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31 七個月被捕小記:白衫黑警紅磡警署暴打手足 辱罵「我而家屌你啊!懦夫!」

2020/4/3 — 17:14

3 月 31 日「8.31」襲擊事件七個月,大批警察於太子一帶截查在場市民。

3 月 31 日「8.31」襲擊事件七個月,大批警察於太子一帶截查在場市民。

編按:3 月 31 日「8.31 事件」7 個月當晚,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罪名拘捕多人。香港眾志成員李啟靖表示,在紅磡警署羈留期間,多名警員以粗言辱罵一名中度抑鬱男子,並且拳打腳踢至倒地。現時警方拒絕向涉事警員問話,拒絕翻看閉路電視,惟沒有否認事件,並表示重視指控,呼籲當事人向警方聯絡。

以下是李啟靖在 Facebook 分享當晚經歷全文。

【文:李啟靖】

報平安 + 被捕小記(4 月 1 日)

廣告

昨晚(3 月 31 日)在太子被警察拘捕至紅磡警署,今晚就能出來,算是比較幸運的一個。暫時被控非法集結以及干犯《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第 599G 章。

(2/4/2020 16:25 更正:在警署中我被警方告知被控非法集結以及違反禁聚令,今天我與律師再三確認,現暫時只被控非法集結)

廣告

雖然我本人沒受什麼傷害,但我在狗屋看到的事情以及經歷就很有事。

被捕過程最後的程序是要把隨身物品交給警方,然後人就困在臭格,物品則待保釋後再取。我很快就完成整個過程,然而排在我後面的被捕者卻被黑警盯上了。

那名手足應該有輕微的 mental illness,他提出要求想保留一條橡筋跟身,黑警則指「冇咁好服侍啊!」。手足開始緊張,仍然堅持的要一條橡筋跟身。糾纏一兩分鐘後,指揮官粗暴地介入了。

手足問指揮官可不可以保留一條橡筋,指揮官隨即大喝:「點撚樣啊?我屌你老母啊!我而家屌你啊!懦夫!」

隨後其他黑警看見了,便紛紛走過去圍著手足。指揮官作勢要用凳劈向手足,其他黑警開始對他動手,手足更為緊張,一邊驚呼「唔好掂我!」一邊甩掉黑警的手。最後指揮官一腳踢向手足,其他黑警蜂擁而至,打至手足倒地。

其他被捕者均被告誡「唔好再望!再望下個到你!」而我的坐向及距離令我完完全全地目擊整件事的始末。

面對一個明顯有障礙的人,對他的要求卻比常人更加嚴苛,更加刻薄,更以別人的弱勢作為自己發洩情緒的途徑。你們被唾罵為黑警不是沒有原因的。

後續(4 月 3 日)

剛剛,在 831 七個月紀念活動中被捕,在紅磡警署被黑警打的「橡筋男」聯繫上我,並說出事件的來龍去脈,令事件更接近真相。因為他不想自己的家人和朋友知道自己就是橡筋男,因此我答應隱藏他的身分。

橡筋男於 2016/17 年被醫院診斷患上中度抑鬱,本身亦患有哮喘,當晚被捕時發微燒。

昨晚警方回應《蘋果日報》的查詢時,稱當晚紅磡警署有 4 名被捕人士要求接受醫療診治,當中沒人報稱在羈留期間受傷。橡筋男是其中一位要求接受醫療診治,並在警察用鐵鏈押解之下,於 4 月 1 日凌晨送往伊利沙伯醫院。

沒有人報稱在羈留期間受傷?當然沒有人報稱在羈留期間受傷,都被你打到周身傷痕,仲夠膽向醫院報稱自己比人打?唔驚你返去再打多佢一鑊?警方嘅回應不知所謂!定係警方想將佢嘅送院要求定性為因患病需送院,而非因被打而需送院?黑警真係黑警,指鹿為馬。

然後橡筋男又說了當時被群毆的來龍去脈。

當時,在把隨身物品入包時,橡筋男原來是先要求警察把他手上 9-10 頁的口供紙用釘釘起來以便收藏。警方指不可能因釘書釘危險,然後橡筋男才要求用橡筋紮起口供紙,警方就說:「冇咁好服侍!」,又以粗言辱罵他。橡筋男遂指出警察講粗口。之後就是白衫黑警出場的時候了。

正如我之前所描述的,白衫黑警對橡筋男大喝:「點撚樣啊?我屌你老母啊!我而家屌你啊!懦夫!」隨後其他黑警看見了,便走過去圍著橡筋男,白衫黑警作勢要用凳劈向橡筋男,其他黑警開始對他動手,他一邊驚呼「對唔住!對唔住!唔好掂我!」一邊甩掉黑警的手,最後被 5-6 個黑警打至倒地。然後再被告誡「唔好攪咁多嘢!」

他稱自己的後腦、手臂及左腳感受到較強烈的痛楚,以致他後來走路都拐著拐著走的。及後白衫黑警企圖示好,橡筋男為免生枝節才與黑警「言和」。

其實,一時又打到人地仆街,一時又同人揸手,啊白衫你係咪精神分裂?定係真係驚人投訴連 CCTV 都唔敢睇?而家連當事人都願意出嚟講真相,警方係咪企圖迴避自己嘅過錯,甚至係害怕面對真相?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