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解僱的國泰空姐:我想追討的是公義

2019/9/29 — 14:07

Kay(化名)永遠不會忘記,那平淡如常的一天,突然收到公司電話,把她召回人事部。
當刻背脊一涼,心知不妙,噩運找上門,而那噩運叫作政治審查,別名以言入罪:「全公司咁多員工,心諗機會應該好微?但原來真係會中……無人可以倖免。」

Kay 是國泰航空的機艙事務長,任職近十三年,是最近因「篤灰」事件被解僱的其中一員。

打從 8 月開始,逆權運動的戰線,由街頭蔓延至航空業 — 沒有催淚彈胡椒噴霧及警棍,那危險肉眼看不見,一樣手起刀落,殺人於無形:8 月 9 日中國民航局向國泰發出「重大安全風險」命令,要求將「參與和支持非法遊行示威、暴力衝擊活動,以及有過過激行為的人員」停職。

廣告

其後國泰將兩名分別被控暴動罪及「不當使用企業信息」的員工解僱;至 8 月 16 日,國泰英籍行政總裁何杲(Rupert Hogg)辭職,理由為「對公司近月面對的事件負責」。

事態不斷發酵,8 月 20 日,消息指曾在國泰航班上公開鼓勵「香港人加油,萬事小心」的機師已經離職任職國泰機師 18 年的立法會議員譚文豪於同日傍晚宣佈辭職,「希望這場航空界政治風暴能夠至我而止」。

廣告

然而事實是陸續有來:前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施安娜於 8 月 21 日被管理層召見,確認三張被舉報的截圖乃擷取自其臉書,之後當場被解僱。

這只屬序幕,國泰在 8 月 28 日發出內部通告,稱公司不會容忍員工參與非法活動,並鼓勵同事互相舉報「不當行為」。
篤灰行動正式啟動,懷疑因發表政見而被炒掉的員工,包括 Kay;儘管她已先知先覺,在收到公告後已把涉及反送中運動的敏感內容刪去,還是未能避過一劫。

跟施安娜的情況大同小異,當時管理層向她展示三張截圖,一張是其家居生活照,另一張是她分享反送中動畫的內容;而最後一張,也許亦是最致命的,關於香港警察向市民施以暴力的言論。
同樣地,一封解僱信交到她手裡 — 理由繼續不能透露,雖然已經不言而喻。

Kay 坦言那一刻像被判死刑,絕望在於那荒謬和不合情理。「就好似你返到屋企,但係個屋企已經變哂,完全認唔出。」
她說的屋企,是她人生第一份長工,本來打算一直做至退休。「這份工不會給我很多錢,但能夠讓我保持一種理想的 lifestyle,別的工作給予不到。」

讓她最心碎的,不是解僱本身,而是國泰處理被裁員工的手法:「極度欠缺尊重,可以說近乎侮辱。」
有空姐在上課途中被緊急召見,眾目睽睽下被帶走;而 Kay 遭解僱當刻,人事部馬上貼身「護送」她執拾個人物品,直到離開公司大樓為止。
「連跟相熟同事親自講聲再見都不行。我犯了什麼大錯,要受這種對待?」

更誇張的是,有空中服務員已飛抵外地執勤,但由於被舉報,公司寧可不怕麻煩安排調更,也要將未經調查的涉事者即時停職。「可以說是不惜工本。你會知道公司有多小心,懼怕得罪民航局!」

憑著蛛絲馬跡,她能夠推斷誰把她舉報,而那人說不上朋友,非工作上的競爭對手,亦不曾結怨:「只在 6 年前共事過一次。我相信她真心覺得這是『正義』,為民除害。」
當政見立場成為原罪,今天的國泰已人人自危:員工紛紛改掉臉書名字,刪走與政治有關的發帖,工作間絕口不提社會現況,因為身邊每個人都有可能把你出賣。

較為意外的是,一直以據理力爭著名的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在今次事件相對沉默?「那是因為工會剛好在換屆,未能即時接手處理。」Kay 解釋。
這段期間,有人向職工盟求助,有人徵詢律師意見;現在工會巳完成組閣,正在把零零星星的個案組織起來,跟進事態發展。

當律師逐一向求助者了解:你想爭取甚麼?更合理賠償?公司的一個道歉?
答案因人而異,Kay 說最不可思議是到了這個田地,竟然有同事仍存一線希望,不久將來或者可以復職。
「假如不是超級珍惜份工,也不會傻到願意重新接受這間公司吧。」

換個角度,即使篤灰事件沒有發生,她也不肯定自己能夠繼續若無其事地上班。「有一天公司要你先唱國歌才可上機執勤,咁點算好?有同事還說要恭喜我呢,早走早著,重過新生!」

那麼作為首批受害人,她想要討回什麼公道?
「如果只能爭取一種賠償,我想追討的是公義,沒有其他。反正生活方式你還不到給我。」
一臉倦容的 Kay,說著這一句,眼神回復堅定,毋須 fact check,沒任何猶豫。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