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議員保護議員計劃」— 德議員為何重視梁天琦和梁游案?

2019/10/19 — 14:10

梁頌恆、梁天琦、游蕙禎

梁頌恆、梁天琦、游蕙禎

德國聯邦國會確認,通過「議員保護議員計劃」(PSP) 支援香港兩名 DQ 受害者 — 梁天琦和梁國雄。

為何是他們?

除了德國,比如加拿大國會也有類似計劃。這可以視為德國繼接收黃台仰、李東昇兩位政治難民之後,進一步對香港議題表態。全程協調外交接觸的 Hong Kong Watch 信托人之一的 Ms Calverley 向我透露,整件事的開端由接納香港難民開始。2018 年 6 月,黃台仰李東昇拿到德國難民資格,就開始與國會「人權及人道主義援助委員會」頻繁接觸,通過直接詢問黃李二人,德方對香港政治實況了解突飛猛進。黃李二人也提出旺角騷亂、大量義士因「暴動罪」入獄、梁游被 DQ 等等情事。

廣告

「反送中」大爆發的前夜,其實是 2016 年開始的 DQ 大殺戮,那是香港人基本權利全面淪喪之始,也是非常民憤的怒濤集結之始。

德方知悉大多數候選資格或議席被 DQ 者,包括梁天琦、梁頌恆、游蕙禎、劉小麗、梁國雄等等。梁天琦入選是因為他受打壓最大,要坐六年監,而且計算票,如果他不是臨門被中共政權 DQ,早就已經成為議員。

廣告

德國三大政黨有份

和梁天琦配對的 Gyde Jensen 來自自由民主黨,也是國會「人權及人道主義援助委員會」主席,在此之前亦多次公開冒著得罪中國的危險,關注旺角騷亂案的不公判決;跟梁國雄配對的 Danyal Bayaz 則來自綠黨,據說執政黨基督教民主聯盟 (CDU) 也會有議員落場,與另一位香港受害者配對,可見是跨黨派的外交政治行動。

和受害者配對的議員將會來港對他們提供支援,這些香港人也會得到去德國外交拜訪的更多方便。據說他們也在商討更多行動細節。而在香港風起雲湧之前,黃李二人在德國已經在暗地裡做了很多外交游說。梁天琦「被配對」,可以說是黃李二人的成功爭取。

德人權委員會都覺得梁游案痴線

可悲的是,因為派系門戶之見,在「2016 年人權大屠殺」發生之初,被切實 DQ 的梁頌恆游蕙禎經常被有意無意排除在受害者之外,傳媒和政界說 DQ4 而不是 DQ6 的情況,一直接續了很久。但德國國會「人權及人道主義援助委員會」卻特別在乎他們,原因是他們成為議員之後,竟然在開會時被控「在議會內非法集結」。委員會聽慣了敘利亞戰爭、伊斯蘭國大屠殺之類級數的問題,但他們仍然對梁游的「事跡」嘖嘖稱奇。

但在香港本地,我們對事物的看法,因為接近,反而失真。當一個議員 (及其員工) 可以因為行使職權而被控繼而入獄,已經證明政權對議會的態度,也說明政權與公民社會的契約撤底破裂。而德國人如果看到這件事的本質,當然就會重新評估究竟香港的「三權分立」和「議會政治」究竟有多真。

這一批議會受害者在香港曾不被承認或者冷處理,其實是值得反省的劣行。我們是否有意想一起隱瞞議會已經不再神聖?即使有了 DQ,有了議員被判監,就因為他們當時不是「主流社會」所認可的人,這件事的嚴重性被嚴重低估了。

今年 7 月 1 號,大批示威者攻入立法會,在議事堂大肆塗鴉,社會賢達大驚失色,一些不斷叫人撤退,恐怕流血收場,一些則鼻孔朝天要求示威者證成他們的行動。然而這只是很多人如墮夢中,或者裝睡,不去回想在 2016 年末,議會已死,不值得尊重,才有後來的攻打行動。就像憲法,法治,很多人到了今天,仍然在說警察暴力,政府不仁,但不代表人民就要一起反抬。但其實這些就像議會,當有權力的人都不去尊重和護持,將尊重和護持大局的責任一股腦都射給無權者,甚至是那些被「大局」壓迫的弱勢,是以「負責任政治」為名的「不道德政治」。

「原來有人要坐六年監?」

Hong Kong Watch 暗地裡也對梁天琦援助很多,例如是梁被判有罪及要坐監之後,馬上聯絡英國政界為他寫求情信。令人驚訝的是,雖然梁「發明」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在香港「反送中」爆發以來,逐漸成為示威者的口號,而他自己也成為抗爭者的精神領袖,但其實在國際政壇,很多人都不知道梁天琦這個人,也不知道他驚人的遭遇。很多外國人都以為,香港人所謂被迫害,也就是坐一陣監,旋進旋出的那種,但他們不一定知道,原來有人要坐牢坐 6、7 年。

黃台仰李東昇去到德國之後,仍經常向德國官員提及旺角騷亂、不公義的大審以及梁天琦。黃台仰與大專學界代表團到美國密集遊說時,「黃台仰每一次都會講梁天琦」,黃在華盛頓跟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 對話,談完一切,USCC 主席竟然回應:「原來有人要坐六年監?」

這很明顯表示,那些長期壟斷了美國通路的團體和人物,都有意無意不提旺角事件中的人和事。這些位置之爭的勾心鬥角, 也耽誤了外界了解香港實況的進程,怪不得香港很多年前已開始水深火熱了,但還是會有外國人說「一國兩制運作良好」。這不禁令人問,除了不想開罪中國這個因素之外,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了解是否被刻意誤導了很多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