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道立捍衛司法獨立的另類宣戰

2019/10/31 — 16:27

2018年1月8日,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中環大會堂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2018年度)。

2018年1月8日,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中環大會堂出席法律年度開啟典禮(2018年度)。

(作者按:今日聽到首席大法官可能最快明天宣布何時退休。哩個時候,溫故一下。)

當大家眼光焦點都放在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僭建風波時,司法年度(編按:2018 年,下同)靜俏俏地在大部份港人眼底下開啟了。

司法年度開啟典禮是法律界一年一度的盛事,公眾應該高度關注,其中一個主因是,這是司法機關首長 — 首席法官 — 罕有發表公開講話的場合。大家知道,由於法官要保持獨立形象,避免捲入政治爭拗,以及各種輿論風波,所以法官極少主動發表意見,令公眾極難獲知司法機關的内部工作及思維。

廣告

獨立的司法系統,是香港良治最重要的基石。而近日一連串事件,正正朝這個基石進擊。眾所周知,委任制度及委任年期是確保一個系統能有效獨立運作的其中一個重要方法。香港司法制度就是透過法官的終身委任來確保他們的獨立性。這個機制同樣用在強調獨立的學術界,不少國家的大學教授一旦通過某些條件,就會終身委任,以確保他們的學術研究能超離政治經濟權力等干擾。

但這個優良制度的弱點,就是如今香港的終身委任的法官依然有退休年齡,一旦到達退休年齡就要從崗位上退下來。而這個退休年齡原來相對的低!

廣告

以裁判司為例,退休年齡是 60 歲。區域法院及以上級別法院的法官,包括終審法院大法官們的退休年齡則是 65 歲。

值得留意的是,首席大法官馬道立今年是 62 歲。

今年司法年度開啟典禮,首席法官致辭時就提及,「現行的退休年齡亦對招聘及挽留法官造成重大困難。」誠然,私人執業的收入必然比當法官的高。但筆者認為可從兩個角度看馬道立的言論:第一當然是具備高度專業水平又願意委身司法工作的法律人才越來越少。筆者作了一個非常粗疏的分析,就是對比過去二十多年來,獲得資深大律師資格的人是否有減少的趨勢。這個分析建基於一個簡單的論點,就是資深大律師都是法律界普遍認同的「高手」,獲委任的人數應該是法律界内達高度專業水平人數的 benchmark。這個人數如果不減的話,意即能力上可成為法官的人的 pool 應該沒有減少。這個簡單分析結果如下:

2013-17:19 人
2008-12:13 人
2007-03:18 人
1998-02:14 人
1993-97:18 人

由此可見,成為資深大律師的人數歷年雖然有多有少,但法律界高手的人數應該沒有突然的短缺。

那麼法官人才不足的原因何在?筆者估計是第二點,就是有足夠專業知識者多,但當中具備成為法官者的操守,中立取態,捍衛司法獨立決心的人卻開始減少。

法律界真的出現第二點的話,馬道立不敢讓司法界的水平下降,那麼「讓老兵多守一會」可能就是首席法官的潛臺詞了。

這點,卻是公眾極之需要關注的。

想著想著,這群把一生奉獻司法,多年來過著抽離生活的法律精英,本來到花甲之年,可以與其他人一樣準備退休生活,或享受一些多年的興趣,或可抽時間弄孫為樂。但如今首席法官卻暗地裏響起集結號,希望大家犧牲弄孫享樂的時間,謹守崗位,把餘生更多時間在工作上燃燒。

這不禁令我想起《戰狼 300》的場面。

 

原文 2018 年 1 月刊於作者 Facer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