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中大二橋前線聲明看談判的意義

2019/11/15 — 12:55

吐露港公路(2019年11月15日中午,立場新聞圖片)

吐露港公路(2019年11月15日中午,立場新聞圖片)

今晨一早收到中大二橋前線代表的聲明,表示願意向廣大市民釋出善意,開放吐露港南北行各一條行車線 24 小時,條件為如期舉行區議會選舉。後來調整聲明,加上五大訴求的其中兩項:釋放被捕抗爭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一看之後,頓時滿頭問號。

不過,眼見社交媒體的回應普遍都是支持上策,認為這是高招,可以聰明地奪回主導權。就當談判是一種公關技倆,試圖將責任推回政府,使她陷入兩難:答應區選如期舉行,代表她與「暴徒」妥協;不願答應,便大條道理繼續封路。這看似立於不敗之地,我卻存有幾種疑慮。

廣告

第一,政府一直對區選態度十五十六,而建制派比我們更心急地希望政府盡快止暴制亂,務求區選能如期舉行。中大二橋之戰翌日,有六份報章的頭條都印著「用你一票,反暴力,救香港」的共同標題,沒有響應的是反共的蘋果和大紀元。區選的去向未有定案,我方居然率先將此納入談判條件。政府暫時未有正名取消區選,以往更一直以區選作維穩工具,大家知道種票這回事吧。若然她表明如期舉行,吐露港籌碼便等於付諸流水,順便為保皇黨的如意算盤推波助瀾。

加上,在滿目瘡痍的港共政權下,所衍生的選舉制度根本名存實亡。大家喊著港共是殺人政權,卻又樂於參與崩壞體制下的區選。經歷五個月的硬仗,大家由「香港人加油」進化到「香港人報仇」。口號進化了,心理卻仍然相信著血債票償,聲稱區選能展示我方民意,亦是大眾最近關注的議題。再次重複,種票是港共慣常做法。當然,大家有著各種的理由擁護區選的價值,我不反對,也不會反對大家投票;但沒有區選,實在不用可惜,民意一早歸邊。以區選換公路,不是不行,只是不值。

廣告

第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後來補上的條件,同樣令我費解:為何只得兩項訴求:釋放被捕抗爭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大家喊了幾個月的口號不只是口號;是原則,也是行動。既然有著談判的打算,何不索性把五大訴求重申。談判條件應該堅持初衷,一但政府答應了這兩項訴求,不少淺黃人士有可能會開始妥協,令抗爭陷入冷淡期。必須坦白地承認,愈來愈多人支持這場運動,大部分是來自警暴的助攻。淺黃收貨,其他抗爭者何去何從?

回想當日的中大二橋之戰,飽受一千多枚催淚彈連環攻陷的前線,拼了命也要撐到最後。既是保家,也是衛國;中大是家,香港是國。他們有五人被捕,傷了六十多人。以血汗守來的二橋和吐露港,最初衷是響應民間的三罷行動,向政府施壓並立即回應五大訴求。這才是我們一直以來的終極目標。

再者,五個月以來,大家一直秉持着沒有大台的原則才能走到今日。沒有人能代表抗爭者作出任何決策,是一直以來的共識。即使政府提出對話,大家都一致地說不,以免重蹈 2014 年雨革的覆轍。「若我們接受了政府的條件,我們死去的朋友,是不會原諒我們的。」
回歸原點,既然目標清晰,又何必談判?

大家都說著不割蓆,要支持前線一切決定。不割不等於盲撐,放行一條行車線尚算可取;以低價的交換條件限制自己,是自討沒趣。此外,有人強調向市民釋出善意,我也是一笑置之。倒不如倒退至六七月的把戲,順便安排和理非進場,逐一道歉。向著受影響的市民釋出更大善意。大家鶳藍絲、掉汽油彈時,早已不顧民意,堅信一切早已歸邊。不是嗎?

反客為主,奪回主權。可能是他們這步棋的策略;我嘗試理解,但不敢完全苟同。運用同路人一句,就是「不完美,可接受,要改善」。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談判的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