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示威者憶述 7.7 旺角遭警前後包抄、推跌、棍擊 「警察有殺錯無放過」

2019/7/13 — 0:00

阿權(化名)接受傳媒訪問,憶述7月7日當晚被警方前後包抄,甚至推跌在地上用警棍毆打。

阿權(化名)接受傳媒訪問,憶述7月7日當晚被警方前後包抄,甚至推跌在地上用警棍毆打。

上周日(7日)有團體發起「九龍區大遊行」,入夜後部分示威者佔據彌敦道多條行車線,警方清場時與示威者爆發衝突。前線示威者阿權(化名)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憶述當晚警方於彌敦道與亞皆老街、山東街兩個街口均有佈防,前後包抄示威者,示威者應前方警方呼籲後退時,卻遭後方警察以警棍攻擊,阿權批評警方行動,無理會在場人士安全,質疑警方若不是部署缺乏協調,就是故意圍困示威者,令示威者、甚至行經現場的普通市民驚慌亂竄,險象橫生。

今年 28 歲的阿權因當日要上班,沒有參與日間的九龍區大遊行,他傍晚約 6 時半左右到達現場,當時遊行已接近完結,現場開始有人討論下一步行動,有人認為大遊行未能成功向遊客傳遞「反送中」訊息,建議繼續前往旺角彌敦道,向更多遊客宣揚訴求。

阿權指,雖然他們之後沿行車道前往旺角,但完全無阻塞馬路,只是主要阻擋警車通過。阿權指,當晚前往旺角的示威者幾乎都是比他年紀小的年輕人,大部分人只戴著口罩,沒有如頭盔等其他配備,而現場大部分人一早已有共識,他們遊行至旺角亞皆老街就會散去,完全沒有計劃衝擊。

廣告

警持續增援、情緒高漲 現場主流意見認同撤退 

至晚上 9 時半至 10 時左右,亞皆老街及彌敦道一帶開始有大量警察佈防,阿權指當時示威者於亞皆老街的警方防線前約 30 米停下,雙方並無肢體衝突,只有零星口角,但當時警方的情緒比示威者更高漲,有警察高呼:「你唔好過嚟,過嚟我就郁手!」。亞皆老街防線的警方其後開始用擴音器警告,指示威者正在參與非法集結,要求他們盡快散去。

廣告

阿權指,雖然示威者開始用雨傘開「遮陣」作保護,但由於到場的警察越來越多,當時現場人群的討論,大部分人都認同要撤退。當時他們身後的山東街與彌敦道交界,亦有 20 至 30 名警員佈防,部分年輕人示威者開始驚慌。

事主曾表「我哋只係想走」警未有理會

阿權指當時見現場開始緊張,他呼籲現場的人冷靜,並指警方應該會預留空間讓示威者散去。豈料,當示威者嘗試緩慢退後往山東街方向時,本來駐守在山東街的警察防線,後排持警棍的警員突然在毫無警告下,撲出來攻擊示威者,他當時曾向警方表示,「我哋只係想走,唔好打」,惟警方並未理會,並準備用警棍朝示威者手及頭打。阿權當時舉手擋駕,亦被推落地,並被警棍打傷手臂,及在混亂中扭傷右腳。

他質疑,警方當晚採取的方式並不是驅散,而是圍捕,反映警方部署有嚴重問題:前面警察命令人群散去,後面卻動武,「係咪其實唔想我哋離場?」

曾參與 2014年雨傘運動,612、616 等大型示威的阿權指,以往甚少見警方對示威者採取「包抄」策略,他形容 7 月 7 日晚的情況猶如 612 中信大廈外清場,警方未有為在場人士安排退路,完全沒有考慮他們的安全。

警方當時將阿權推落地,他被警棍打傷手臂,及在混亂中扭傷右腳。

警方當時將阿權推落地,他被警棍打傷手臂,及在混亂中扭傷右腳。

老伯、街坊同被警威嚇 事主轟警「有殺錯無放過」式清場

他又指,被圍困的人當中亦有行經現場的老伯、街坊,同樣被警察威嚇,不能穿過警察防線離開。阿權認為即使他們當晚的行動,事前未獲警方批准,警方亦不需要用不對等的武力對付示威者,如果警方願意和示威者溝通,會知道他們正準備和平散去。他質疑,警方當晚採取「有殺錯無放過」的方式清場,做法絕不能接受。

不過阿權指出,現行監管警察的機制失效、無力,過往投訴個案成功率不足百分之零點一,投訴人甚至可能被警方反告,所以不會考慮循法定機制投訴警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