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臭蟲

2019/6/13 — 17:21

有關政府《逃犯條例》,最常聽到的回應是:「唔犯罪又使乜驚?好小事,大家咁公正,又係良好市民,問呢的做乜?」

令人想起「臭蟲論」。維基資料有以下描述:臭蟲論源於魯迅寫於 1933 年的文章《外國也有》。文中魯迅諷刺當時的中國人,被批評時會聲稱其他國家也有同樣的錯誤,來掩飾自己的錯誤;其名句:「凡中國所有的,外國也都有。外國人說中國多臭蟲,但西洋也有臭蟲。」現今社會,臭蟲論是用來批評不擇手段,企圖掩飾自己錯誤的人。 

相信超過 99.99% 的人都沒有犯罪,是良好市民。但這不代表「唔犯罪又使乜驚」正確。就如氣候變化下溫水煮蛙,「人家也開冷氣睡覺,差得我一個?」、「人家購物也索膠袋,差得我一個?」,這樣的論據不成立。科學告訴我們,後果是大家「攬著死」,一起面對。99.99% 也不是小數目,七百萬人便是七百人。99.9% 便是七千人。

廣告

自己家內有一百隻臭蟲,人家有一隻,就不能夠說:外國也有。因為這說法將自己放在道德高地,道德高地是全世界都不應該有臭蟲,「一顆老鼠屎弄壞一甕粥」,從而對自家的臭蟲置之不理,袖手旁觀。這牽涉理性、常識、事態大小,要用科學角度視之。

所以,指責人家歧視、侵犯人權、警察暴力之前,先要看看自己家門如何對待異見者、維權人士和宗教族群,否則我們便是掩耳盜鈴。我們要理性,要做好本份,就得比較事態大小,受影響的人數。

廣告

同樣,美國剛規定申請簽證要提供社交媒體賬號信息,批評人家侵犯私隱,削弱人權,收窄言論自由之前,要先看清楚自家是怎樣對待人們的私隱、人權和自由的。

說回逃犯條例,在香港目前情況下,任何削弱自由和人權的法例,都不會是社會之福。這只會令社會退步,不會令社會向前走。

6 月 9 日遊行人數,民陣說有 103 萬,警方則指高峰期有 24 萬。觀乎影片報導、網上視像,考慮到不少人中途加入,遊行人數最少也有幾十萬。場面之震撼,本地及外地均有廣泛報道,所以十分多人參加了遊行的說法,實不容置疑。我們總不能夠只針對午夜後的小規模警民衝突,而刻意淡化數十萬人上街的訴求。要知道,這數十萬人是和平的、是講理的。

建制方面搞的聯署撐修例,聯署數目達 90 萬。但有人留意簽名數目夜間以每分鐘 8-10 個增加,6 至 7 時半則增至每分鐘 8-10 個,增速平均,似是機器操作。亦有人以電腦程式測試,以每秒一萬次簽署,結果是對上述均速絲毫無影響。較科學的做法有二,一是委託大學安排聯署,於核實身分方面較嚴謹,認受便會高;二是,也是更好,以支持修例為名,號召一次類似 6 月 9 日的大遊行,就如一般同場同一時空下的田徑或游泳競賽,始可以作出公平的比較(換句話說,不能說自己一百米 9.9 秒便是永遠王者,而不與其他選手同場較勁)。以建制方面的財力,加上政府的必然配合,實在看不到搞遊行有什麼難處。

我們也要問自己,為何 11 日有上千宗教人士在政府總部附近徹夜禱告九小時,翌日不少年青人不顧未來前途繼續上街抗議,不少學生罷課、行業舖頭罷工罷市?以上一切,都是回歸以來未曾發生過的。

12 日的暴力,是大部分市民不希望見到的,亦應譴責。然而,這是政府「公義」論徹底破產的後果之一。很簡單,既然是公義,就不應該單獨豁免商業罪行,將香港變成商業罪犯天堂。同樣,政府稍後提高刑期門檻,算是撫平商界的疑慮吧,但後果也只是令香港留下性罪犯天堂的污名,離開公義愈來愈遠。年青人看見到感受到的,只是極度不公平,極度無助。如此下去,政府這次縱可平「亂」,將年青人放進監獄,但兩三年後(甚至等不到)難保不會有新一代出來抗爭,社會的嚴重問題始終不能解決。

回歸二十年,社會沒有進步,只是更加走入困境深淵。歸根結底,就是我們沒有用理性,沒有用科學態度來處理事情。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