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考評局應如何回應

2020/5/17 — 12:12

【文:王詩,香港大學文學院四年級學生(主修歷史)】

我第四年在大學主修歷史,就今次歷史科題目引起的爭議,且不用本科知識回應,而是借考評局之口說明為何題目沒有任何問題。考評局在 2007 年及 2011 年出版了《歷史科提問用語手冊》,我當年應考買了一本,如今拿出來參考。在引用之前,先回顧受爭議的題目。

「1900-45 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你是否同意此說?試參考資料 C 及 D,並就你所知,解釋你的答案。(簡稱「題目 (c)」)

廣告

今次爭議也包括試卷引用 1905 年和 1912 年的史料(資料 C 及 D),批評資料僅提供日本援助中國的例子,絲毫不提日本侵華史實,有引導學生回答「利多於弊」之嫌。

題目 (c) 本來就是開放式題目,要求考生就引號裏的句子表明立場,考生可以同意或反對日本對中國帶來利多於弊,有甚麼問題呢?這是我對批評者感到困惑的原因。在解釋「是否同意」的題目要求時,手冊指出考生需「提供相關的史實、有條不紊地組織其論點,並以清晰明確的立場總結討論。」(頁 26)考生必須提出史實論證,資料 C 及 D 提供了日本援助中國的史實,不過題目 (c) 同時要求考生就個人所知作答。因此,1900-45 年間中日之間的歷史事件都可以成為題目(c)論證的材料。考評局也在手冊說明「歷史科的資料題使用『參考資料』和『個人所知』兩個用語指示考生從哪裏援引論據。前者要求僅從有關資料援引史實,後者則要求援引資料以外的事實。」(頁 77)如果考生僅引用資料提供的史實,則無法達到題目要求。相信看過歷屆試卷的考生也會明白資料題的出題模式,不會犯下簡單錯誤。

廣告

而且二十世紀中國史和日本史屬於考核範圍,所以考生應該掌握中日之間的恩怨情仇。作答題目 (c) 時,絕對有能力引用日本侵華的史實。偏偏教評會主席何漢權日前接受商台《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表示學生甚至是考生「不一定」知道日本侵華的史實,所以題目資料容易引導考生回答同意立場。我對這種離地講法感到詫異,枉他曾為一校之長,對學生毫不了解。假如他的看法屬實,我對他更失望。作為中史科老師,他眼中的學生(相信包括他任教過的學生)竟然不懂日本侵華這種無可爭辯的史實。

手冊的前言提到「人們往往僅認同某一種理解,而將其餘視為錯誤。長遠而言,這種情況會削弱本科培育批判思維的目標。」(頁4)1900-4年的中日關係也許只有一種「無可爭辯」的理解,試卷提出相異的觀點,是在考驗同學的思辨能力。比起要求考生死啃纍纍史實,這種出題心思更符合考評目的和學科宗旨。

最後引用手冊最後一章作結,該段文字的標題為〈挑戰學生的史觀〉:「史學研究和教科書的撰寫往往受制於主流意識形態,而這些意識形態並非無懈可擊。認識到這一點,對訓練學生的批判思維十分重要,因為思辨能力較高的學生有能力將史實進行重新演繹,以評價某種歷史觀點的可信性。」(頁 93)

參考資料:

何漢權訪問紀錄 (13:00 開始)

《歷史科提問用語手冊》(香港:香港考試及評核局,2007, 201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