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起底太子站經理:我愛這城市,香港人不是暴徒

2019/9/16 — 13:57

photo credit: 作者 FB

photo credit: 作者 FB

編按:港鐵太子站經理張欣宇被指屢次無故封站,更有指控他協助「掩埋」831 事件的真相,網民把他「起底」,指他是大陸人,張欣宇在個人 FB 撰文,表示自己祖籍上海,但早已視香港為家,雖然曾經為種種質疑、攻擊感到恐懼,但他認為,只要以理性良知去應對困難,自能無所畏懼。又說自己緊守在不違反公司政策的空間下,用最大誠意向乘客解釋和溝通。當得到乘客諒解和聽到他們說一聲多謝,「一切,都值得了。香港人,不是暴徒。」

剛剛被 TG 起底群組起底了...

其實這段時間在前線上了這麼多次電視直播,心裡也清楚,要來的避不了。

廣告

一如所料,網上不少人第一反應就是攻擊我的拼音名字。大家無法接受,港鐵的管理職位被「大陸人霸佔」。

其實,我到底是什麼人?這個問題,大約七八年前,還在困擾著我。我祖籍上海,生於內地,十餘歲來港求學,大學工程系畢業後,懷著對鐵路的熱情,找到鐵路公司的一份工作。但由於我的拼音名字一直未改,總會時不時被人問起:

廣告

「你是哪裡人?」

很感激我工程師學徒期間的師傅 W,他和我有類似的經歷:童年隨家人移居英國,直至大學學業完成歸港。他告訴我,在他們早年移居英國的年代,黃皮膚的港人在宗主國所受的歧視和誤解,遠超 「中港」之間的矛盾。但他說:

「Gary, you only need to answer some basic questions? Do you have love for this city? Are you committed to making this city a better place? If yes, this city is your home and you are a genuine part of it.」

香港,當然是我的家。

我在這裡學到了知識,真正建立起自己的人生和價值觀念;在這裡,從基層工程學徒仔開始我的職業,逐漸成為一名受認可的鐵路工程師,而工程界和運輸界一直對我厚愛有加,授予了我許多榮譽,甚至給了我機會代表香港業界參加國際競賽,讓我在國際領獎台上光榮的說出 「I am from HK」;在這裡,我認識了許多一生的朋友,更重要的是,我遇見了最愛的太太,並擁有了我們最寶貴的賜予,一兒一女兩個寶貝。

香港這座城市,給予我的,實在太多。

而我也從不敢辜負香港給予我的厚愛。鐵路是我的職業也是愛好,做好自己在前線工作的本分,更是一份承諾。直到今天,我可以堅定的說,在負責鐵路建造的時期,我從沒有對安全有過一分妥協;在負責鐵路運營時期,我沒有錯過一場颱風或大型事故處理的前線;而在這個風雲動盪的時期,只要我在現場,任何涉及風險而又必須執行的任務,我從來沒有讓同事比我走在更前。

在面對乘客的不滿、質疑甚至圍堵之下,我從沒有退縮。因為我始終堅信人性的善良和理性,在不違反公司政策的空間下,用最大的誠意去解釋和溝通。而事實也從未讓我失望,每當得到乘客最終的諒解和聽到那句「多謝你肯耐心講解俾我地聽」,一切,都值得了。香港人,不是暴徒。

我的女兒還不會說話,兒子在學校裡接受兩文三語的教育。但在家中,我始終堅持和他只用廣東話交流。我希望培養他成為一個適應國際的人才,但更希望他記住自己生長於香港,無論將來長大身處何地,都不要忘記自己的根。這同樣也是為什麼我始終不願意去改變自己名字的拼音,即使只需 $500 的改名契,明明可以讓我在當下的政治環境中減少很多「麻煩」...

我的爺爺是民國時代上海民營棉花廠的高級機械工程師,也是舊社會少有的大學生。但遭遇了內地那個瘋狂的年代,僅僅因為他的出身、學識和背景,就被當時的紅衛兵無限批鬥乃至身體殘害,在我出生之前,爺爺就完全失去了聽力。所以從小,我和爺爺之間的交流主要都是依靠文字,儘管爺爺從來聽不到我的聲音,但他寫給我的話,不知為何,卻總能印入心扉。

到現在,不少記憶已經模糊了,但是總記得爺爺教過我的一句話,「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乎」。

轉載網上釋義:

「每個人都有身處困境的時候,然而境界不同,在困境中的表現各不相同。君子處於窮困時,仍能堅守義這一道德底線,決不做有損自己仁德的事情,非義不言,非義不動,將自己的一言一行置於禮法之內,安忍順受,安貧樂道,用理智來應對一切。即使受到威脅,也能義無反顧。」

我也曾恐懼,害怕被起底,甚至關閉社交媒體。但此刻想起爺爺的話,突然,再無恐懼。

君子坦蕩蕩,義無反顧。

I have love for this city.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