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唔可能「變返香港」

2019/7/23 — 0:08

今朝《早霸王》播完主題曲,森美就一邊哽咽,一路講「我唔明白,我地每一個人應該做啲乜嘢,先能夠令到香港變返香港。我希望香港每一位都努力。」雖然森美一片丹心,聽者亦為之動容,但好抱歉,香港好難再「變返香港」。

森美所講嘅「變返香港」,指嘅,我諗係返到去以前個狀態,亦即係,將所有香港潛在嘅制度問題、深層矛盾置之不理,由得佢地好似計時炸彈咁存在,城市繼續表面上嘅和諧,歌舞昇平,香港人搵錢嘅搵錢,享樂嘅享樂,彷似自由自在,無憂無慮。

不過,好不幸,要變返咁樣嘅香港,以目前嘅形勢嚟講,已經唔可能。長達個多月嘅「反送中運動」,不斷戳破香港嘅繁華表象,揭露我地一直視而不見嘅殘酷現實:港府高官係可以如此無能,警察係可以如此不受制衡,黑社會係可以如此無法無天,普通市民面對前三者共謀、面對橫蠻威權係可以如此無力,有怨無路控訴,有義無法伸張。

廣告

呢排成日有人話,香港唔可以去到 a point of no return,但自問,香港唔係已經 at the point of no return 喇咩?香港早就返唔到轉頭,唔可能好似林鄭七一致辭所講咁「重新出發」。

香港主權移交廿多年嚟,新界第一次係完全瀰漫住白色恐怖。喺元朗暴徒恐襲後,新界區商店全部午間落閘,所有居民人心惶惶,區外公司紛紛叫住喺元朗、天水圍、屯門,甚至沙田等地嘅員工盡快返屋企,並且叫佢地帶備長遮傍身,返到屋企就報個平安,情況比起打八號九號十號波更甚。打風都有人興致大發通宵打牌,但喺恐襲陰霾底下,新界人個個無心工作,擔心家人安危。一個自詡國際大都會嘅文明城市,社會氣氛竟然可以去到咁差劣,真係今年六月前無法想像、前所未見嘅景象。

廣告

我可能係危言聳聽,但我唔知大家認唔認同,香港嘅現況係好撚嚴峻,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反送中運動前,你都可以安然度日,自欺欺人,一心打算天道酬勤,總可以在此安居樂業。但係,去到今日,隨住運動愈演愈烈,所有制度問題已經被逼浮上水面,直接間接波及香港人嘅日常生活。一個平常人,係無辦法再對問題視而不見,因為話唔定危機會有一日降臨喺自己身上。你心裡明白,喺香港,人身安全原來係不受保障,自由人權係幾咁脆弱,僅餘嘅民主係幾咁可笑。

六月前,無人預料到,呢場反送中運動,會發展成一場只許勝不許敗嘅硬仗。大家以為,一百萬、二百萬人遊行,或者可以好似零三年廿三條咁,有些微希望,能夠逼使政府讓步。而依家,大家都知道,遊行集會無用,抵抗式抗爭無用,敵人比我地想像中頑固,佢地嘅力量比我地想像中巨大。原來雞蛋撞上高牆,實際上就係咁,係有人會死,雞蛋一方係會咁痛苦絕望。

連登有人提醒,如果今次輸咗,香港將會變成新疆,香港人會淪落成維吾爾人,而一切監控洗腦手段,包括人面辨識、網絡封鎖、再教育(集中)營,亦會全面大舉喺香港實施。到時,政府嘅權力近乎無限大,極之可怕;香港亦會成為大陸其中一個普通城市;香港人唔再存在,大家會共享做大灣區人同中國人嘅榮耀,只得經濟自由,無政治自由,吞聲忍氣咁苟且偷生。

我相信呢個未來,係絕對有可能成真,但我同樣相信,未來係由自己創造。即使反送中運動最終成功,五大訴求實現,亦唔代表香港將來一片美好,唔會變成新疆西藏。然而,我地始終深愛香港。我地深愛嘅,唔單只係往日表面璀璨,實際腐爛嘅香港,而係一個可以實踐夢想,唔需要擔驚受怕,人人有自由有尊嚴咁生活嘅香港。換言之,我地唔可以甘心將香港「變返香港」,而係要努力創造一個更美好,屬於香港人嘅香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