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8/10 - 20:27

願榮光歸壹仔

壹傳媒大樓

壹傳媒大樓

在 2020 年 8 月 10 日早上,香港公安以「涉嫌干犯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及串謀欺詐」等罪名,拘捕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其子及集團高層,並派數百警力前往壹傳媒大樓搜查,規模之大,是香港開埠之最。

類似大規模的媒體打壓行為,除了在第三國家,也在第三帝國發生。1933 年 1 月 30 日,希特拉正式就任德國總理,德國進入納粹時代。那時有一本雜誌名叫《Der gerade Weg》(意為《直路》),時刻提醒德國人民要警惕希特拉及納粹主義。在希特拉執掌權力 38 天後,雜誌的出版人兼總編輯葛立賀被捕,4 天後雜誌被封禁,478 天後葛立賀被殺。

壹傳媒的存亡,緊繫香港人的命運。如果連一份異見敢言的媒體也容不下,港共如何向國際社會解釋通過《國安法》後香港仍能保有言論自由?也許港共真的完全不在乎外國的聲音,就正如港共頭目聲稱不畏制裁一樣。

廣告

還記得去年聽到黎智英呼籲:「各位讀者您好,我哋有事請您幫忙。」聽得叫人想哭。一位社會有地位,受人尊重亦有家底的媒體大亨,露出尷尬的笑容請求大家幫手,甚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我當時二話不說,立即訂閱了,後來見到推出 VIP 計劃,也選擇一個自己能應付的等級,加碼支持(還有幸抽中親筆簽名書)。

當時有朋友問我,訂閱《蘋果》及《壹週刊》,是否「完全認同他們的觀點」。當然不。即使是自己最喜歡的作者,間中也會有些觀點與己不同。我支持《壹傳媒》,不是因為認同他所有的觀點或報道的手法,而是我認同香港人民需要這個不畏強權的傳媒機構。

坊間雖然亦有不少良心網媒,但要像壹傳媒那樣進行深入報道,例如花足半年去調查黑警僭建,人手及資源,缺一不可。

早上聽到黎智英及壹傳媒高層被捕的消息,看到壹傳媒的股價大跌一成,是上市以來最低點,心中有氣,覺得要用實際行動去支持這間公司,便買入了 100 萬股 282 壹傳媒的股票。完全沒有任何炒賣的想法,純粹是感情用事,心想即使輸光本金,也不計較。

沒想到午市時段壹傳媒股價不停上升,全日最高最低位相差近 533%。不知道在黑警入侵壹傳媒之日入市的人,有多少是完全不看前景,純粹基於感情,想用實際行動去支持這個處於上市以來最大困境的媒體集團,抑或只是投機買賣?觀乎今天主動買入的數字,共 10,753 宗,大多數人就是 10,000 至 50,000 股,以收市價來算,即 2,550 至 12,750 元港幣,似乎是小額買入,散戶居多。

與其說今天是壹傳媒的「大奇蹟日」,倒不如說是香港人民用實際行動,去證明對壹傳媒集團的期盼與支持。有朋友問我會否「見好就收」,我不會。香港人再也不需要學會「見好就收」,否則我們不能堅持到今天。我打算長期持有這隻股票,如果將來壹傳媒股票暴升,大家不用送我果籃。如果暴跌,大家不要要求我吞檔案夾示眾。

我只知道,即使最後把本金燒光徒勞無功,也可以跟別人說,我曾經擁有過香港股市裡碩果僅存的敢言媒體。

能夠做到壹傳媒的「百萬(股)股東」,是我的光榮。

願榮光歸壹仔。

(聲明:股票買賣屬高風險投資,請自行判斷承受能力。本人並非證監會持牌人,亦非任何證券交易所的代表。在發稿當日,本人買入並繼續持有 100 萬股壹傳媒之股票。)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