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0/20 - 23:04

誤中清真寺?警察你呃人

水炮車開炮之前約二十分鐘,清真寺門外都是熱心市民,叫人「勿擾清真寺」(作者攝)

水炮車開炮之前約二十分鐘,清真寺門外都是熱心市民,叫人「勿擾清真寺」(作者攝)

是日,水炮放題,警方用「顏色水」射向尖沙咀清真寺外默默站立守護的市民,「顏色水」沾滿大閘與清真寺前階梯。

警方自知闖了大禍,晚上立刻出稿回應,一句解釋,充滿誤導與謊言。

警方說:驅散暴徒過程中,「顏色水誤中九龍清真寺的正門及大閘」。

廣告

第一,不是「誤中」,是刻意發射,有片為證,高角度看得清楚,水炮車來到清真寺門前,減速,打側開水炮射向清真寺門外的人群,射完一下,人群走避,水炮追着人群繼續射。

第二,驅散「暴徒」?那些不是「暴徒」,是守護清真寺的穆斯林和熱心市民,他們一直站在門外,舉牌守護;片段所見,水炮車駛近時,他們沒有大動作,仍然默默站著。筆者在水炮車開炮前約二十分鐘,拍攝過門外的人群,他們都在呼籲群眾不要影響清真寺,和平理性之極。

清真寺外,請人禮待宗教的熱心市民。攝於水炮車驅散前約二十分鐘

清真寺外,請人禮待宗教的熱心市民。攝於水炮車驅散前約二十分鐘

第三,「驅散」,什麼驅散?他們都站在行人路上,沒有佔路堵路,沒有參加集會;今天沒有戒嚴沒有宵禁,為什麼不能站在行人路上,警察憑什麼「驅散」?

第四,「顏色水」,什麼顏色水?明明是混合了刺激性化學物品的類似胡椒催淚水,接觸後會令人灼熱刺痛,為何警察一直用「顏色水」一詞掩飾,扮作溫文爾雅?

難免再一提,那部是水炮車,水炮車就是水炮車,警方所用的技術性名字「人群管理特別用途車輛」亦是語言偽術。如果真的是「人群管理」,警方要好好問一問自己,用刺激水劑噴射清真寺大門,是什麼理由的人群管理?他們平和地站在行人路上為何要你來管理?

警察將要繼續解釋為何是「誤中」,不要再講大話,說那位水炮射擊手不懂得那位置的巨型白色建築物叫清真寺,不要告訴香港人那水炮射擊手不知道那是本地穆斯林的精神重地。全香港只有三部水炮車,能擔當開水炮重任的,想必是警隊精英,不要告訴香港人這些警隊精英的常識就是如此低水平。

另一役在深水埗,水炮車毫無預告射向站在路中心的記者,究竟開水炮有何準則,是否行人路照射?是否記者照射?水炮車一出,就可以橫掃一切?就如噴殺蟲水,可以殺無赦?

 

相關文章:
留意武力底線,打一場持久民心戰
中槍學生旁邊,那位捨身的義士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