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那幾分鐘的平常能有幾重要?

2020/4/8 — 19:37

《不皇而皇是至要》

仿若長空播玉音,皇不皇間撫萬民。
似此德高能感召,若彼才疏只丟人。
自高自大討鬼厭,自吹自擂犯眾憎。
道明何須誇帝力,理歪唯有耍權橫。
霸凌內外如惡棍,疫害東西正瘟神。
瘟神欲作千秋主,毒夫妄圖四海君。
誤盡蒼生唯不肖,耗殘國祚盡讒臣。
且問誰摧歸統夢,莫怪誰甦戀殖心。

嗱嗱嗱,先此聲明,千祈唔好因為一句「仿似長空播玉音」就話我戀殖。我個底好乾淨㗎!我以為!上世紀 80 年代初香港前途問題浮面,中英開始作出討論。我嗰陣時就好似大部份當時嘅年輕人,雖然有憂慮,但係唔抗拒中英就九七問題展開討論。我哋當中有不少人甚至十分積極,有部份人甚至支持九七回歸。

今日有年青人話我哋出賣咗佢哋嘅未來,我能理解這一種感受。我也尊重呢個睇法,不過我不能同意。我覺得每一個世代面對嘅社會環境有差異,擺喺面前嘅選擇亦都唔同,所以好難咁講。喺嗰個時候,經歷過 70 年代嘅學運及社運,加上 1978 年第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中國大陸推行開放改革政策,開始扭轉文化大革命嘅局面。再加上社會思潮基本上否定殖民主義,所以,一方面係有感於殖民地呢個身份唔光彩,另一方面,中國改革開放又確實俾到人一啲盼望,香港前途拎出嚟討論又有乜唔妥?可以憑乜去反對?

廣告

當時好多人覺得冇強烈嘅理由去反對中英就九七問題作出談判,社會的運作亦都需要在 1997 這個「新界拓展條約」到期之前作出一個較明確嘅安排,否則就連新界土地契約都無法批出,這些都是很實際的問題。所以大家都覺得冇乜強烈嘅理由反對中英談判,北京後來亦都承諾咗民主回歸,趙紫陽甚至親自回信俾大學嘅學生會作出同樣嘅承諾!在那個年月,除咗盼望與相信,仲有乜嘢選擇!

其實都唔係冇嘅!但談判嘅過程及最終嘅結果,過程中確實有血有淚。有人激動過,有人失望過,有人笑過,有人喊過,有更多人擔心過。結果有人選擇移民,少數人感到高興,絕大部份人感到無奈,只能觀望,只能相信。這就是那一個世代的年輕人所面對的處境!

廣告

我覺得,以今天的眼光來批評當天的年輕世代,怪責他們沒有出盡飲奶力來抗拒回歸,是沒有什麼意義的。這就等於今天我也覺得只批評部份年輕人抗拒那個強國,甚至指責他們說要爭取獨立是掃典忘宗,而不去探究造成這個傾向的原因,同樣也是沒有意義!

當年,我唔係積極嘅學運參與者,但我在心底裏,我確實盼望九七年之後可以民主回歸。這是一個無奈的盼望,也是一個充滿良好意願的盼望。我相信好多跟我同世代嘅人其實都係有呢種心態。如果你唔選擇移民,就可能唯有盡力保住香港這個家。或者如果真係望到,中國人可以慢慢發財立品,如果係咁,其實又有乜壞。

最近有朋友在貼文中說,三十幾年前也「以為自己好愛國」,現在才明白這個國「唔係自己愛得起」。這種說法大家都明,包含的失望及無奈,我也能理解,也身同感受。

咁樣講,唔係要推翻自己對歷史發展也有責任,只係想講這個唔係個人嘅問題。大部份人冇出賣過香港,出賣香港嗰啲,反為係先去倫敦要求延續英國管治權,然後又跑去北京做顧問嗰啲「紅色大肥貓」。依家仲唔怕面皮厚,經常跳出來教人點樣愛國!嗰啲係咩人?大家心照!

老實講,當年嘅中國處於大動亂十年之後撥亂反正嘅階段,整個社會在進步。國家雖然窮,但係能夠俾到人盼望。對於今日搞成咁,錯誤不在曾經相信過或者有盼望過嘅人,而係在於那些有份造就今日這個處境嘅集團及其嘍囉與啦啦隊。強國政權集團係以自己嘅卑劣向歷史證明,這種體制除了會壓碎社會上嘅新生力量之外,也會不斷摧毁其內部自我完善嘅動力,發展下來只會令整個社會整個國家沉淪墮落,最後甚至貽禍全世界。至於終局會係點?風物長宜放眼量,未必人人有機會睇到最後,但我仍然有信心,仍然有盼望!

如果「正常」最終不能扭轉「反常」,正義永遠不能戰勝邪惡,人生及人類歷史就只會是一場悲劇!這就等於我哋個個都知道自己嘅生命有極限,但點都唔會因為咁而覺得明天一定會比今天更差。如果真係咁諗,真係早啲死咗好過!我哋每一天都希望活得比昨天好,都要盡力去令自己活得更好,雖然明知去到最後嗰日個個嘅結果都一樣!

我覺得我哋每個人都要把有限嘅生命去為呢個方向奮鬥。需要相信反常的、錯誤的、罪惡的,都會被扭轉。就算最終到自己離開嗰日都可能唔能夠睇到結果,仍然要在去到最後那一天前都要有呢種信心,如果唔係,自己就會容許自己墮落,容許自己做奴隸,容許自己變紅色大肥貓!

其實諗返轉頭都覺得幾好笑,我細個嗰陣時,晚晚去到深夜就會見到英女王嘅尊容,當時既無特別嘅好感,也不覺得有什麼反感,幾十年後這一次反為有所觸動。雖然很多人年輕時都會有一啲激進嘅思想,也認同反殖,甚至有人覺得君主制好反動好墮落,但我以前真係覺得冇乜嘢喎!事頭婆個尊容都幾 OK 吖!嗰首《個個揸住個兜》旋律都幾優美喎,聽起來舒服過《義勇軍進行曲》好多!使唔使日日話話俾人聽係「最危險嘅時刻」啊?好誇張啫!

資訊流通,讓人可以知天下看蒼生嘅好處,就係可以比較,透過比較也可以知道優劣!隨着年月,越嚟越明白,也越來越認同這種觀點:香港能夠曾經成為一個「借來的地方」,有過一段「被借去的時間」,證明香港確實是一個福地,起碼曾經是一個福地!三十多年間,有人發覺「原來以前以為自己好愛國,但最終知道這個國家不是人人愛得起」!今天可能會有更加多人發覺,香港這個社會縱然曾經被借去,但那個曾經被視為不體面的過去,相對而言,比較而言,不但不是一個遺憾,還越來越令人明白是今天倍感割捨不了的。讓人依戀的不是殖民主義,是美好的東西,是進步的動力!讓人厭惡的,是原本可以避免的倒退,是赤裸裸的墮落!

以前,沒有幾何留意事頭婆會講啲乜嘢,但似乎佢每次向國民講嘢,都會引起重視。比較而言,有啲人,有啲集團,日日都話某某領導人「發表了重要的談話」,其實在那個奴隸體制,有邊次領導人談話會有人夠膽話唔重要?但佢哋像念咒語一般話「好重要」,實際上又有幾多人覺得真係好重要?今時今日,唔會人人晚晚瞓覺前都見到事頭婆那副尊容,但就周不時會見到君臨香港這個特區的新殖帝主或者其代理人要發表「重要講話」。

可能正因如此,聽到事頭婆幾天前發表的那幾分鐘談話,才再次醒悟什麼才是真正「重要」。唔使喊打喊殺、唔使叫口號、唔使講黨八股、唔使扣政治帽子、唔使扮真理在我手、唔使充大頭講到自己永遠絕對正確、唔使充滿鬥爭語言。面對當今疫情,也無需販賣自己犧牲了幾多、作出了幾英明的決策、黨的領導有幾重要、又戰勝了什麼;甚至無需虛情假意的哀悼。先警誡、再打壓、又掩飾、又假話、又扮義正詞嚴,最後甚至封了那個曾被警誡打壓的做烈士,甚至搞些形式主義高於一切,虛偽到令人大倒胃口的所謂悼念或鼓掌感謝,都不會令某些談話、某些姿態變得真的很重要!就算出動埋全國高幹及特區政府那班嘍囉又如何?

就是一句簡單的向所有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道句謝,承認共同面對著逆境,呼籲大家配合,要求大家保持盼望,再提示大家要珍惜眼前人。到最後,也不是呼籲大家要對黨或政權有信心,而是呼籲大家對各自有信心。

有什麼比這些更重要?這一些,是充滿了機心、只被權力與財富蒙蔽、眼中只有陰謀與鬥爭的絕對不能理解。他們所謂的「重要」其實是「最不重要」,他們循例所謂的「重要講話」,可能才是最冇意義的聲波振動。相對而言,事頭婆的發言沒有被誇大渲染為「重要講話」,也沒有上面談到的那些所謂很「重要講話」中所販賣的犧牲、英明決策、戰勝了什麼,也沒有虛情假意的哀悼,但那四分多鐘所傳遞的感召力量,卻遠非任何所謂「很重要」的標籤能夠比擬。

事頭婆那「幾分鐘的平常」能有幾重要?對比之下,那「千篇一律的很重要」又為何總是顯得那麼無聊?往往只是長篇大論的黨八股又為何總是顕得那麼空洞?

最後,還是要戴返個頭盔,千祈唔好扣我帽子,咪說我戀殖!我必須重伸這一點:我支持過民主回歸㗎!咪屈我呀。不過我確實越嚟越明白自己應該謙卑,經過這差不多四十年,應該知道雖然以前也曾經以為自己愛國,但到了今時今日也應該徹晤其實這個國家唔係人人愛得起!「自慚形穢」這幾個字才是最重要。我唔係講我呀!

對於我竟然把事頭婆那幾分鐘似是平平無奇的談話形容為「長空播玉音」,我只能盼望大家可以用平常心去理解,只是一句毫無重要性嘅平常語而已!頂多也只算是緬懷一些遠逝了的相對美好。有這種感覺,除了因為「最重要的東西往往是表面平平無奇的」,而「矯揉造作也絕對不會把無聊的廢話變成很重要」這個簡單的道理之外,深信有些人也應反問這兩句:「且問誰摧歸統夢,莫怪誰甦戀殖心」。這兩句也不是講我自己,肯定也算不上是什麼「重要的談話」,但我總覺得這對很多人可能還是一個「不是不重要」的提示。大家應該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