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7 - 10:41

這個璀璨都市

圖片素材來源:rthk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rthk片段截圖

達明一派獲香港電台頒發金針獎,黃耀明的感言謂,達明一派經歷了香港的盛世與衰落,有許多歌來自百無禁忌的年代,感謝那個時代的香港。

一向不喜歡懷舊,看看那些「懷緬過去常陶醉」的都是什麼人?殘忍地說,都是行將就木的人,反正對未來已沒有任何憧憬,精采回憶只在往日,這是人生旅途上的常態;然而,若一個社會常常懷舊,那就是病態;更甚者,若一個社會的年輕人也來懷念他們不曾經歷過的年代,就是病入膏肓。

只有看不透未來的人,失去希望的人,才會頻頻回望,時時懷舊。

廣告

黃耀明不是緬懷過去,而是以史為鑑,提醒大家,他與劉以達八十年代成長於牛頭角與彩虹邨,那是一個努力會得到相應回報的時代,一個年輕人有機會發揮所長的年代。八九十年代,香港人曾於中英角力的夾縫之間,得享一線自由的窗口,確實沒有禁忌、沒有紅線。

燈光裏飛馳,來到了今天,紅線當作法律,拜倒權力腳下才能飛黃騰達,努力是否有回報取決於你對權力的忠誠,這個璀璨都市,恐怕光輝到此。

黃耀明問:「上了岸的我們,受惠於香港盛世的我們每一位,希望大家想一下,有無想過我們留下什麼給下一代?」

上了岸的人、老去了的一輩,尚有很多有心人,礙於種種包袱、錮身於千百條紅線之間,身不由己,公開出面做事不方便。但受惠於香港盛世的人應該深深明白,努力得到回報,並非必然;一代人成長於努力有相應回報的年代,是大時代的運氣,享用了運氣,應謙卑、感激。

我的想法很簡單,上了岸的人,請傳承經驗、請給下一代爭取機會;不方便出面,就請直接出錢。很多不向命運低頭的年輕一代,仍在努力。

至於那些立志僭建法律揣摩紅線而躋身權貴的上岸人,不能奢求他們反省什麼,只希望他們叩頭問安、跳忠字舞時,照一照鏡,想想歷史如何記下這個時代這種人,就夠了。

 

(原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以前寫過的:運氣這回事
有關自由的記憶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