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9/17 - 21:02

陳振哲:兄弟爬山同齊上齊落可以冇衝突,就係 compromise

陳振哲(朝雲 攝)

陳振哲(朝雲 攝)

前言

儘管捱過 8.12 的清場疑雲,卻沒人料到 8.13 會爆發機場抗爭的最大衝突。當晚先後有疑似公安和環時記者遭抓獲,救護員無法帶兩人離開,警察一度進入機場,遭民眾趕走。

警察俱已上車準備離去,抗爭者一再用機場手推車堆起路障,阻止警車駛走,陳先生則一再嘗試清除。

廣告

他向抗爭者解釋,這樣做出於善意,避免更大衝突,「(機場抗爭)可以再搞多幾日」。但年輕人批評他礙事,「隻眼係咪你賠?」他脫下眼鏡,站著對抗爭者說:「你攞去啦。」

儘管陳先生拚命移除路障,但始終趕不上抗爭者的速度,無法挽回。警察終於下車、揮棍、放椒、拉人。機場亦成功申請禁制令,「和你飛」抗爭暫告結束。

問到年輕抗爭者對他不滿,陳答:「所有群眾運動一定有人鍾意有人唔鍾意,依個好正常。我地有自己立場,同佢地一樣都有自己立場。我唔會阻止、唔會批評、唔會割席。同樣地我都希望佢地唔會同我割席。」

當晚衝突充分展現「兄弟爬山」與「齊上齊落」的張力,因此決定不一刀不剪放出 20 分鐘的衝突全程。

機場抗爭的影片:

陳振哲受訪時仍是一身西裝,和他在機場時一模一樣。當晚不少人誤會他是機場員工,其實他只是和朋友飯後路過。因為他希望公眾視殯儀為專業,所以常穿西裝猶如制服。

「條法例真係唔得呀嘛。」自六月開始陳先已經參與反送中遊行,「一來反對修例;二來不滿政府態度;三來支持年輕人。」

作為 40 多歲的上一代人,中學時他經歷了六四,成長後也見證了九七。「我睇住香港慢慢慢轉差。」

「回歸以後仲後生,對局勢仲有憧憬,心存盼望,相信董建華話齋中國好,香港好。」陳說回歸之初中國的政治氛圍相對開明,但梁振英上台是轉捩點,氣氛急轉直下。

8.13 當晚陳先生不過偕友在酒店食飯,順道往機場瞧瞧,恰巧碰上機場抗爭以來最嚴重衝突。彼時警車已在機場外面,一班警察欲入內營救被抓公安,但機場內雙方人數懸殊,在群眾的吶喊下敗走。

然而若干人堅持追擊,走出機場外架設路障,阻止警車逃離。「如果警車走唔到,佢地就一定要落車,所以我意識到一定要畀警察走。」陳不幸料中,警察終於落車放椒揮棍,抓了數人。

抗爭者不領情,批評他妨礙追撃。「我有我自己諗法,佢地有佢地諗法。我唔能夠 fulfil 佢地諗法,唯有俾佢地攞我隻眼。不過發泄喺警察身上佢地會打你,發泄喺我身上我唔會還手。」

陳是基督徒,對傘運時的分化深有感觸。面對「左膠」和「散水黨」的指控,決不做「分化撚」就是他的化解之道。

「咩叫不割席?不割席唔代表人地做你就要跟住做,而係你有你做,我有我做,依然可以互相尊重。」

筆者質疑當雙方都參與同一件事,但行動各異,衝突恐怕難免。陳解釋:「我行到所謂公安附近,同大家講我想俾佢走,大家當然鬧我。」

「我同佢地解釋,我唔係嚟反對你地,我係嚟保護你地,佢唔走警察就會入嚟。唔好硬碰,我地就可以玩多幾日,為嘅係將來可以做得更多。」

陳說群眾各有想法,但只要不割席,就可以溝通互相理解。「慢慢有啲人俾我感染到,明白處境危險,助力愈嚟愈多,佢(被抓公安)終於出到嚟。」

「我冇割席喎。我尊重你地諗法,同時佢地都可以尊重我嘅諗法。最後大家可以 compromise 到一個做法,兩者可以冇衝突。」

「政治嘅藝術就係 compromise。」陳擁有調解員證書,為了達成協議,爭議雙方都必須要放下一些定見。「協調唔係退讓或者懦弱,協調嘅前提係大家仲有 common goal。當時嘅 common goal 就係現場群眾嘅安全。經驗話畀我地聽冇差人嘅地方就安全,依個係好 sad 嘅講法,但無奈係事實。」

陳認為調解同樣適用於整場運動,必須致力找到共同目標以縮窄距離,而各方的共同目標就係為「香港好」。陳深知有心協調的人一定「兩面不討好」,正如他在機場的遭遇般。但只要懷抱真誠和善意,同路人會感受得到,一如在機場給他說服的民眾。

晚近林鄭迫於形勢宣布撤回,但溫和的陳振哲也不收貨。「問題唔止喺法案,仲有推動法案嘅手法同態度。政府一定要反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主要嘅高官要問責落台。」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