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送走「瘟神」的「柒婆」:「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

2020/2/15 — 19:13

內地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未有被控制的跡象,反之隨著早前習大帝揚言「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2 月 11 日新華社報道)之後,全國各地相繼引發「戰時狀態」的措施,封城封縣封鎮封村之外更變本加厲,以「戰時管制令」採取「封小區」策略,進一步加強管控手段,徹底進行全面的「關口戰、陣地戰、街巷戰」,一片肅殺氣氛!

與此同時,「政治經濟」和「抗疫危機」兩者之間的矛盾逐漸激化,前者考慮到經濟效應下滑帶來的嚴重政治影響,不得不在後者仍未妥善處理好之前,便下令嘗試復工生產。因此,在經濟命脈復甦和病毒索命脅迫之間,中央主催的復工政策,與地方政府的恐懼和消極抗拒總是有跡可尋!無論如何,中央必須盡快平息民憤,手起刀落,連環扣殺,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先後落馬,前者由上海市長應勇接任,後者由山東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補上,而且與香港特區淵源甚深的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被降職為副主任,原職由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接替。內地武漢主事官員「被懲處」成為「代罪羊」畢竟是中國共產黨的「家事」,筆者無興趣也無閒暇深究,只想談談與香港特區政府過從甚密的張曉明等人,以及香港人一直心想去之而後快的「柒婆」!

在疫情肆虐期間,「柒婆」和一眾庸官酷吏所領導的香港特區政府簡直是「不作為」,簡單說來,「柒婆失信、官員失職、警察失控」導致特區政府處於「半停擺」狀態,可謂管治失效。可悲的是素來物質豐裕香港竟然淪落到「一罩難求」,當局束手無策,民心虛怯更掀起搶購日用品狂潮,所謂「隔離措施」半湯不水,被嘲諷為「第三世界國家」,甚至被彭博評論(2 月 10 日)為出現「失敗國家」(Failed State)的徵兆,其中所指的就是「政府無法保護公民,無法提供基本服務,以及對政府合法性的質疑」。當然,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柒婆」主政以來一直「與民為敵」,經香港人數月來「抗暴逆權運動」的衝擊,「柒婆」已是失心瘋的要與香港人「攬炒」,甚至如今在抗疫方面也往往慢數拍的消極行事,明顯是心存報復恨意,可謂歹毒無比! 

廣告

「柒婆」的抗疫「不作為」可說是借疫病而間接加害香港人,正「瘟神」也!筆者因而聯想起毛魔頭《送瘟神》兩首詩的其中兩句:「借問瘟君欲何往,紙船明燭照天燒」!事緣 1958 年血吸蟲病流行,廣大人民受害,後來疫情受控,「瘟神」被送走,毛澤東在《人民日報》發表了兩首七言律詩,最後兩句顯示出人民喜見瘟疫過後,按照民間習俗特色,點燃蠟燭和焚燒紙船,送走害人索命的「瘟神」!古往和當前的民心同理,筆者相信香港人必然期待著疫情止息,同時送走「瘟神」的「柒婆」!

中聯辦主任的王志民早前已「被調職」往黨史和文獻研究院任副院長,政治現實上就是在故紙堆中「被投閒置散」,如今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原來機構內被降職為副主任,往後在日常事務上「被羞辱示眾」,相信是更大的懲處!港澳辦、中聯辦和特區政府彼此關係如此密切,如今中央已對前兩者的領導先後問罪法辦,那麼,特區政府的首長「柒婆」豈能心存僥倖,免去引頸的一刀呢?! 況且,中國共產黨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習大帝在上指點江山,施政治國縱有差池錯失也必然罪在膝下的伶官奴才,為昭示天下的罪責清算只爭朝夕遲早而已!

廣告

早前周永新榮休教授在《明報》撰文(2 月 7 日)指林鄭政府在防疫表現方面是「無德、無信、無能」,筆者則直斥「柒婆」為「瘟神」,等同病毒般可怕,不斷折磨著香港人,陷香港人於「疫病」的煎熬中,必須速速予以消滅!筆者期待著維港兩岸燒起的漫天燭火,港口波濤漂浮著萬千隻燃著的紙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