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中冷戰何時變為熱戰?

2020/6/3 — 15:52

習近平窮兵黷武的「民族復興」遇上西方的綏靖勢如破竹,不幸後來遇上川普的「美國再偉大」,從而形成對撞,從貿易戰打到科技戰,再打到生化戰,只差沒有兵戎相見。輿論都稱之為「冷戰」復活,我則認為已經到了熱戰的邊緣,這次生化戰也可說是新形式的熱戰。

三年前由義大利 Isodarco 在台北舉辦的國際研討會,負責組織的謝淑媛是民進黨二十五年前的中國事務部主任。由於這組織是六十多年前由愛因斯坦所倡導的反戰組織,因此我在受邀時就表明要唱反調,她也很寬容的表示同意。我那場演講題目就是《對流氓國家需要以戰止戰》。我很明確指出這個流氓國家就是中國。只有一位加拿大學者支持我,其他持反對態度。三年後我沒有改變我的立場,而且很高興這場戰爭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全球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與以中國為首的流氓集團,最終須以戰爭解決問題,因為中國的改革已經幻滅。面對中國愈來愈嚴重的威脅導致全球產生恐懼感,不如早早打一場仗解決問題,長痛不如短痛。

廣告

中國一直準備打這場仗,但也知道實力不如美國,它的策略是渲染它的強大武力,迫使美國因為顧忌自己的損失而不敢先發制人;然後中國用偷、騙、搶、買高科技逐步趕上美國,抓到時機就會對美國動手。習近平的紅衛兵性格因為判斷錯誤而讓美國醒覺,採取反制。然而美國已經被中國嚴重滲透,一時難以肅清,不止華裔間諜,還有被收買的政客與學者。

美國是民主國家,軍費不能無限擴張,中國即使這次疫情導致經濟衰敝,軍費照樣增加,更有許多隱蔽開支。加上中國強大的駭客力量,雙方軍事實力的差距還會日益縮小。

廣告

以川普的立場與政策,如果中國敢於軍事挑釁,給予堅決反擊不成問題;然而最怕死的習近平,他會採取各種流氓手段進行挑釁,但不會開第一槍,除非他做垂死掙扎。但是有時人算不如天算,只要擦槍走火,美國就應該抓住時機狠狠教訓這個流氓。也只有這個時候,中國人才敢趁亂起來推翻他的統治。

由於美國的裝備遠勝中國,又有寶貴的實戰經驗,一場局部戰爭美國勝算在握。為了便於控制戰爭規模的擴大以免對人民造成太大的傷害,遠離陸地的南海應該是最好的戰場。那裡也最便於海空大戰,主要打擊對象也只是島礁。今年八月中國在南海的東沙演習,將是一個機會。如果這次沒有打成,也應等待或尋找其他機會。

但即使是一場局部戰爭,當對方狗急跳牆時,也可能會擴大,台灣應該有所準備,做最壞打算。我期望有生之年能夠參與這場戰爭,與國人一起共患難,好過把戰爭留給我們的下一代。

(原文刊於自由時報,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