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議會無路 之三】Back to basic 能贏回尊重嗎?「鈍刀」都要繼續舞?

2019/3/19 — 18:30

留在議會局限來愈大,能做的事愈來愈小,百貨應百客、既要照顧溫和亦要迎合激進,民主派的前路該如何走向,最終都可能是莫衷一是,但兩次補選流失的選票,卻是實實在在的問題。

「我覺得無一套必然嘅策略,佢哋(選民)共同結論得一個,就係對民主派失望,失望可能係大政治格局寸步難進,亦可能係小格局入面,你連自己都管唔掂自己。」年初提出檢討單程證政策「甩轆」,自己都成為檢討焦點的楊岳橋表示,充份理解市民對民主派的不滿,「楊岳橋撻咗 QUE,已經足以影響大家對民主派嘅觀感。」

確實近年民主派在議會的表現被放大檢視,撇除投票取態,民主派缺席會議致失去「偷雞機會」,甚至如楊岳橋「甩轆」事故,都成為部份人批評他們是「9萬6從業員」(立法會議員月薪9萬6千元)— 嘲笑議員只為薪津尸位素餐,「無論代表自己抑或民主派,可能要 back to basic,當連啲基本野都做唔好,好多野都係花招,你連基本野都做唔好,憑咩叫人投票俾你。」

廣告

「雖然由我講無咩 authority,但你固本培元做返好,係會 earn 返啲 respect 返嚟。」訪問當日正正是立法會大會日,楊岳橋一直留意直播,助理多次提醒他必須回會議廳發言,似乎決心做到他口中的「basic」。

朱凱廸:甩轆源於鬆懈

廣告

「呢啲係整體對議會嘅鬆懈。」朱凱廸認為過去民主派時有「甩轆」是由於鬆懈,而鬆懈的原因很大程度基於議會制度缺陷,「例如話財委會或者一啲細議題度偷到雞,好易會被(建制派)彌補返,」最佳的例子莫過於觀塘音樂噴泉 5000 萬撥款,雖然兩度被民主派否決,但政府三度闖關最終都在財委會通過,「係有惡性遁環,你覺得就算偷到雞,都唔知點解要偷雞,會抽離係議會度,唔會擺好多時間。」

開足會、投足票外,區諾軒認為民主派還有更多「basic」能夠、亦應該要做到,「唔同民主派喺自己政策範疇上努力,攞到個政策係要超越政府,」他認為市民仍然相信,大體上民主派的議政質素比建制派好,亦是民主派要努力的重點,「政策倡議要比佢(政府和建制派)強,數字要比佢熟,講真我未必做得到,但會盡力去做。」

但事實上除了「做」了甚麼,坊間對於民主派「講」了甚麼的批評質疑可能更多,例如楊岳橋曾稱若建制派堅持修改議事規則,民主派要有「必死的覺悟」、郭榮鏗提出過要「三倍奉還」、陳志全稱要「百倍、千倍奉還」,後來經常被「回帶」,民建聯前主席曾鈺成亦在報章專欄撰文「抽水」,質疑「x 倍奉還」只是「拋浪頭」,梁頌恆就直指民主派很多時「吹大咗」。

對於這點尹兆堅有同感,「我從來都提醒自己唔好吹咁大,百倍奉還我無講到,我哋有咩辦法要佢千倍奉還,我睇唔到有咩辦法。」但尹兆堅認為,若激進派要批評民主派「講大咗」,某程度上是因果倒置,「激進派或者泛激進派,後來變成泛本土派再去到獨派,怪我哋無激情無政治想像,好似認為所謂講大咗,係我哋原創,Sorry 呀呢個火頭其實係激進派點起。」

區諾軒:販賣希望前做好期望管理

區諾軒就認為,議員表達強硬立場無可厚非,但亦要注意能否言行如一,因為誇大說辭太多很可能最終只會帶來失望,「販賣希望之先,應該要做好期望管理,嗰時 DQ 6 (因宣誓事件取消六名議員資格)就拉張 banner 話,不能再讓一切如常,咁你而家做咗啲咩,令個議會不是如常?」

但區諾軒強調,即使民主派做好「固本培元」,整體局勢仍然處於絕對被動,由 DQ 議員到修改議事規則、一地兩檢、國歌法以至修訂逃犯條例,政府和建制派不斷出招,民主派只能見招拆招被動抵抗,「係有個困局,要承認個政府不斷要你食屎,民主派應該有人做 campainging,而家係好缺乏。」

要主動出擊重奪話語權,而不是一直被動「食屎」,區諾軒認為重啟政改是民主派必須重新經營的議題,「我未諗到有任何一位我哋陣營議員,會就重啟政改,提出一個重要綱領,然後拉埋一班人要求政府面對我哋,我無見到大家有呢個意志。」

缺乏戰略思維 「鈍刀」都要舞

朱凱廸就將這情況形容為缺乏「戰略思維」,難以有效向政府施壓,過去十多年除了全民退休保障等少數議題外,整體民主派缺乏共同推動某些議題的共識;他舉例在財委會審議撥款,政府是「整體操盤,當係套劇去導演」,相反民主派就傾向「同自己個關注點有關先埋位」。

他認為民主派應該形成整體戰略,例如事先向政府「開價」,每個財政年度只會批出特定數額撥款,「到底成個年度我要批幾多俾你,全年有個目標,有呢個綱領你就揸住去同政府拗。」

朱凱廸稱雖然民主派在議會是小數,但只要全體都同意和參與這種「戰略」,就可以形成足夠張力迫政府讓步,「你有廿幾人,邊個人做主席都會好難處理。」他形容議會有如一把「鈍啲嘅刀」,「但如果你因為佢鈍,就唔去練唔去舞,個人都會肥,要同政府有『張力』,令佢提心吊膽,所有人都好 alert,呢個都係幾核心嘅問題。」

但區諾軒和朱凱廸都認同,在目前的四大板塊格局下,民主派大方向的轉移,始終要靠兩個傳統大黨,民主黨和公民黨推動,否則只會變成「夾」,「變成某幾個人夾啲大黨,接受的話都係將將就就,食粒會肚痾嘅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