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在國際間繼續點燈

2019/11/19 — 19:29

資料圖片,來源:Negative Space @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Negative Space @ Pexels

由於反修例抗爭已經成爲香港人與史上最大最強最惡專制組織嘅史詩式對決,完全以卵擊石嘅港人期望國際力量以及任何跨國組織可以施以援手絕對可以理解。 故此不少朋友對各標誌著愛與和平嘅 NGO 在今次香港反修例風波中嘅「無乜反應」,感到憤慨係正常嘅情緒。

筆者與大部份同路人一樣有情緒,但停下來就思考 — 點解上至 UNICEF 無國界醫生,下至樂施會奧比斯等等,全部都一樣反應?背後一定有某啲原因。我總覺得一棍打落去然後以後唔捐款無問題,但如果港人放棄思考「Why not?」,從而放棄想辦法爭取這些力量與機構的援助的話,長遠只會自絕於國際社會,更加勢孤力弱。

剛巧有在 NGO 工作過的朋友分享話,香港在國際人道世界視野中,一直都係一個太平地,本地分部只有 marketing functions,無 operations 嘅功能。國際人道機構本身資源已經緊缺,有多餘資源都會優先放在世界其他更有需要地方先,故此極少機構在香港有本地援助項目。反而作為世界第一流發展地區,機構在港區嘅營運主要以籌款及公民教育為主,而事實上港人樂善好施從來都係國際社會嘅模範。

廣告

問題係,各組織要在香港無做開 operations 嘅情況下啟動緊急項目,要走一定程序,包括資料搜集以及分析,due diligence 及 feasibility study 細緻得連字眼都需要斟酌。例如朋友當年在某人權組織的香港分部工作時就不巧碰上菲律賓巴士人質慘劇。組織對外使用「屠殺」一詞,已經要與總部拉鋸一番,最後還是不能亂用此詞。跨國機構有其處事方式,才能超越複雜的國際形勢發揮力量。要他們摒除本來的文化及程序對香港網開一面,即使是各組織總部的人對香港抱有同情,但他們有其獨特的考慮及難處,不一定可以特事特辦,縱然有口亦難言。

我這番話,不是要港人停止杯葛這些 NGO,坦白講大家認為如今有多餘錢,用來自救好過救人實屬天公地義。但我們當中有識之士,有經驗的人,在國際社會有人際網絡的人,是否可以出謀獻策,想辦法 lobby 這些國際組織的支持呢?

廣告

我覺得香港人不應該放棄這樣做。

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香港人上中下已經 WeConnect,我相信總有比我更有識有能力嘅人可以點亮哩盞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