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殖民香港》

2017/12/17 — 4:50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卸任中大學生會時,整個香港社運都步入一個停濟不前、無所適從的冷卻狀態。當時我反覆問自己:究竟香港人在這個時候需要什麼?結果八月有一次和一個學界前人吃飯時,腦海突然閃過一個想法,如果我們能夠仔細地、從多個aspects去描繪香港被中國壓迫的情況,香港人就能夠有一個理由去反抗政權,繼而去消除這種社運冷卻狀態。而這種情況,這種權力上不平等、又充滿支配和控制的兩地關係,就是一種另類的殖民關係,說白一點,在現在的壓迫狀況下,中國如同一個橫蠻無理的殖民主,欺壓香港這個自主意志不能得到彰顯的被殖民者。事實上,當時香港早已出現中殖論述,但奈何未能成為主流,而且論述理據未夠。正因為以上原因,就有了《殖民香港》的出現。

行動來自思考,思考來自論述。如果有一套論述能夠清楚分析香港的殖民問題,激起港人重新思考中國在各方面對香港的壓迫,我相信這種思考最後必然能夠令到港人自己組織起來,踏上解殖的路。個人如此樂觀的原因,是因爲我自己就是這樣走過來。記得當年民族論出版,學苑朋友嘗試論述香港為一個民族,藉此去對抗中國那種原生主義式的民族中心主義,以及探討在國際層面上香港自決的可能,姑勿大家是否同意這種論述,但客觀上,民族論的出版確實為不同的政黨提供了一個反抗的正當理由,並利用這種論述去動員群眾,2016年本土派的光景有部分亦是因此得來,而我自己當時正是受到這種民族論述所啟發才會有之後種種的反思和參與。

《殖民香港》想為香港達到的,就是想從多個學術角度,如經濟、法制、歷史和比較政治等,去填補現時殖民論述的空白,務求全面、巨細無遺地把這種中國式殖民壓迫呈現在香港人的眼前,附上所有合理且正當的理據,給香港人一個反抗的理由,一個值得我們捨棄一切的抗命理由。我不期望一個研討會可以因而動員千千萬萬的群眾,但如果有一個人因為這種殖民論述而見到中國的殖民壓迫,並因而感到憤慨和不滿並走上對抗中國的路,留下革命的火種,我想這個研討會就算是成功了。

廣告

當然,這個研討會不是靠我自己一個人能夠成功舉辦,在此我必須要感謝所有能夠抽空出席是次活動的老師和前輩,這段日子麻煩到您們,我實在是非常不好意思,特別是Brian和未能來港的三位台灣老師,Brian在前期提供的協助,介民老師為後續安排、聲明提供的意見,豪人老師提醒我要有意志上的樂觀主義,叡人老師引述安德森寫給他的書信勉勵我,他們為這個研討會和我們這一群理想主義者所做的一切,確實令我覺得非常感動,同時我對他們也感到十分抱歉,我已經盡力安排一切希望把他們帶來香港,最後卻敵不過中國政權的殖民統治之下...

還有我一個一個找回來幫忙籌備的朋友,「點咗」大家工作足足幾個月,還有五天就到活動當日了,希望屆時順順利利,不會有人滋擾活動進行...客氣說話不多說了,反正這個研討會只是一個開始,待這件事真正結束後才逐一向你們致謝。

廣告

關於這個活動的想法大概如此,容我引述學聯今天就兩位台灣老師被拒入境的聲明的一段說話作結:

// 在這個孤島𥚃,我們要拋下所有的無力、灰心和麻木,換來勇敢、熱情和希望,然後香港人要團結一致,齊心協力,共同𡚒起反抗這種中國殖民式統治。在中國殖民面前,我們再沒有派別之分,而香港人這個「被殖民者」的政治身份會把我們連繫在一起,共同奪回我們熟悉的香港。

為了自由,諸位正在被中國壓迫的受困者,請各位戰鬥到底。//

12月22日、早上10點到5點、中大康本國際學術園,到時見 (在此附上活動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