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年青人︰不是你們阻了我,是我拖累了你們

2019/6/25 — 21:51

這個 6 月,很難熬。不是因為日數特別多、工作特別忙;難熬,在於我一邊努力扮工,一邊看著年青人在代我做著一些本來該由我自己去做的事。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曾經說:「我一直以為人是慢慢變老的,其實不是,人是一瞬間變老的。」那麼,我的「一瞬間」出現在何時呢?就是隔著電腦螢幕,看年青人頂著大太陽在包圍警總,高呼「釋放盧偉聰」,看年青人在大雨滂沱時,仍然舉著「對唔住 阻到你」標語、向市民鞠躬致歉,那一刻,我知道自己真的老了。

廣告

但我不是沒有青春過、熱血過的 — 我也曾經在金鐘、銅鑼灣、旺角留下不少汗水和淚水,曾經為著暴政的不義而痛心疾首、徹夜未眠,只是今天的我,已經到了一個,不可以拍拍屁股就放下一切、衝上街頭;不能夠徹夜留守、然後翌日仍能龍精虎猛的年紀;野餐和夢遊都可以,但根本不可能是每天都參與其中。是的,縱使我不願承認,但我的確慢慢變成了那些唱 K 大遊行後散水、「最緊要星期一準時返工」的大人,那些我曾經相當看不起的大人。而更令我羞愧的,是昔日那些一起在街頭的朋友,已經究極進化,會說出諸如「靜坐我支持,但唔好阻到人」、「可唔可以唔好阻到返工嘅人」之類自私的說話;也許我永遠不會明白,何以他們會變得這樣喜歡返工,尤其是每當長假結束前,在 Facebook、Instagram 上最常貼出「Holiday 我真係好愛你」的,明明就是這群人。

「醒下啦,我哋唔似啲後生仔一樣咁得閒㗎啦,你都要諗下自己。」

廣告

6 月 12 日至今,我不只一次收到過類似的訊息,每一次,我都不作回應,不是因為我沒有話要說,而是我知道夏蟲不可以語冰。你們站出來,不是因為他們口中的得閒,也不是因為抗爭成本低,只是和我們這些「社畜」相比,你們更愛這片土地、更懂得這個世界沒有免費午餐,亦更明白,自己屋企要自己救。你們願意把整個香港的事放在自己的享樂之前,先想天下,再想自己,相比之下,坐享其成的 free rider 就真的只會諗下自己、諗住自己。

所以,很希望跟你們說一句:不是你們的行動阻了我,反而是因為我沒有盡自己的本分,勇敢站出來,才令你們要多走了不知多少步,才可以把空位補好;但亦想你們知道,You are not alone,我(們)或會遲到,但卻一定不會缺席。容許我在此說聲對不起,以及謝謝每一位,代我走了更多的你!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