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5/9 - 13:51

義務專家再診隊長病情,臨近宣判郭憬憲再籲酌情

朝雲 攝

朝雲 攝

2019-05-09 高等法院

義務專家再診隊長病情,臨近宣判郭憬憲再籲酌情
黃崇厚法官拒絕感化令,判囚兩被告入獄三年

是日法官原應立即宣布容偉業、袁智駒的判刑。惟辯方大律師郭憬憲因應事態有變,再向法官陳情。

廣告

郭解釋自上月首次陳情,披露容偉業的 IQ 評估,媒體廣泛報道,隨之收到眾多學者回饋,認為懲教署的心理學家分析有誤。他們組織了一隊義務治療團隊,成員計有以下學者:

  • 朱嘉麗(臨床心理學家)
  • 趙程德蘭(教育大學高級講師)
  • 袁志彬(教育大學副教授)
  • 張美聘

另有社工和宗教人士亦在其中。他們解釋若 IQ 評分背後的四大指數差距過大,反映結果未必可靠。而且智力評估除了 IQ,還應一併測試「適應行為能力」。

專家團隊偕辯方律師到荔枝角羈留所,再為容偉業測試,診斷他屬輕度智障。

此外自閉症系譜分三級,(一)需要支援;(二)需要大量支援;(三)非常需要大量支援。結果容屬第二級,需要大量支援。專家團隊還判斷容偉業的語言能力,相當於 7 至 9 歲兒童。

總括而言,專家團隊認為若隨機抽一百人排隊,容偉業的 IQ 排尾九;「適應行為能力」排尾二,屬輕度智障無異。即使讓成年的他入讀小學,也會感到吃力。

團隊內的朱嘉麗補充,特殊學校收生向有慣例,會自行評估學生,若結果正常則會送返普通小學。故容入讀特殊學校,可見昔年診斷正確。

另一邊廂,辯方律師一直有請醫生和心理學家評估容的症狀,包括許龍杰醫生等,他們都一致同意專家團隊的結論。

郭憬憲總結道,他同意罪名嚴重,但判刑尚有酌情餘地。所有認識容偉業的人,都肯定他「單純、善良、沒有惡意」。

容畢業之際適值沙士,難覓工作,人浮於事,但他仍致力從事不同行業。2014 年他失去救生員工作,感到受不公對待,單純地覺得投身社運是改變社會的途徑,但他從不隸屬任何政治組織。

郭說容已確診輕度智障,有更重大理由為他陳情:「佢唔係適當人選」。法官毋須找精神病人以儆效尤,向公眾發放阻嚇和譴責。

而且監獄的醫療參差,相隔極久才可見醫生一次,醫生亦屢屢更換。執著的自閉病患一旦習慣監獄規矩,出獄後難以適應日常生活。

因此郭憬憲請求法官,考慮判最長時間的感化令取代監禁(36 個月),與暴動被告入獄的刑期相若。義務專家團隊已允諾診治容偉業,他們的多方面支援,可保證容改過自新無虞。

✽ㅤ✽ㅤ✽

另一被告袁智駒的辯方律師,向法官交代感化報告。

袁智駒患阿氏保加症,兼有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衝動而不知變通,疏於思慮後果,從小遭排斥欺凌。

但他從未放棄突破不足的稟賦,先後修讀毅進和設計,畢業後既供養父母,也不辭為弱勢服務。

辯方律師呈上袁智駒的作品,並引述一位前僱主姚先生的聲明,承諾袁出獄後會繼續聘用。

辯方強調袁的感化報告非常正面。他認罪後一直還柙,已受教訓,而且重犯機會極微,出獄後必保持和平。因此報告建議判感化令。

✽ㅤ✽ㅤ✽

更新:

黃崇厚法官於下午宣判,強調要考慮所有判刑因素,除了被告處境還有公眾利益,保護警察的安全和社會的安寧。

雖然兩人肯定沒有預謀,但黃官強調兩人長期逗留現場,多番參與動武,因此是「知情」且「自覺」地違法。

黃官說不會以兩人為阻嚇工具,但衡量過減刑因素,亦不足以改判感化令,始終須要判監。減刑後各判兩人入獄三年。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