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10/18 - 14:40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公開信八大要點及解讀

1. 清楚指出大學做得不足

由此可以推論,這封信的觀點和提出介入事件的標準,應可被視為對所有大學和教育機構的要求。

信中引文:
「承認大學在此史無前例社會挑戰下的不足之處,以及大學必須肩負的多方責任」

「對於部份同學就其被捕後的經歷,向我表達的強烈訴求,大學必須負起尋求真相及公道的責任,讓公義得以彰顯。」

廣告

2. 表達學生受警方暴力對待感悲憤

不轉彎抹角地表示學生受到警察暴力的傷害,為此傷痛,並指出學校要保護學生應有權益,這些都是不少大學未做到的。

信中引文:
「對於同學親述他們被捕後經歷的身心創傷,我感到難過及悲憤」

「保護大學的成員,大學責無旁貸」

「大學出於關愛,亦須為同學爭取應有的權益」

3. 具體陳述學生所受的警察濫權和暴力對待

他列出了警察暴力事件的實際內容,並指出那些不是單一事件,表明警方違反人權的情況不能接受,這也是其他大學校長尚未擔起的責任。

信中引文:
「大部分同學表示,在被捕後要求與律師或家人聯絡不果,最終在數小時甚至長達78小時後才能打電話,有同學因而被逼在沒有律師陪同下錄口供。據其中一名同學描述,其家人到警署要求會面不得要領,結果同學在被拘留的48小時沒有機會打電話及不能與正在警署苦候的家人見面。不少同學指出,在拘留期間警員不允許他們睡覺或躺臥休息,亦有同學反映得不到所需的醫療協助,例如哮喘病發的同學要等候6小時後方能就醫,有同學因頭部受創要求就醫,18小時後方被送往急症室。較為嚴重的情況,不止一位同學表示在錄口供或扣留期間曾被警員掌摑,以及有兩位同學表示在搜身前獲告知不需脫衣,卻在搜身房內被同性警員強逼脫下所有衣物。」

「我在此嚴正指出,無論同學因何事被捕,警方必須確保在拘捕及扣留過程中,被捕人士應有的權利不被剝削」

4. 指出要在現有機制外調查警暴,才是法治

清楚地表明了監警會和投訴警察課不被接受,需要現有機制外的新機制調查警察濫權,才可信,而且也是保護法治的方法。

信中引文:
「明白同學及公眾對現有機制的不信任,並非一朝一夕形成的。基於事件的嚴重性,我會去信行政長官,希望行政長官考慮針對現時大學已掌握初步資料的約20宗個案,在現有機制以外作出嚴正跟進,讓法治精神得以彰顯,讓信心得以重建」

5. 指出警察濫暴和違反人權,要譴責

雖然提到了要查證後才譴責,但也算是說明,一定要查警察的罪行,而且一旦確認,就要譴責。這兒沒特別提「誰去譴責」,合理的假設是,即必須調查,而查明有警暴後,社會各方都要譴責。

信中引文:
「對於部分警務人員涉嫌不當使用暴力或違反人權,經查證後須予以譴責」

6. 指出政府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政府這幾天三番四次說不會再答應五大訴求,但他明確指出了政府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信中引文:
「事實上,過去兩個月來,社會上有強烈聲音,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找警民衝突以至整個事件的真相。政府應該正視這個聲音,因為只有真相才可以為所有人帶來最公平的結果」

7. 表明不會隨便讓警察進入校園

相對於警察喜歡聲稱他們可隨意進入任何地方,信裡指出了法律訂明了警察進入私人地方和校園的權限。

信中引文:
「如警察欲進入校園,保安處會先向警方查詢到校原因,了解警方是執行法庭搜查令,或是在涉案人士同意下作出調查,或有合理懷疑相信有涉嫌犯罪人士在某處所內」

8. 指出政府要提出實際方案

在施政報告後發表,信內依然提出要「解決社會問題」,也即抗爭運動背後的問題,算是側面點出了,政府尚未提出實際的方案面對當前的問題。

信中引文:
「政府必須盡快、盡力提出可行方案解決社會上各種問題,方可以為這一代的年青人──香港的未來,重燃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