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朋友的女兒:自願入 Dirty Team 的她

2020/2/28 — 10:55

無綫《星期日檔案》截圖

無綫《星期日檔案》截圖

好朋友是成功商家,也是罕見關心社會,站在公義的生意人。他共有三個兒女,兩位都是擔任醫生。好朋友坦白說,孩子們沒半分生活壓力,他們當醫生純粹為救助別人為己任,並且都選擇在公立醫院工作。其幼女 Wendy 在威爾斯醫院任職內科醫生,這時候剛要站在前線,咫尺面對新種肺炎。

早陣子她接受《星期日檔案》訪問,她說是自己主動加入 Dirty Team,因為她認為自己年輕,還未成家,多一個人自動加入,就少一個有家庭負擔的同事可以免除抽「生死籌」進入 Dirty Team 的機會。難能可貴是,做父親的竟然全力支持。Wendy 需要當更 36 小時,才可以除低口罩吃個飯盒,睡過一覺又要開始另一個 36 小時循環。她需要自己一個人搬出來,幾乎跟所有親友斷絕實體接觸,只能通過電話短訊或視象跟家人聯絡,其中她早已習慣盡量少提及工作的高風險程度。

在訪問中她說,跟病毒在近距離接觸,再嚴謹防範也具備相當高危險度。她已經作了最壞打算,沒有寫下遺書,但至少跟家人交代了銀行戶口提款密碼,以備必要時由他們處理自己的財務。對於兒女相繼站在疫情高危邊緣,好朋友心情相當矛盾,他既為自己的兒女有服務社會的熱枕而感到欣慰驕傲,在香港危難關頭,孩子們奮不顧身幫助有需要的病患,還有甚麼比這個工作有崇高意義。只是一旦在熒幕親眼目睹自己女兒,真實看到她的辛勞,甚至需要交代萬一出事的身後事安排,做父親難免黯然神傷。他沒想到從小到大都看來溫柔害羞的小女兒,內心如此強大善良。

廣告

多得像 Wendy 般的醫護人員,他們是真正值得香港驕傲的尖子。香港到目前九十多人確診,有約廿人成功治癒,不管抗疫狀態和康復的比例算相當高。未必因為儀器特別先進,甚至不一定香港醫生的醫術比別人高明。是因為前人留下來的優秀制度,是十七年前有過處理沙士的寶貴經驗,是這個地方教育出來的人,願意謹守崗位,願意嚴格執行醫療程序。絕對信任他們不惜以罷工要求政府封關抗疫,是專業和良知的表態。

最泯滅人性還是這個香港政府,這大半年所做的一切,都在迫使香港人心灰意冷。對於這群甘心置個人安危不顧的前缐醫護人員,林鄭不僅沒有回應封關訴求,同集的黃任匡醫生親證,政府和醫管局根本連基本住宿和隔離亦沒有妥善安排,把他們推往更危險的境地。在如此危急存亡之秋,林鄭政權更聲稱要對曾經罷工的施以秋後算帳。這毒婦,好認真推醫護人員死,也推香港人死!

廣告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