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最急切的問題是買樓嗎?

2019/10/17 — 14:02

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哀莫大於心死!當你連對㐂娥講粗口,也會覺得侮辱了「粗口」的娘親時,那應該就是心已死了!聽到她那份「屍證報告」,我還以為她是火星特別行政區的特首,完全沒有就香港現時的亂局作出政策回應。那份火星文,應該不是給我們看的吧!香港現在最主要的矛盾還需要研究嗎?最急切的問題是買樓嗎?我曾在觀塘與一群年輕的「衝衝子」食Pizza,打趣地問他們,如果㐂娥讓你們可以上車,可以月袋數萬,你們會否:翻屋企訓覺?豈料這群小伙子跟我說:阿廢中,我哋現在係唔妥呢個港共政權,我哋係唔想留響到,我哋連BNO都申請唔到呀!你仲叫我買樓?傻的嗎?這個「簡、易、明」的民情,以㐂娥「考第一」的智慧「無奶油」不掌握。到底㐂娥想摧毀香港到什麼地步呢?我還是去找游老師請益一下好了!

游老師的怒氣不下於我,不過薑還是老的辣,他先去泡一壺陳年普洱,然後冷靜地跟我說:「美德呀!你認為現在的局面是否㐂娥下台就可以解決?」我回答:「當然不是了!早前北方有消息指,治亂世,要不用強人,要不出重兵,因此已找了孽瘤做Plan B,孽瘤高興得天天做影子特首,在不同的媒體面前,對不同部門說三道四,行為令人作嘔。而事實上現在就算極差若驊、比卡超、奴隸聰、㐂娥一同下台,也無法挽救特區政府,唯有全面大換班,包括阿爺的港澳系統,香港才有希望走出困局。」

游老師說:想法正確,可是大換班,阿爺有那麼多人嗎?你不是不知道當年阿爺要㐂娥走馬上任,㐂娥開出的兩個條件,第一:讓她成為史上最高票當選的特首。第二:局長一級由㐂娥完全任命,就是要解決無人的問題。當年情況尚且如此,何況是今日呢?游老師說得有道理,今日加入政府,已經不是走進熱廚房,而是走進核反應埋,有識之士即使要捨身成仁,也情願痛快一點,不會如此折磨自己。那我反問游老師:「那豈不是無法破局?我們只能待孽瘤亂政,或是重兵南下?香港人從前是否殺了毛爺爺的爺爺,甚會落得如此悲慘命運呢?」

廣告

游老師輕拍我的肩膀,為我倒了一杯普洱,然後說:「㐂娥雖知陽元將盡,但在阿爺身邊多年,也絕非省油的燈,他情可重兵南下,也不會讓孽瘤上台讓她比死更難受,所以,就算PoPo 10月1射死人,㐂娥那份神態自若,實在令人心寒。他那份『屍證報告』是用了阿爺的智慧,去對付阿爺,為自己解困呢!」

這話何解?游老師為我解釋,我們經常聽到非建派指責㐂娥與西廠的爪牙在發動「群眾鬥群眾」,但問題是如何合理地發動群眾呢?

廣告

錢、當然是一個因素,但始終這種交易是「唔見得光」。所以,㐂娥現在就利用行政上的暴力,搬出土地房屋問題,還大灑金錢,目的就是令到無樓一族、窩居一族暫時與政府同一陣線,在利益牽引的前題下,集結成為主旋律。

那便有一大批群眾,光明正大地向各區抗爭者叫陣,表示現在「五大訴求、反幪面法、解散警隊」在更大的土地房屋問題面前,都是小問題;然後㐂娥擺出一副問題有緩急輕重的姿態,他便以為可以過骨!其次,㐂娥現在的「屍證報告」,說法全部是發展比解決問題重要。這更像阿爺的思維。情況就一如今年六四三十周年,國內的說法是:「在改革開放的發展過程中,六四只是其中的小節點,小沙石。」這種說法,是不是很像現在㐂娥的屍證報告的隱藏主調,香港在融入大灣區的發展過程中,反送中運動只是其中的小節點,小沙石。言下之意就是:「我們繼續向前衝,問題不用處理,直至我任期完結。孽瘤你省省吧!」

而㐂娥完全不觸碰特區政治體制的根本性問題,那是要對阿爺表示恭順之意。因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那豈不是證明阿爺「管不好香港」麼?阿爺七十大壽之時,很多人都留意到鐵面宰相朱爺爺缺席,國內旋即瘋傳他當年的談話,說「管不好香港,我們(阿爺)都有責任。」朱爺爺是要表示對大大皇帝的不滿。可見得,㐂娥到現在仍是機關算盡,力求自保,這份火星文打從下筆的第一粒字開始,就不是為香港人寫的呀!

「那美德,我們氣什麼呢?」我回游老師說:㐂娥是否真的住在火星?無樓一族、窩居一族對政府的福利可以繼續受之無愧,但同一時間是可以繼續要求整個政府下台,我們不要低估人類的愚蠢,但人民也不會忘記㐂娥亂港這一頁。她想過骨?想得美了!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Facebook:譚美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