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蘇報》與《蘋果日報》

2020/8/12 — 10:50

圖片授權:蘋果日報

圖片授權:蘋果日報

大清國末年,辦報是一件流行的玩意兒,特別是在上海,如果能辦份報紙,也能算是文化人。在光緒22年(1896年),有位小有名氣的畫家胡璋,在日本賺錢以後,決定回到上海租界辦報,以他日籍妻子為名,在日本駐上海領事館註冊《蘇報》。

然而,《蘇報》的經營績效在一開始就很糟糕,胡璋把自己從日本賺來的錢不斷投入報社,而經營卻未見起色,於是他參考日本某些報社的經營方式,專門報導腥羶色的社會新聞,而且加油添醋,寫成情色小說,希望能刺激銷路。只可惜,只有數字不會背叛你,數字不會就是不會,上海人不買這一套,胡璋禁不起虧損,於是把《蘇報》以極為便宜的價錢賣給了一位被革職的縣令陳范,這也是《蘇報》起死回生的開始。

因為陳范當過縣令,對於清國官場上的弊端極為了解,又加上他聘請了一群好手寫稿,針砭時政、抨擊清廷,很快的,《蘇報》的銷路立刻起色,就像是香港蘋果日報一樣,每天都有人搶著買,翻身為上海五大報之一。陳范看到評論政治有市場,就再聘請章士釗、章太炎、鄒容等人寫文章攻擊朝廷,用詞激烈。章太炎年輕氣盛,且文筆辛辣,他直呼光緒皇帝的名字,並稱他是「未辨菽麥」的小丑,號召「公理之未明,即以革命明之」。文章裡還有「殺盡胡兒才罷手」、「借君頸血,購我文明,不斬樓蘭死不休,壯哉殺人」等等的激烈文字。而鄒容年方18歲,主張排滿反清,誅殺光緒皇帝,建立中華共和國,並且發行《革命軍》小書。這三人是《蘇報》的大砲手,讓這份報紙的銷量節節上昇。

廣告

很快的,這份報紙引起了清廷的注意,湖廣總督端方迅速要求兩江總督魏光燾查辦,魏總督就引用國安法,喔不是,是新聞法,將章太炎、鄒容等六人緝捕到案。不過,因為《蘇報》設在上海租界,清廷沒有司法管轄權,只能由工部局逮捕後,交給會審公廨處理。話說會審公廨,是一個租界非常特別的司法機構,雖然由清廷選任官員擔任主審,但是卻有租界列強指派的外國人作為陪審,而且沒有陪審贊同,主審就無法合法判決。

清廷主張這些人勾結外國,意圖叛亂;被告律師則是主張這些人是出自愛國之心,並無叛亂之意。章太炎口齒伶俐,而且被逮捕時氣定神閒,毫不驚慌,在法庭內屢屢羞辱主審。鄒容則是行使緘默權,除了承認他寫了《革命軍》以外,其他時間都保持沉默。當時的主審是上海縣令汪瑤庭,在查無實證的情況下,匆忙下判決,將章太炎、鄒容判處終身監禁。但陪審的英國副領事當場反對,各國使團也紛紛表示抗議,清廷只好在最後草草了事,將章太炎判處三年、鄒容判處兩年徒刑。這件所謂的「蘇報案」,是中國政府第一次干涉新聞自由的案件,幾年後,辛亥革命就推翻了大清國,中國進入了另一個新時代。

廣告

歷史的巧合,格外的驚人。1903年,一份情色小報,衝撞了大清國的新聞自由,而在《蘇報》創立的一百二十四年後,香港蘋果日報老闆也被中國逮捕,罪名是勾結外國勢力、誹謗皇帝、煽惑民眾。不同的是,現在的列強已經喪失了當年的道德勇氣,民眾在國安法的淫威下,紛紛噤聲,只能以行動支持媒體自主。年方24歲、放棄英國國籍、熱愛香港的周庭被捕,面臨終身監禁的刑期,我們還能做什麼?

對香港,我們除了聲援,很難做些什麼。對台灣,我們要好好保護自己的民主自由,即使害怕,仍然要繼續走下去,畢竟台灣,最大的勾結外國勢力媒體,仍然屹立不搖。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