段截圖

2020 年 7 月 13 日。本來想祝福羅冠聰生日快樂,早日見證香港重光,平安歸來,如常與親友共聚、回校讀書、返家攬貓、維園踢波、大坑雞煲……只是說到這裡內心一沉,深感不忍,改為祝福他好好生活,希望他千萬不要想念香港。

不過呢個願望好難實現。自走後每有機會問起近況,他嘴邊都加一句:「好掛住香港。」

他想念的香港現在什麼光景?飛機看下來依然繁華璀璨,只是示威的口號變成白紙,連儂牆變彩色格仔紙,社交帳戶的姓名面目全非,民主派初選都隨時變非法活動。在高氣壓的大環境之下,那些過往沒有顧慮的言論,現在話到咀邊留三分,連在社交平台分享一篇文章之前,大家都暗暗擔心留下紀錄會惹來麻煩。每個人都學習在鋼絲上起舞,小心翼翼地摸索一種新的生活常態,如何盡量活得自如又不至摔得粉身碎骨。

廣告

假如羅冠聰因以視像方式出席美國聽證會而「身陷不可預知的危險」,現在那種危機已經更加形象化。因為種種考慮,他一直沒有公開身處何方,自踏出這條難以回頭的路之後,果真人如其言,全時間瞓身攻打國際線,正式成為「國際聰」。

他月初在美國聽證會大聲疾呼香港的一國兩制已成騙局,呼籲國際社會合作建立機制制衡中共暴政,檢視中共有否遵從國際條約行事。及後數天,他一連接受了近二十間國際媒體採訪,又在多間報章以英語撰文,不但沒有因新法而手軟,而且內容更見尖銳 — 指名道姓批評習近平,去信七個國家要求取消與香港的逃犯引渡協議等等,而國際社會亦隨即起了反應,紛紛檢討對華措施。

廣告

見他連番玩命的高危行徑,不禁捏一把冷汗。相信那些質疑他怕死的抨擊已經不攻自破。縱觀身處香港境內噤聲的氣氛,有人觀望有人割席有人轉身,難得還有人高調地面向「外國勢力」。他押上自己前途到國際線上放手一搏,可會帶來更為遼闊的遠景,還有待觀察,但正如他所說:「總要有人去試,無人做又點知得唔得?」

假如沒有國安法,27 歲的他在做什麼?

羅冠聰嶺南大學讀的是文化研究,與稍為熟稔的人都知道他的興趣廣泛,喜歡的還有音樂、電影、電競遊戲等等。產自塘福監獄的《青春無悔過書》中,他花了不少篇幅披露自己作為一個香港年青人最生活化的一面,亦曾坦言假如沒有雨傘,大概會投身遊戲行業成為「電競聰」。可是為了從政這個志向,他放棄了大部分自己的喜好。

國安法猶如晴天霹靂般憑空出現之前,羅冠聰剛剛在美國耶魯大學回港。仔大十八變。與四年前相比,他早不是當年依靠黃之鋒知名度參選的青澀少年了。這幾年的經歷東歪西倒忽高忽低,驚險程度叫畏高者昏迷。由傘時學聯到傘後眾志,背負最年輕議員的頭銜九個月後被褫奪資格,再因發動「重奪公民廣場」一度入獄。出獄後大約半年,他出書,退居眾志常委,再去耶魯進修。躍身一變,現在說得上是獨當一面的年青政客。

26 歲正是一名年青人最轟烈的青春年華,觀乎留美回港的羅冠聰,最近的確狀態大勇。他信念堅定、心思細密、口才了得,中英語的論述能力都好,面對傳媒訪問對答如流,食飯時電話響起,隨手又答一個外媒訪問。同時他也擁有一定的香港民意。先不論他是上屆立法會選舉泛民陣營在港島區的票王,在他今屆宣佈退出初選之前,民調亦顯示他的支持度一直在港島區穩佔泛民第二席,僅在「相對較老」的現任老將許智峯之後。在六月至七月初,羅的臉書專頁出了逾 110 篇網文,當中有個人感受、倡擬長文、動向公告、分享新聞事件等,範圍由香港警暴、國安法、韓國瑜、到美國黑人運動都有談及,每篇動輒數千至逾萬人讚好,儼如政界 KOL。

這樣的年輕人,假如處身民主國度,大可扶搖直上成為社會棟樑,一展抱負。曾有外國記者曾經私下笑稱,香港長期缺乏政治人才的陳腐環境下,假以時日他能問鼎特首。可惜,明明應該是向上飛揚、前途無可限量的年紀,偏偏香港就容不下一個羅冠聰。

自己「不容於港」,羅冠聰一早知道,但時代如此,只能盡做。自從耶魯回港,他就不斷推敲未來的路。他曾坦言自己像一個「工具人」。從政必須進入立法會戰場,明知政府會阻撓,自己亦可能「無端」入獄,他仍然選擇參選;到了國際線要人奔走,他就轉身離開,讓隊友頂上。他不斷鑽進時代的裂縫,如其說是工具,或者更是 be water 裡最靈活的流水。身居時代的浪尖,政權如果手起刀落,他肯定首批受害。難得他能在堅定信念之下保持冷靜和韌性,千方百計與政權周旋,以年青人的稜角和倔強,在刀鋒邊上敏捷走位。

在港最後的日子

問他最後在港的日子到底做了些什麼,他說「一切生活如常」。每日到街站與支持者握手寒暄,到法庭外替手足打氣,到論壇與對手針鋒相對,與黨友開無盡的會議,抽時間與朋友相聚等。偶然爭取到時間,羅冠聰便回家陪伴親人,勤當貓奴 — 他收留的兩隻貓,Papa 優雅得來眼大大,14 是天下第一嗲貓,最得人歡心。離開之前,他終於因為吃得太多熱浪薯片和榴槤甜品而喉嚨痛,下農田初嘗耕作生活惹來一身蚊叮,也因趕及在球場草地重開之後,急 call 王宗堯借套衫褲俾佢,在維園踢了最後一場波,入了球而右腳受傷。

回想起國安法消息傳出後的一個星期,曾與他和幾位朋友吃雞煲。當時羅冠聰沒有怨天怨地式傷春悲秋,依舊幽默機智,爛 gag 連連。問及將來打算,口密的他沒有透露離別之意,總是打趣地加一句「如果我仲未坐監嘅話……」不過大家也心中有數。一位工作特別忙的朋友,那天多累也抽空出來,因為「唔知仲會唔會見到聰聰」,結果一語成讖。除了最親近的極少數人,鮮有人知他即將離開,亦難看出他在艱難決定背後抑壓著的內心世界。

羅冠聰寫文嗌咪的內容熱血激昂,但日常相處中,朋友總形容他是一個特別冷靜的人。開會從不發脾氣,私下不易有情緒波動。今次一別,從此當了異鄉人,那位無忘初衷的少年能否「半生歸來」還屬未知數,再冷靜的人也有疲累的時候。六月,大概是他內心最艱難的一個月。

6 月 21 日下午,正在北京人大開會之時傳出消失,中央有意在香港有立國安法。對香港來說,平地一聲響雷,但相信這項消息對於每一個香港人的打擊,未必及得上羅冠聰和他身旁的隊友。他指,《人民日報》多次點名眾志為禍港黑手、「黑暴元兇」,企圖以眾志的言論以及主張入罪,找他、黃之鋒、周庭等人「祭旗」,必然是港版國安法的主要目的之一。法例在 6 月 30 日通過之前,大眾對內容一無所知,過程並不公開也不透明,連政府也沒有反對空間。對羅冠聰和眾志來說,那是一段坐立不安的日子。

「大家都估下估下唔知幾時立法,幾時中招。這段日子,大家頭上縈繞著恐懼和焦慮。我和眾志的伙伴也是非常焦慮。每一天都很糾結。一次又一次面對無力挽回嘅感覺,唯一可以做,就係嘗試將內心嘅糾結化成動力,提醒自己,仲有好多人為咗你嘅自由而付出。」羅說。

某程度上,國安法的出現,結束了他對未知前途的迷茫,只是下決定的過程卻異常折磨。他說「這是非常、非常沉重的思考,一直壓在我的心頭。」可是既然他有堅定的生命座標,亂世中也不至迷失,知所進退,再一次流動如水。「香港人,必須在這些路線中作出歷史的抉擇:是選擇綏靖、委曲,還是奮力頑抗,全力周旋。」他選擇了後者。

「其實臨走之前,有一晚自己回家,經過青馬大橋,突然間喊咗出嚟。真係好唔捨得。香港真係好靚。」

流亡海外不是玩樂渡假

那段煎熬,相信一直待飛機成功起飛之後,才真正可以鬆一口氣。只是,流亡海外是夢斷天涯的開始,並不是去 shopping 渡假,吃喝玩樂看風景,玩夠便回家。到底應該怎樣走,走去邊,身份如何,怎樣支援香港,今後如何維生,去到會否成為大國搏奕下的棋子?單是想像一下便感頭痛。

而當他用盡方法為心愛的地方而努力,卻已無望再親自踏足和擁抱這片土地,這份思鄉之情,誰又能教他怎樣安放?

每次和認識他的朋友私下談論,都連呼心痛和不忍。生日在即,他的一班姐姐姨姨級支持者都話,好掛住他笑起來眼細細的靦腆樣子。除了他的安全,不少人擔心他獨自一人在外地太寂寞,有無湯水飲,亦有人關心他的感情狀況。各式祝福,節錄如下。

姐姐 L :「給靚仔過姜濤的你*:多謝你咁撚鍾意香港!請你在外要好好保重身體,有機會也不忘找一個好撚鍾意你嘅人,在惡劣的環境,保持你燦爛到見牙唔見眼的笑容。」

師奶 E:「依家佢仲瘦過坐完監出嚟嗰時,家人不在身邊,要照顧好自己!唔好成日飲凍嘢,雖然眼細細嘅樣子係 cute 嘅,都要多啲休息。」

姨姨 J:「生日快樂!雖然姨姨仲未同你見到面,總有一日我地會一齊坐低飲碗青紅蘿蔔豬骨湯,食蒸肉餅。願我哋重遇時大家仍是少年。加油聰聰!未見到面嘅姨姨上!」

姐姐 E:「我阿媽都好鐘意 Nathan 仔,等我問埋佢先!」
E 的爸爸插嘴:「君子不立危牆之下!聰聰,換個地方繼續衝!」

姨姨 C:「無論你身在何處,都相信你會繼續在新的崗位上為香港的未來奔走。隻身在外不容易,希望你順心平安之餘,也不忘找尋充實自己的新生活。」

《青春無悔過書》節錄:

「我活過了幾年爍爛、與別不同的青春,這段時光有為人讚頌的一面,但也有青春該有的缺陷和悔疚。在追求公義的路上,你必然會錯過許多其他你應該要走的路,失落許多風景,與很多有趣的人擦肩。此書不是載滿青春無悔的熱血劇目 — 而是說,青春不能『一筆勾銷』,沒有一張『悔過書』,能夠讓你承認過去的過錯後,然後就能重新出發。」

希望羅冠聰回想自己的文字,同樣可以在書中找到一點微光,在漆黑中能撥開一點點迷霧,咬著一口氣,繼續向前。

生日快樂,千萬不要想念香港。

(* 注一:靚仔過姜濤的典故來自《鏗鏘說》,主持人問吳靄儀,姜濤同羅冠聰邊個靚仔啲,吳靄儀揀了前者,羅冠聰也謙稱姜 B 靚仔好多,無得比。但有羅的粉絲表示並不同意。靚仔嘅嘢,見人見智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