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衝擊總要有,但要聰明點

2019/6/19 — 14:09

反送中運動經過了六月十六日的動員高潮後,下來的一段時間,至少至六月二十八至二十九日的 G20 二十國集團大阪峰會前,看不到港府有新的因素可以激化社會對立。在七一前的未來的十數天內,林鄭看來會釜底抽薪,立法會附近地帶不會集結大批巿民,龍和道和夏慤道的佔路活動大致是零星的。社運的熱心份子應抱有運動降溫,休養生息的心理準備。這是兵家常事,不必為此心灰意冷。

中共從六四過了三十年,他們的花崗岩腦袋仍然沒有進化,視群眾運動為敵人,對外死要面子。六四前的蘇共領袖戈爾巴喬夫訪華期間,天真的學生領袖以為可利用這機會迫使鄧小平放權。殊不知鄧小平認為學生們在重大國事中丟了他的臉子,種下了血腥報復的災難。

同樣地,習近平與鄧小平乃一丘之貉。他在六月底會見特朗普前是不會出重手的,他本質上是一個屠夫。林鄭已是過街老鼠,不足為患,習近平才是反送中運動應該注意的人物。

廣告

外交部

香港傳媒大幅報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六月十七日的例行記者會發言。外媒雖然追問了五次,但陸慷的回答並沒有新的內容,主要將香港問題定性為內部事物,將球交回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看來,未來若有重大宣佈會由港澳辦發版。

廣告

基本法第十四條

這條規定特首可報請中央,派駐港解放軍維持治安。網上那些說解放軍已集結在深圳,準備南下的言論,完全荒唐,因為香港根本沒有敵人給他們殲滅。六四出動坦克屠城的也不可能在港發生,因為,香港學生不如當年的北京學生,見慣解放軍,只要解放軍一踏出軍營,所有示威者都會雞飛狗走。

反送中示威者切勿行動過火,逾越和平非暴力的底線,招來解放軍維持治安,結果是香港的死路,葬送尚算是有法律保障的自由。

城巿遊擊隊

切古華拉式的城巿遊擊隊當然不會在香港發生,但從雨傘運動始,到六月十二日的衝擊事件,我們看到它們有數個特點,包括:

  1. 精心策劃;
  2. 有軍事性質,包括適當的時間和地點,特別考慮到當時是否有足夠的群眾在旁;
  3. 集結攻擊力;
  4. 有一個複雜的鍵盤網絡互通消息;
  5. 有一個良好的五毛系統為其制作解說和攻擊異見;
  6. 其發難未必與政治相關,反而以結果作為取決。

社運界很難應付這股力量,但警方若認真處理,不難把他們起底繩之於法的。警方似乎沒有什麼行動,這是很奇怪的。它有可能來自中共本身的背後操作,而不是什麼外國勢力介入顏色革命。

煲底運動

自發運動似乎不斷成熟之中,集結在煲底的年青人已學會組成相熟的小圈子,交流討論,從而形成小隊形式,這是好事,既提升街頭同伴彼此認識,也有利於在衝突場面互相保護,行動易於取得信任默契,同時持續積累經驗更有助壯大民間力量,形成社區自主空間。六一七早晨和平地解決撤出馬路,其中一個功臣是區諾軒,他和在場青年留守了一夜,經過內部討論,達成共識。在下午他再帶示威者包圍特首辦,堵了龍和道,這是後話,已上文談及,相信會逐步降溫。

結語

再過兩星期就是七一遊行,現時只有一件事要決定,六月二十三日是否搞遊行?由於民氣相差不會太遠,十居其九,民陣會宣佈六月二十三日再遊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