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豈可送青年人在槍口之下!

2019/10/3 — 20:40

圖片素材來源: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中五生近距離中槍!警員生命受威脅,下省數十字,結論開槍合情合理,是別他法,警方別無選擇下執法。事實上,警方真的是別無選擇嗎?社總相信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謊言即使重複一百遍,都不會成為真相。

只有警員的生命才是生命?

「自己和同袍生命受威脅」這句話,太主觀了,主觀得毫無客觀理據。我們不能把開槍事件與整場運動分割,當平時一個忿怒的眼神,一句口號或辱罵,也可以造成警方所指的威脅時,便不難發現事情既不合情更不合理。警方不斷重複警員被暴徒利用硬物,甚至汽油彈等「致命武器」攻擊,但警方使用的是更高級別的警棍和各種彈藥鎮壓集會示威,就稱為「最低武力」;另一方面,警員可以選擇向天開槍示警,或用學堂訓練得來赤手空拳的制服手法處理,又或用胡椒噴霧等等,以面對混亂情況,即使面對當年用AK47的賊王,也可選擇射擊腳部。在警方的多重標準下,我們不禁懷疑,是警員的生命特別脆弱,還是只有警員生命才值得尊重。

廣告

警員可以選擇射不中

警員有打不準的選擇權!三厘米,足以改變一個家庭的幸福,一位青年的命運。當年德國軍人射殺翻越柏林圍牆的東德青年人,法官審理開槍軍人案時說:「你在舉槍瞄準 37 米外自己的同胞時,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權利,而這也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今天的香港,極近距離射擊而留有三厘米的保命空間,不是警察的人性表現,只是天意大運罷了!開槍警員的殘忍、懦弱、衝動、魯莽、缺乏應變能力等等,已暴露給全港市民眼中!若勉強說成「生命受威脅」,便能行刑式般意圖殺害學生,只會如警隊副處長所言,是「全世界最大的謊話」!

廣告

警方可以選擇不開記招

10 月 1 日全港最痛心的人,是中五生的家人!家人從鏡頭畫面看見自己骨肉被槍射,難堪之極!見到自己骨肉被射傷後雙眼睜開,就見到威脅他生命的持槍警察,深感諷刺和著急!警方可以利用昨晚開記招的時間,不用再堆出空泛的理由說明開槍是合情合理;倒可以派出處長級警員向中五生父母詳細交代:交代細節,如開槍前有否警告、開槍後多少分鐘後始作急救等等。

警方若漠視父母的知情權,等同再向為人父母者的心坎裡再開一槍。

警察可以選擇重拾良知

德國法官審理軍人開槍案時說:「在這個世界上,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發生衝突之時,良知才應該是最高的行為準則,因為尊重生命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請警方從速重拾良知,繼八月在尖沙咀奪走女生右眼,九月射盲印尼記者,十月實彈射貫青年胸腔,身有裝備的警察實在不能如此下去!

警察的工作只限於在合乎程序下及有充份懷疑或證據時作出拘捕及起訴,然後定罪與否,法庭自有定論。沒有任何法例容許警方自詡判官,私自把疑犯定罪及行使私刑,更甚者把市民非人化及意圖殺害。

一日內發射 1,400 發催淚彈、1,200 發橡膠子強布袋彈及 6 發實彈,以及襲擊記者,透過暴力阻止被捕者行使公民權等行為,到底是專業判斷還是把眾多生命視為曱甴般死不足惜?如果警察沒有敵視群眾與青年,將不會出現 10 月 1 日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大家要把每一名香港人也要得到尊重,保障大眾基本的生存權利,請警方重拾良知,重拾人性,重拾警察宣言的使命。

最後,我們祝願所有傷者早日康復。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Facebook 圖片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Facebook 圖片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