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需要的是革命,只可惜大部分人其實只想做「宋江」

2019/9/27 — 11:4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你們期望些甚麼呢? 香港需要革命的是對的,問題是你們是否清楚到底要被革命的是甚麼。

我知道很多人以為,要被革命的是政府或者建制派,他們口口聲聲說相信制度,但實際上他們的言論和行為。都反映這些人反對的是人而不是制度,他們會叫打倒建制派, 叫林鄭下臺, 針對的都是人。 那是否同一個建制, 換了另一些人就沒問題?

反對建制派的人我相信不少,反對建制的人卻很少。而如果你反對建制派而不反對建制, 很遺憾的是, 你怎可能成功呢?令林鄭下臺是成功嗎?令建制派的席數下跌是成功嗎?

廣告

只要這兩件事發生,我相信這個抗爭會散了大半,對吧?然後這個革命就失敗了,建制會用上不同的人,但制度的本質是完全一樣的。

而我也很明白為何會這樣,因為很多人不是討厭這制度,不想打倒這制度, 而只是被這個制度採納上的人是自己而已。 即是說, 香港的議會裡的議員肯採用自己人,這制度就沒有問題了, 所以他們的本質和建制派是沒有分別的, 就單純是建制的勝者與敗者的分別, 而不是理念上的分別。

廣告

只要一直如此,香港的抗爭就註定停滯至此,我們只是用一個更大的成本去執行同一件事,先流血流汗的抗爭,然後再因為要玩制度,法律,打折再打折。然後還以為自己是相信制度,事實上和自己想像的完全相反,大部份人相信的只是自己人。

香港的問題在哪裡? 香港的問題在於你不論做甚麼,制度設計就是他對爭取政府做所有事情,都只有一個解。

「政府主動軟化」

你的所有行為都只是在爭取,在提議,在求情。你幾百萬人上街看似壯大,但本質上也只是在求情, 幾百萬人的求情, 然後渴望政府開恩。 你選舉, 選到最後就算你全取議會所有席, 你也是渴望政府開恩。 你能留在議席上沒有被DQ,不是因為你有這權利,而是因為政府沒有動用他的釋法權, 容許你生存。

其實你們討厭看建制派說的話,他們倒是說了很多真話。張曉明說民主派的存在就是他們開恩,是對的。民主派自己求的也只是被開恩。梁振英說爭取真普選就是港獨, 也是對的。 因為終究他的邏輯是決定權在他們手上, 而不是你的選票。

香港的民主運動,終究不是民主運動,這是這幾年顯現了的跡像,也是雨傘革命,魚蛋革命去到今天的革命最大的成果。那就是反映了一件事,香港的民主運動的主軸是一群在經濟上依附建制,不敢犧牲自己在建制利益的人。他們直接間接都是給建制養, 因此,面對最終的權力是在誰手上,北京政府還是香港人手上的問題, 所有人都現出了原形。然後香港的民主運動肌肉盡掉,現出了瘦弱的骨架。

想加入建制,對抗已經加入建制的人,這就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本質。

因為他們並不打算改變「做事情就是等政府開恩」的這個基本秩序,何不承認這點? 你做的投票, 遊行,一切都只是為了讓你發聲, 而不打算懲罰任何人, 對方不做不守承諾的代價, 就只是被你們圍爐罵一下。 可是他們的權力與財富與人身, 都沒有任何損失, 只要厚著臉皮, 香港就會一直如此運作。

如果你真的相信「制度」比人可靠,那麼你對香港只有一個結論,那就是要將整個制度翻掉。

不是追求怎樣在制度玩好與守好這制度,而是終結這個由基本法定義的制度。終結這個「等政府(甚至是北京)開恩」的秩序,以後政府不做香港人需要的事,那這個政府的權力與財政以及合法性會直接崩解, 並不需要他們開恩, 這才是革命的真正目的,不是推翻任何一個建制派或特首, 而是否定並重建一個新秩序。

若果你只是想統治者聽聽你的說法,溫柔安撫你,這就不叫革命,這叫民變,跟古代幾千年來的民變一樣的,你的下場也不會跟他們有太大分別:你不是像黃巢一樣被剿平, 就是像宋江一樣被收編。

當然我知道,大部份人也只是想當宋江,而不是黃巢。只是想調皮一下, 等北大人「呵返」你。 但是這些被懷柔的人, 最終還是會消失, 因為因為哭而爭到有糖吃的奴才,怎會比從一開始就乖乖的奴才討人喜歡?

而宋江的道路是做個小官拿到善終,一個想加入建制的反抗者這就是最好的結局,然後被投閒置散,或者被委以鎮壓其他反抗者的任務。當建制對你友善時,就歡迎你加入維穩的家庭裡了。 而剩下不願意被收編的人就會成為方臘, 被宋江鎮壓。

而香港的反抗運動如果只是想當宋江,那自然會得到宋江的結果,兄弟爬山,各有各做,也註定了宋江與方臘的結局,必然有一些人會被建制的利益誘惑而接受的, 而也必然有人不接受的, 分裂為被收編與不被收編, 要怎樣避免呢?

宋江再怎樣反抗過,宋江最終就是加入了宋。他的生存已跟建制相綁。

除非所有人都堅持不加入建制,否則分裂不是因為別的東西,而是源自那個政府對你溫柔的機會。有人會緊抓,有人會死都不要。而成功的抗爭,就只能建立在大部份人都不加入建制上。這件事做不到, 分裂就是不可避免的, 他是架構系統上的必然, 跟人格也未必有關係。

而這恐怕是香港人未有心理準備接受的,香港人否定的只是建制派而已,不是建制本身,那麼,你最多只有一個反對建制派的抗爭,而不是反對建制的抗爭, 你能成功到哪裡呢?

可是,我很現實的,就算我寫了出來,要求大家由反對建制派變成反對建制,我看現在還是不太可能吧。人還是心存僥倖,希望事情沒壞到必須整個秩序否定的。而要去到可能,可能還要再等一些時間,可能是五年,十年,如果十年已去到這情況已很快了。我認為十年能做到香港人從否定建制派去到否定建制,已是十分樂觀。

我寫的這些東西大概認同的人不會很多,沒差,我先寫下來,寫下來就能給未來驗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