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聯署反對「港版國安法」ㅤ醫學生:香港病危,攜手捍衞

2020/5/26 — 20:33

(編按:人大即將審議「港版國安法」,來自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兩校的醫科生組成「醫學生國安法關注組」發起聯署要求撤回「國安法」,並呼籲廣大巿民一同並肩同行,對抗「國安法」。截至今日(26 日)晚上 8 時半,聲明已獲超過 260 名醫學生聯署。聲明全文轉載如下。)

香港病危,攜手捍衞 — 香港醫學生反對「國安法」聯署聲明

本周內,中國的全國人大會議將會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下稱「國安法」)。一旦通過,國安法將無須經由本港立法會審議,直接納入《基本法》附件三,由港府頒布並實施。

廣告

國安法中訂明「中央人民政府」可以「根據需要」在香港「設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職責,「切實防範、制止和懲治任何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等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區事務的行動」。然而,觀乎中國國內情況,當政府非由民主選舉產生,如此一條國安法恐怕只會淪為政府鉗制人民自由的工具。如此事例,舉目皆是:譚作人呼籲民間調查校舍工程質量、楊春林發起簽名運動幫助失地農民、王怡推動家庭教會公開化,這一切為推進社會進步的尋常倡議,結果會被判作「顛覆國家政權罪」。

「沒有人是一座孤島」,國安法一旦實行,其牽連極廣,必定蠶食我城每人自由。醫護界眾人亦斷不能獨善其身。

廣告

過去一年,無數醫護前輩同儕,本著人道精神於前線提供急救服務,卻多次受到警方暴力對待,甚至以「暴動罪」等罪名拘捕。而國安法條文含糊、範圍極廣,實行後,參與人道救援的醫護人員隨時因被指「協助恐怖罪行」或「顛覆政權」而被捕、面臨終身監禁。醫護人員將不能再在免於恐懼的環境下,盡其救傷扶危之天職。再者,醫護界一向從不同渠道與國際同儕就各種公共衛生、醫學議題、社會議題作交流。如過去一年,有本地醫生於 The Lancet、British Medical Journal 等學術期刊發表文章,討論香港警方使用催淚彈等武器的潛在健康影響。而 19 年 8 月的世界醫學生年會中,亦有討論香港社會活動,更為此發聲明表態。國安法實行後,這一切皆可能被視為「勾結外國勢力」。屆時,我等醫科學生再就任何公共議題闡述己見之時,皆無可避免瞻前顧後、左顧右盼,失去本來的言論自由、學術自由。

喪鐘已為你我而鳴。

回望十七年前,港府圖推「廿三條」立法,引發五十萬港人上街遊行反對。廿三條終在自由黨議員倒戈反對下,由政府撤回並承諾重新充份諮詢市民,達到廣泛共識後再立法。而今日,多名社會人士,不論立場建制或泛民,皆不約而同指出國安法涵蓋範圍比起廿三條更廣。中港兩地政府卻以繞過立法會,以人大決議方式直接納入本地法律。如此蔑視民意之舉,不但反映港府未從「送中條例」前車之鑒中汲取教訓,更覆蹈其轍,進一步與民為敵。人大越俎代庖,先例一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承諾將頓成一紙空文。當一國淹沒兩制,我們的自由人權,和我們所珍愛的香港,將一併淪為歷史書內一頁過去。

師兄孫文曾言:「革命思想,從香港得來。在香港讀書,功課完後,每出外遊行,見本港衛生與風俗,無一不好。」

無一不好的香港,是我們每個人的家,亦是我們生命中不欲缺失的一部份。二零一九,百萬港人為捍衛自由走上街頭;熱愛我城的同行者流血流淚後,我們勉強擋住了「送中條例」。今日,「一國兩制」病入膏肓,我們退無可退,只有再一次憑自己,守護我們的城巿、守護我們共同的未來。

我等絕不痴人說夢:一紙聯署,斷不能令北京人大收回成命。我等於此聯署,非要向中央政府上書求憐,而要按響最後的救命鐘,向每一位香港人呼喊 — 病榻中香港已命懸一線,請與我們一眾醫科學子攜手同行,盡一切努力醫治我城。

回望二零一九年五月,無人相信香港人能拉倒送中條例,及後半年,我們展現前所未有的團結和決心,以更進一步抗爭手法守住了香港。二零二零年,我們要再創奇蹟 — 國安惡法,必須撤回。

戰勝危疾後,我們終將迎來香港的重生。

醫學生國安法關注組製圖

醫學生國安法關注組製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