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聯合道上,一個溫柔地砌磚的 60 多歲女士

2019/11/13 — 21:32

李太

李太

「呢個水馬啲水好少啊!裝滿佢呀!」李太對浸大示威者說。她的廣東話略帶鄉音。

示威者在聯合道排起的黃色水馬,部份要「加水」,而李太原來一整個下午都在幫手「加水」,足足注滿了兩排水馬防線。她走到學生們砌的「人形」磚陣中,當中不少被經過的人不小心地踫跌,她把每一塊磚重新安放,似靜靜地帶上祝福。

溫柔的李太,不時在示威中發揮街坊本色,指罵警察,為一班她口中「引以為榮」的後生仔出返啖氣。

廣告

她說,昨晚黃大仙有防暴警察在巴士站推撞街坊,其後反指街坊「襲警」,於是李太立刻出聲反駁:「阿 sir 你係咪應該檢討下先來同市民講嘢,明明係你撞人喎」,可能因她「恃老賣老」,該名防暴悻悻然地走開了,「我 60 多歲做不到前線,咪做後排囉,我個女成日叫我小心啲,我都 60 幾歲人,怕咩拉啊? 啲後生仔做咗咁多嘢,我唔想見到香港變成咁。」

李太自雨傘運動開始投入社會運動,,她深信民主自由等價值,認為「反送中」抗爭者追求自由並無錯,皆因幼時親身經歷文革禍害,她雙親均為老師,因知識份子身份而被批鬥,更要帶著當時八歲的長女李太和三名孩子下鄉勞改,「我對共產黨如何侮壓人民一清二楚,就如今天他們如何侮壓香港一樣」。正因為要呼吸自由空氣,她一家人80年代才會申請來港。她又十分擔憂失去言論自由及其他自由,例如講一句「反共」都會遭人「扣帽子」,「一個人生來應有民主自由,香港有民主自由才有未來」。

廣告

李太很幸運,全家人都支持運動,即使本為「淺藍絲」的丈夫,被她帶到抗爭現場,又近距離目睹警方濫暴、胡亂施放催淚彈和布袋彈後,已由藍轉黃;廿多歲的幼女是個「和理非」,會陪她參加遊行。李太與丈夫又支持女兒罷工兩日參與抗爭。

李太食過催淚彈中過胡椒噴霧,但她的「full gear」始終只有眼罩和雙層口罩,袋中則常備的生理鹽水。她望向在不遠處築起黃色水馬牆後、以傘作防護的浸大學生,低聲地說「如果唔係佢哋,『送中』條例就過咗啦,香港人要珍惜佢哋,我以佢哋為榮」。

她指著放在馬路上的「磚陣」,是戴上口罩、以磚塊砌成的人形塑像,以及其他經她「復修」的磚塊塑像。她說,希望這些磚塊能象徵性地成為阻止防暴衝前傷害這班年輕人的一個祝福,即使明日可能不再存在,「我覺得年青人堅持落去唔放棄,終有一日會成功」。

文/Se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