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彥邦

林彥邦

傳媒人,涉足報章、電台、電視,沉迷文字,喜愛說故事,希望成為擅長說故事的人。

2019/9/22 - 13:36

「警察截查關你咩事?」

9 月 21 日晚上,元朗(立場新聞圖片)

9 月 21 日晚上,元朗(立場新聞圖片)

又記記一宗小事。

話說凌晨,多宗「私了」過後,警方大舉進場,在元朗教育路一帶拘捕多人,高峰過後,橫街小巷成了警方和不滿市民的對鬧場。

其中一條橫街,有警員起勢向住在樓上的居民喝罵:

廣告

「食屎啦,你頭先唔係好撚威㗎咩」
「落嚟呀冚家產」

之類。不得不說,警方和市民互鬧時用辭較單一,在這方面或許要再改進一下。

回正題,或許是沒有留意我在場,警員鬧得很起勁,到突然有便衣發現記者手持電話在拍攝:

「你做咩」
「影咩影」

便衣隨即要求查記者證、身份證,「記者證都有假,要對下名」;可以隨便,雖然詢問截查原因不得要領,但過程還算客氣,當警方爆粗鬧市民期間發現記者,這種「截查」不言而喻。

然後退到遠處站著,似乎聽到有警員說「怕咩呀」「你係咪驚」。唔,似乎是向我喊話,那就上前回了一句,「係講返過嚟講,唔好走住講」,學牛佬話,「xxxx,yyyy」再一次不得要領,算。

原來同一時間,警方又在街道另一邊截查一名少年,又打算繼續拍攝時,聽到了近日最出色的發言:

「警察截查關你咩事?」

警察截查關我咩事?驚呆,原來警察截查唔關我事?那……到底有甚麼關記者事?又,在行人路上用電話拍攝,又關警察咩事?簡直顛覆了採訪權和公民權的基本認知。

「原來警察截查唔關我事。」
本以為,正常人都聽得出來,這句當中的意味。

「你知就好啦。」

沒想到答案是這樣……曲不行,就直吧,直接問:

「即係呢位警員話,警察截查係唔關記者事,唔影得?」
「係唔關你事」
「咁我星期一去問謝振中睇下佢點答」
「你記得問謝 Sir 一定要問」

其實呢,你那位?才真沒打算把發問機會用在你身上啊,不過,程序上還是要確認身份。

「我想知你警員編號同委任證」
無回應。
「你行使警權同接觸市民,你要表明身份㗎喎」
「我無行使警權」

啥?便衣警員身持盾晚上在街道設防線截查人,不是行使警權?

「你唔係行使警權,咁你呢條封鎖線就無權阻我,我要行過去」
「我無查你證喎」

其實在說的是封鎖線、不是查證,但算了,道理講了也是白搭,放棄;同日在元朗,還多次聽到警員向示威者和市民叫「過嚟呀」,心想,不悶嗎次次同一句,原來還真有其他說法,就是向高處單位的市民說「跳落嚟呀」……

其實,相比以往的種種,真的很小事,被截查也經驗豐富,事實上被這批警員查完,一轉彎又被另一隊警員查證,原因是「呢度好危險」,不知好氣還是好笑的,已經是日常。

就是個天殺的 police state 吧。

 

#如果唔講粗口就唔識鬧人
#道行未免太低
#保持禮貌
#因為尊重自己
#先記下日後回想應該很可笑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