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臨會前車可鑑 中共並不可信 泛民總辭破局

2020/8/14 — 14:34

【文:般若】

即使當年民主派入臨立會都不會有作為

當年民主派杯葛臨時立法會,獨民協馮儉基參與,其間通過多條惡法,也令本來保護工人權益的集體談判權條例,於官商勾結的情況下告吹。有評論說,如果當年民主黨團結參與,進入臨時立法會,也不致於通過多條政治惡法。此論說本人不敢苟同,即使當年民主派加入臨立會,也不能改變建制、鄉紳及工商界佔優之事實,加上回歸的維穩特殊因素,中共極其緊張鞏固及行使其管治權,而當年中央面對最大阻力,不是民主派,而係商界對共產主義之憂慮。於是乎內地提供商業利益,以及邀請工商鄉紳進入人大等舉措,乃是中國式政治酬庸之特色。當年不通過工人集體談判權條例,乃至其他對工商界利益有損之議案,政府官員對工商界之關係極端曖昧,政商靠攏,乃亦是中國式政治下之特式,或者可以說是官商鄉勾結,也不為過。此外,中央政府亦加以寵絡鄉紳,以及積極保障新界土地之固有利益,中央全方位拉攏各利益集團,根本上是勝卷在握。而當時民主派對中共亦只在互相試探和觀望之階段,加上此時普遍市民即使對中央有所保留或顧慮,礙於當時中央行事低調和克制,亦不至於反感。在此環境氣氛下,民主派也幻想進入將來權力核心,而有所顧忌,也談不上有激烈抗爭之需要。

廣告

還相信「香港 50 年不變」?

時而世易,歷史教訓,也應警惕。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公開保證承諾,並說「馬照跑,舞照跳」,「香港 50 年不變」,現在呢? 回歸廿多年,中央多次釋法和 DQ 議員,又主動通過國家安全法,不合比例地,大批警察高調進入傳媒機構,只為逮捕涉嫌觸犯國家安全法,年逾 70 歲之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等幾名涉案者,香港警方不遵守守令,翻閱傳媒採訪材料,再限制傳媒合法採訪,涉嫌揀選有利自己之傳媒機構,企圖限制新聞自由,粗暴地武力制服個別記者,以及以新冠肺炎疫情為由,把立法會選舉延期一年。鄧小平所謂之「馬照跑,舞照跳」,馬當然指賭馬,廣義來說是賭博。在新冠肺炎疫情下,賽馬曾暫停短時間又恢復了,現正在歇暑,九月又開鑼,政府容許賽馬進行,不許百姓選舉,特區政府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全世界仍然在疫情下進行選舉,部分係國家,不是香港一個小小地區政府,規模比香港更大,選民更比香港多好幾十倍,即使因疫情要延期選舉,亦只會延遲幾星期,或者兩三個月,也不至於要延遲一年之久。再比疫情規模,香港目前只四千多宗,外國比香港更嚴重,病患個案幾萬至幾十萬宗不等,而香港因疫病死亡只雙位數字,估計到今年年尾,最嚴峻情況下,只會是三位數字。外國更嚴峻,死亡數字過萬,甚至至幾十萬之巨。所以借疫情來限制延遲立法會選舉,係有合理理由懷疑的。至於中央政府和建制派所言,延遲立法會選舉來集中處理疫情的理由,係站不住腳。至於中央和建制派說人命攸關,理由同意的,不過中共六四屠殺學生,又何嘗不是草菅人命?六四至今三十年,即使當年下令屠殺學生之領導班子已作古,平反仍遙遙無期,現在忽然關心和關注香港百姓生命,不禁令人冷汗直標!

廣告

即使入臨立會都可以隨時被 DQ

有人支持泛民不應總辭,留守立法會,保障關鍵三分之一否決權,以阻止惡法,包括廿三條立法。請看清事實,中央政府和建制派於延遲立法會選舉及延長去屆立法會議員任期一年事件中,最初態度強硬,從梁振英、葉國謙等先後表態,不讓四名 DQ 議員延任,已經有理由相信中央想藉此收緊香港議會空間。人大亮起尚方寶劍後,結果意外地只從原則性延遲立法會選舉一年 ,並延長去屆立法會議員任期一年,至於四名 DQ 議員能否延任,交由特區政府處理,將皮球踢去特區政府。且慢,表面上手法軟下來,但不代表中央放棄插手香港事務,只礙於美國制裁力度全方位加強,多國又多次發表關注香港民主和警暴等問題,故手法轉為低調。中共可以公然當中英聯合聲明係歷史文件,公然放棄香港 50 年不變,令立法會選舉歷史性延期,人大又通過國安法,違者隨時可送交大陸審判,甚至可以不予保釋,在這情況下,泛民就算不總辭,繼續留在議會,中共也可隨時反口而被 DQ,人大不去作規範,但當制定任何法案,社會在廣泛議論和有爭議時,甚至難以通過的時候,建制派議員又隨時接力 DQ,甚至作出對任何泛民議員提出遣責議案,歷史可鑑,共產黨在國際打交道,可以不守信用,何況小小的香港特區?與共產黨打交道,絕不能盡信!

有說美英等國制裁香港,泛民若再延任立法會議員,中央及特區政府應該會較為克制,也不急於在一年內,通過有爭議的議案,甚至覺得現在讓泛民再延任是好時機。此言差矣!隨著中國崛起,國力及經濟漸強大,已經引起外國關注,在經濟領域上,中國 apps 在各國大賣,而中國卻築起網絡高牆,國內人民要接觸國際與世界接軌,亦只能網絡翻牆。美國只有 Bling 可以進入中國市場,但搜尋器等 google 巨擘只能望門輕嘆。在不對等情況下,華府封殺 TikTok 及微信等通訊程式,似乎合情合理,就算中共也不敢高調訴諸國際法庭或向世貿投訴。歷史上,美國以經濟戰制裁別國,彈無虛發,而且係全勝。過往亦令蘇聯解體。當然今日中國各方面勝過當年蘇聯,但中共戰狼外交,令中國孤立,盟友最強的只是俄羅斯,其他只是金錢外交得來的窮小國盟友,凡是用錢可以收買到的,別國也可以。至於俄羅斯與中國相鄰,中國崛起已經令普京頭痛,兩國從來也不是肝膽相照,如果中國完勝美國,將會成為世界第一大國和經濟體,普京也不是窩囊,中美交惡,則視機而動。於學術研究上,如果中美戰爭,俄羅斯未必會站在習帝旁。中國受制台、日、南韓等第一島鏈,等英法德歐洲國家作後盾,中國艦隊不能進入美國,所以俄羅斯也可乘亂,進佔中國北方大片土地,比出軍助共,更有好處。即使中美不交戰,美國對中國實施經濟制裁,美國的美元霸主地位,牢不可破,人民幣國際化係絕對無可能,由於共產黨不是民選產生,在一黨極權專政下,網絡築起高牆,貨幣由中央控制,暗以一籃子貨幣定價,本質上,中央在緊急情況下,可以如東亞國家實施外匯管制,而過去中共亦有實施過外匯管制措施前科,面對這鐵一般的事實,即使中央爆冷將人民幣國際化,亦只能令人民幣只徒具外表及虛名,中國人從來不尊重法治和合約,包括香港 50 年不變等,即使外國政府將人民幣作儲備,以平衡風險,也不可能儲存太多,比如俄羅斯儲備中,有人民幣,亦不過佔小部分。中國是美國最大債權國,持有大量美債,反擊手段,只有大舉拋售美債一招,迫美國債務違約,不過究竟是債仔驚債主無錢收,還是債主驚債仔無錢還?答案當然是後者。況且要中國要拋售美債,也得想法子尋找美債替代品,然而歐債暫時也不穩定,評級低,在無別的投資及得美債下,中國在經濟戰只會落下風。在這種種因素下,全世界忌諱中國,所以泛民總辭,機不可失。

理論上,中國再等多十年,經濟、國力和科技,已經追得上美國,軍事現代化亦已經成熟,係輸在軍隊無實戰經驗,美軍廿多年來,累積打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實戰經驗,相方軍備相若下,實戰就是勝利關鍵,不過美國稍佔優吧!現在中國不待時機成熟,急不及待,企圖稱霸,是礙於習帝 - 習近平不能等,所謂歲月摧人,英雄遲暮,輕率行事,戰狼外交,四處樹敵,國內水患、旱災及疫症交侵,鐵腕管治新疆,思想教育集中營等,這些凡讀過歷史都知道,是中國各朝代覆亡之原因。此形勢下,泛民大可總辭,以應天命。以政府的管治級數,大方放手給建制陣營,讓建制派制造一個無民意支持的議會,沒有反對派下,利益集團自會露出狐狸尾巴!試想下,議會凡任何議案都通過,建制、工商界及鄉紳,利益層層相扣,錢更容易批出,私相受受,道德淪亡。而且以現今官員之質素,出錯機會頗高,泛民置身於事外,不需在議會死守,政府已經令到民怨四起。一個只有建制派的議會,間接向世界證實香港議會已經被中共及建制操控,制裁只會是自招,與人無由。反之,泛民留在議會,在國安法下,受到掣肘,無形中減少肢體衝突,明哲保身,又冒著隨時被 DQ 風險,議事亦做不到成績,也難向選民交代。

總辭後可以做什麼

總辭並不是什麼都不做,望天打掛,既然政府借疫情之名,禁止和打壓市民遊行集會權利,目的用以粉飾太平和損耗泛民和激進派氣勢,而所有申請遊行集會,亦要向警方申請,即使有上訴機制,得直機會渺茫,因為申請及批准都由警方一手包辦,現在警方任何遊行都不批准,就是最佳時機,泛民及可夥同其他團體在百日內每天申請 500 人遊行,而遊行目標首先可以是反對警方無理揀選採訪,或反對警暴,或是反對警暴,又或是反對警方搜查傳媒……每個遊行主題不同,但環繞警方執法,百日內警方否決所有遊行,而且全部關於申訴警方的話,將造成極大之國際關注。再者,林鄭在反修例事件中,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在國際間已經議論紛紛,甚至質疑香港監警會之報告偏頗及公正性。既然政府刻意以制度留難遊行集會,而制度係封閉的,申請與否由警方決定,何不利用制度,看警方拒絕得多少次,每拒絕 10 次,就增加政府和警方管治成本,百日不批一百個遊行,就不斷繼續每天申請,抗疫謊言就不攻自破。

再者,立法會議員也受僱傭條例監管,立法會係四年期,人大把議員任期額外增加一年,即是要立法會議員做多一年,中央即是單方面要議員延任,而且議員不可以辭職,辭職就下屆不合資格再參選。於傭傭合約,僱員完成合約,雙方可以直接解除僱傭關係,續約與否,要雙方同意,你情我願。就算人大擁有法律解釋權,強制議員接受延任,而議員不能選擇去留,與理不合。那麼同賣身有可分別?如果中共人大可以強迫一個人去工作,換句話說,工作直到生命盡頭也可以,那又合法嗎?因此泛民總辭,唯一出路,令市民知道人大的無限解釋權的恐怖。

(作者聲明:以上僅學術研究,並不代表個人或機構之立場,一切僅供參考,任何人不得實踐任何行動,在香港必須遵守香港法律及國家安全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