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對抗武漢肺炎的倫理分析

2020/1/28 — 21:13

武漢肺炎,令到人心惶惶。香港政府的無能,叫市民無名火起三千丈。現在說會免費治療非居民,更是火上加油,醫護已經聲明會使用工業行動來對抗。

這篇文章,我會用預防醫學、法律、和倫理學的角度,來分析各個抗炎政策的倫理觀點。

1. 封關

廣告

反對封關的會說,封關也不能保證沒有個案輸入。撇開政治不談,這論點完全站不著腳。這是邏輯上的「假兩難推理 The False Dilemma」謬誤,我在這篇文章已經討論過。在傳染病控制中,減低個案是絕對重要的手段。封關,只是行使自衛權。

現在連武漢政府也宣告有五百萬人離開了武漢,所以只禁湖北人入境是不切實際的。

廣告

2. 免費治療非居民

對萬事都向錢看的人,這可能是最觸動他們神經的一件事。群眾也擔心這會搶掠市民獲得治療的資源,這的確是事實。但是,從公共衛生的角度,這是必須的。否則這些病人藏在市區中,只會感染大量居民。一定會有人濫用這制度,但是這是無可避免的。

不過,要市民願意接受這極高損失,前題必須是封關。如果不封關,這就等於邀請全中國發燒的病人來香港免費治療。這是謀殺全香港人!

3. 申報和隱瞞

病情和病人追蹤,是控制傳染病的核心。這必須通過病人誠實申報。對隱瞞病徵和病史/病人接觸史的人,普通刑罰是不足夠。靠誠實機制(Honor System)只是鴕鳥政策。

在美國,如果故意隱瞞病情,刑事上可以告傷人/謀殺。就算沒有傳染他人,已經可以告意圖傷人/謀殺。有 HIV 帶病毒者,一次隱瞞身份的性行為,雖然用了避孕套,還是判 25 年監禁 Rhoades v. Iowa。(後來上訴獲得減刑,但不是無罪)。

4. 隔離

早前傳言粉嶺暉明邨會用來做隔離中心,令到黃藍合體來反抗。現在麗晶花園的「新型肺炎指定診所」,也肯定會引來強烈抗爭。

隔離和疾病分流是對付疫症的必須工具。但是任何地區的居民都不會歡迎旁邊有隔離/分流設施。他們也沒有責任去接受這增加的風險。(除非隔離營在居民入住前已經存在,那麼可以說居民已經接受了這風險,可能換來較低樓價。)

要建立隔離/分流設施,首選當然是在不影響現有居民的地方。同時為了公平起見,每區都應有這些設施。有人建議用前港中醫院,我不知道這建築物現在的情況,但是只是停用了幾年,而現在估計疫情會持續幾個月,所以修復醫院再用是合理的建議。港島半山有多間丟空的政府住宅,空氣清新,遠離市區,比粉嶺更適宜做隔離。

如果必須在接近民居的地方設立設施,那麼,道德上就必須彌補居民承受了的風險。例如為居民免費提供預防裝備,甚至為不想住在當地的居民提供臨時住所等。

5. 醫護罷工

醫護罷工,可能是最具爭議的話題。原則上,醫護有道德責任去照顧所有病人。所以,對已經在眼前的病人,醫護不能拒絕為某些群體提供服務。無論病人是紅是黃是藍;是否本地居民;會不會「走數」,都要一視同仁。例外的是病人拒絕跟隨醫生的指示,或者對醫護有不可接受的行為,這才可以另類處理。(對傳染病,正確回應是強制監禁治療,以保護市民。)

但是,當政府完全漠視防炎政策,不封關,不叫人帶口罩,這就是將醫護推去送死。這時,醫護就絕對有理由行使自衛權,罷工是合理也合符道德的做法。

當然,罷工是對市民有嚴重的影響,甚至令疫情更加失控。這是倫理學上的兩難困局。可以考慮的做法,是先停止所有非緊急服務。如果政府執迷不悟,那麼醫護拒絕上前線送死,是絕對合理的。市民沒有權利,要求醫護去承受不能接受的高風險。

 

原刊於《信仰百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