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見證大學的淪亡

2018/6/19 — 13:53

近日接二連三看到學術勞工價格再創新低、大學生被校方進行幼稚園式懲罰、長期任教的大學教師任意被炒的新聞,都幾可確定,當今的大學已經變成一頭完整的四不像。

已與我本來所認識的精神相去甚遠:大學由本應以宣揚自由價值及社會進步為己任的橋頭堡,反變成 DQ 進步學者最前線的亂葬崗;行政管理層本應是服務大學教授工作的促進者,卻變成壟斷資源主宰學者生殺大權的統治者;學院原是提供本地學術土壤讓高質研究慢慢「吽」出來,但現已傾向從全球學術人力市場迅速買回來;學生能從教學遇上猶關重要的啟蒙時刻,逐漸約化為在學店內填表評核導師的消費經驗。

我們無法再騙自己,高等學府對社會作出以上的四個承諾,都已統統破產。「研」不及義、輕視教學、盲追大學排名、敵視本土研究,愈來愈多靠攏權貴的彈頭教授張牙舞爪,愈來愈少良心學者敢為大是大非發聲,是必然的結果。

廣告

雖然我們會知道,近年仍有些熱心學者在體制內組織起來,或力挽狂瀾,或默默經營,但亦可以預見難令大學體制逃離全面破敗的劫數。當然亦有體制內學者,可恥地繼續捍衛現有學術遊戲,自欺欺人公開宣稱仍然行之有效。

在貨不對辦的情況下,大學基本上已經失去社會應有的功能,說盡一點,其實市民是可要求停撥公帑予再無公共意義、只懂將大部分資源用以供養那班自設年薪幾百萬的大學管理階層的學店。雖然我一直不是焦土政策的支持者,但這種「退學」,可免去看著它逐漸被陰乾過程中的痛苦,來得更加爽快,或能對定局激起一些可能與變數。

廣告

學在民間,唯有敢於迎接一個大學不似大學的時代。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