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酷吏就是不讀書

2019/9/16 — 17:09

特首林鄭月娥(立場新聞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立場新聞圖片)

蔡英文曾經在 Facebook 發布了一系列「小英去哪裡」的影片,其中一站是去書局,且一口氣買了多達十九本書,當中全都是歷史書,且大都是亞洲不同國家的歷史,包括日本、韓國、泰國、寮國、緬甸、新加坡等,引來城中熱話。一個是女總統,一個是女特首,有人立即想起林鄭月娥,究竟這個前「學霸」如今有否讀書?此外,習近平、特朗普、奧巴馬這些政治領袖,他們的閱讀習慣又如何呢?

林鄭只看自己寫的「書」

話說2017年書展,林鄭出席與年輕人交流讀書心得的活動,當被主持人問到有否書單推介時,她竟說:「現在看書不多,看的都是自己的書」,接著拿出了十多年前任職社會福利署署長時寫的《署長隨筆》,及競選特首時出版並用自己名字命名的宣傳冊子,並解釋說,自當上行政長官後,完全沒有時間閱讀,不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拿自己文章重讀,「因為我要落實我答應了香港市民的事情」云云。

廣告

她又說以前是書展常客,因為當兒子還小時會陪他們逛書展,並說因為自己熱愛烹飪,所以逛書店和書展時,會花大量時間選購烹飪書。

老實說,我覺得這其實相當失禮,我相信世界上沒有幾個政治領袖,當被問到看甚麼書時,會說只看自己寫的「書」,及只看烹飪書。

廣告

不讀書,其實也是酷吏另一本色。

習近平:領導幹部要愛讀書、讀好書、善讀書

習近平曾經稱讚林鄭「志不求移,事不避難」,但不知他若然得悉林鄭原來不太讀書時,又會否扣分呢?

習近平曾經訓示,黨員幹部要將讀書作為增強本領、勝任繁重任務的重要途徑,「領導幹部讀書學習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工作水平和領導水平」,2009年5月13日,習在中央黨校一個研討班開學典禮上說:「我講三個觀點:一是領導幹部要愛讀書,二是領導幹部要讀好書,三是領導幹部要善讀書」。從這方面說,林鄭無疑是不合格的,習不會接受下屬以工作太忙抽不出時間,作為不讀書的藉口

2014年2月7日,習在索契接受俄國電視台採訪時說:「讀書已成了我的一種生活方式」,並說「讀書可以讓人保持思想活力,讓人得到智慧啟發,讓人滋養浩然之氣。」

事實上,碰上外訪時,習很多時都愛「拋書單」,展示自己讀過的當地書目,例如訪問英、法、美、俄時,他都一口氣報出了不少當地作家名字和著作。

習近平愛「拋書單」

例如,在前述出訪俄國,接受當地電視台專訪時,習便提到俄國文學家和他們的作品,包括:奧斯特洛夫斯基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克雷洛夫的《大炮和風帆》、普希金的《上尉的女兒》、果戈里的《欽差大臣》、萊蒙托夫的《大貴族奧爾沙》、屠格涅夫的《父與子》;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罪與罰》。

又例如,2014年3月27日,習近平在法國巴黎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紀念大會並發表講話,當中提到法國文學家和他們的作品,包括: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孟德斯鳩的《論法的精神》、伏爾泰的《哲學辭典》、盧梭的《懺悔錄》、狄德羅的《百全書》;聖西門的《一個日內瓦居民給當代人的信》、薩特的《薩特,穿越1960》、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蒙田的《蒙田隨筆全集》、拉·封丹的《拉·封丹寓言》、莫里哀的《慳吝人》;司湯達的《紅與黑》;雨果的《巴黎聖母院》和《悲慘世界》;大仲馬的《基督山伯爵》和《三個火槍手》;喬治桑的《我的一生》;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小仲馬的《茶花女》、莫泊桑的《羊脂球》和《項鍊》、羅曼·羅蘭的《名人傳》和《約翰·克利斯朵夫》。

「習書單」的三大特點

大家看到是不是「O哂嘴」呢﹖這還不止,習在2014年10月15日召開的文藝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期間他提到多位中外名家,後來媒體屈指一數,被習點名的名家,竟然多達112位!因篇幅有限,恕我這裡實在無法 一 列出。

看了這些書單和作家名單,會發現有幾個特點:

  1. 習的閱讀能力實在驚人,豈止一目十行,實在一目百行,博覽群書令人欽佩,有心清者更指出,習年輕時適逢文革,能夠讀到這麼多「資產階級反動書」,實在難能可貴,想請教有何門路;
  2. 那就是都是舊經典,最近的已經是法國的存在主義名家如薩特和卡繆等,當代的如鳳毛麟角;
  3. 每次習都是如流水帳、「數白欖」般講出一大堆名字,鮮有詳細談及每本書的具體內容和自己的感悟

其實有人心存疑問,「核心」是否真的讀過這麼多書呢﹖若然你問我,都是那一句:我們信不信不要緊,反正很多國內同胞是信了。

奧巴馬:閱讀讓自己不再弧獨

當今世上其中一位公認最愛讀書的領袖,是兩年前才卸任的前美國總統奧巴馬。在職期間,他每年都會向大家推薦一份書單,亦不時再另外有心水推介,有媒體作過統計,期間他總共推薦了86本書,且閱讀口味十分廣泛,當中有諾貝爾獎得主經典文學名著《百年孤寂》,和其它文學名著如《大亨小傳》;有古典政經名著如《國富論》、《道德情操論》、《聯邦人文集》;但卻也有古今童話書如《金銀島》和《哈利波特》;有治癒系心靈書如Being Mortal;也有探討人心黑暗面的經典著作如Moral Man and Immoral SocietyHeart of Darkness;有講當今中國的Age of Ambition ;有講民主的理論書如Unequal Democracy;最後,少不了的當然是總統先賢的傳記,包括華盛頓、阿當斯、林肯、老羅斯福、小羅斯福,當中包括本欄以前介紹過,他當選後帶入白宮講述林肯包容及敢於起用競爭對手的Team of Rivals。

奧巴馬推薦這些書單時不似順口開河,事實上在不少訪問中不時都可看到他引述這些書當中的內容,尤其是,他上任之初邀請初選對手希拉莉出任國務卿要職,更明顯看到是受到Team of Rivals一書的啟發。

奧巴馬從小便愛上閱讀,並以此來排寂解憂(他出生不久便父母離異,童年顛沛流離,後來由外公外婆一手湊大),以及了解別人和外間世界。他說在人生不同階段,都有受到甘地和曼德拉等偉人的著作所影響,後來更通過閱讀美國總統先賢的傳記,讓自己在工作受挫和困厄時,勉勵自己其實並不孤獨。他說在八年總統生涯,更是通過閱讀來掃除雜念、減低焦慮、沉澱思想,以及獲得新思維。

特朗普:沒有最厚顏,只有更厚顏

那麼那位當今頭號財大氣粗的總統又如何呢?

毫不意外,特朗普跟林鄭一樣,都說自己沒有時間閱讀。但縱使書沒有讀,去年聖誕,他還是在Twitter向大家推介了被他形容為「excellent」,「fantastic」,「great」的十大好書,包括:

The Faith of Donald J Trump、Trumponomics: Inside the America First Plan to Revive Our Economy、The Case for Trump ……

且慢,這些書似乎都有一個共通點,對了,那就是都是講特朗普的!這還不止,那更是由親特朗普或極右派作者,寫來吹捧他英明神武、雄才大略的書,也虧特朗普可以介紹得出口,對於這位人兄來說,大家也只能嘆一句:沒有最厚顏,只有更厚顏!

特朗普與林鄭實在「難兄難妹」,至少在閱讀品味上如此。

暴發戶不讀書,而酷吏也同樣不會。

 

(本文原先刊登於7月17日的《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