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818的啟示:和理非、勇武、香港人

2019/8/19 — 19:15

818遊行

818遊行

【文:希】

淋了一整天雨,本欲盡早休息,無奈夜半醒來。有些想法最近不時與身邊人討論,想寫下卻苦無時間、又怕想法未至成熟,故遲遲未動筆 — 但在 818 的深夜,170 萬 + 6 人上街後的晚上,在網上折騰一番後,實在不吐不快。

818 和理非的原委

廣告

運動從 6 月 9 號開始,歷經兩個多月,百萬人遊行、傳統陣地戰、佔領立法會、各區游擊戰......統統試過。雨傘運動的失敗乃至這兩個多月種種的行動升級都告訴我們:「是你教我和平遊行是沒用的」。但為甚麼在這個骨節眼上,我們卻要選擇來一次「終極和理非」,彷似要回歸原點?

回溯到一星期前的 8 月 11 日,警方被揭發在示威者間混入臥底,運動旋即彌漫一股「捉鬼風潮」,大家開始思索怎樣辨識己方,甚至開始懷疑以往示威者過激行為乃臥底所為。到了 8 月 13 日的「黑警還眼」機場集會,一名中國公安被機場示威者發現並逮住,在無數鏡頭下,有示威者主動攻擊該名中國公安,配合著數天前的「捉鬼風潮」,有人開始懷疑激進示威者會不會是「鬼」,繼而反思勇武抗爭者一直以來的行動是否過激。

廣告

民陣就著 811 警察濫暴,久違地發起大遊行;民陣發起的大遊行,人數是關鍵。一來要從數字上展示香港人經歷兩個月來種種不公義後的民心所向;二來亦要展示香港人在行動越變激進後是否仍同坐一條船。故此,保障遊行安全成為確保人數的重要考慮。

受著「捉鬼風潮」的影響,大家生怕以人數為重要目標的大遊行會被警方以同樣招數混入臥底而遭到破壞,便考慮以完全和理非的方式進行,不主動佔路、不主動衝擊,以確保人數,並讓臥底招數失效。同時,透過主動選擇和理非,一洗勇武派在某部分人心目中一意孤行、不顧光譜上其他人的錯誤印象。

818 的「戰果」

大遊行在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後改爲集會,民陣巧妙地呼籲市民輪流進入及離開維園,是爲「流水式集會」。最終民陣公佈超過 170 萬人參與集會,但政府對民眾再一次展示的巨大民意依舊無動於衷。得不到政府的正面回應,實現五大訴求仍遙遙無期,我們今天嬴了五比零嗎?絕對不是。然而,雖然沒有實質戰果,但今天這 170 萬人展現了沒有不反對通知書仍願走上街頭的勇氣,以及在沒有警察干擾下井井有條的秩序,更值得著眼的是勇武派展現了忍耐的能力,告訴大家我們並非一意孤行,我們能與其他同路人同行。沒有後續發展的 170 萬人流水式集會,除了充分展現民眾力量,勇武派亦能久違地休息;在這之上的,是勇武與和理非能打破隔閡,互相體諒與理解;而更重要的是今晚沒人被捕、沒人流血。這絕對不是勝利,甚至談不上階段性勝利,但這絕對值得我們驕傲,「畀啲掌聲自己」不一定是看戰果,可以是對大家進步的肯定,讓大家獲得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和理非勇武合體

集會宣佈結束後,部份人仍留在夏愨道,不同平台例如連登開始有人呼籲大家離開,原因多是不願演變衝突,讓焦點從 170 萬民意變成一如以往的警民衝突,不少人的態度亦開始由提醒變成指責,甚至懷疑留守的是「鬼」。

針對這個現象,應該反思的是和理非和勇武的心態。傳統和理非對於遊行一般貫徹「行完就走」的原則,就算不馬上離開,至少會在衝突發生後盡快離開以免牽涉其中。而勇武派對衝突屢見不鮮,不怕衝突,甚至有點渴望衝突,這種心態很多時是源於「唔想今日咩都冇做就返去」的不甘,旁人看來或者無意義,但這些無意義的行動在過去兩個月開拓出很多可能性,勇武派甘願背負被捕風險甚至生命危險去實踐不甘以及開拓可能性。遊行完結之後留下,商討後續行動,諸如佔路、架設防線等等是勇武派這兩個月的常規抗爭模式。行完就走,對和理非來說不過是一貫的行動,但對勇武派來說是要放棄一直以來的抗爭模式,乃至要否定勇武抗爭的原委,要我們為大局著想,行完就走,可以嗎?可以。但容易嗎?不容易。

和理非們對勇武抗爭的接受程度在這兩個月間提高了不少,但始終仍然信奉非暴力原則,他們會顧慮這難得的一次和平「曬馬」,焦點會否轉移到暴力衝突,同時渴望和平抗爭能成為主軸。而勇武派見證過雨傘運動的失敗,甚至背負以往曾被和理非割蓆的陰霾,所以一直很忌諱和平抗爭會成為主調,亦對抱和理非思想的抗爭者有所保留,深怕今次一役會重蹈覆轍,令大家不敢再勇武抗爭,勇武派再次淪為禍大局的「鬼」。

但和理非和勇武應該是二元對立的概念嗎?兩者又有高低之分嗎?無可否認,兩者有很大差異,而勇武派的行動關係到其前途甚至生命,客觀上犧牲亦確實比和理非大,但這並不代表勇武派要凌駕和理非。大家無需神化願意擋子彈的勇武派,亦不應貶低只願做後勤工作的和理非,每個人有各自的底線、包袱、能力,並非每個人能同等地付出,我能為你擋子彈卻沒法捐出幾萬元作物資支援、你能為我張羅物資卻沒勇氣走上前線,其實不要緊,只要願意在各自崗位上問心無愧地付出就可以。有人走上前線時,亦總要有人在冷氣房替大家收集資訊然後發佈到各 Telegram channel,亦總要有人隨時準備就突發事件製作文宣然後廣傳,所以和理非和勇武其實無分高低,重點是彼此願意付出多少。和理非和勇武是手段,但目標歸究結底都是一致,其實我們根本不用分得那麼細,願意付出的就是同路人,無分彼此,大家都是香港人。

五年前雨傘運動的失敗,是和理非主導運動、與勇武派切割,重點不是由誰主導,而是兩者沒有協作;五年後,若由勇武派主導運動,與和理非切割,又豈非真正的重蹈覆轍?

「放核彈都不割」的真義

這場運動沒有大台,參與抗爭的每個人,都為落實五大訴求、建設公民社會此共同目標奮鬥,彼此連結成一個共同體。只要目標一致便是同路人,只要是同路人就「放核彈都不割」。

雖然我們知道使用核彈的機會微乎其微,所以誇大其詞喊著這個口號,但實際上這個口號背負的重量可能比核彈還重。只要彼此認可為同路人(或曰香港民族、命運共同體),一個個體的行為要顧慮整個共同體,同時整個共同體亦要對一個個體的行為負責,衝動了不割蓆、愚蠢行為不割蓆、犯錯了不割蓆。

運動得以發展成現在的規模非常有賴這個原則,「放核彈都不割」並不代表支持放核彈,而是尊重每個同路人的想法和決定的同時,每個同路人決定行為亦要顧慮共同體裡的其他人。而在這個情況下,核彈也幾乎不會成為選項。放諸今晚的離開與留守之爭,基於沒有大台、各有各做的原則,我們不應該以大部分人的共識騎劫少數人的意志,迫使選擇留守的人離開,甚至指責他們是破壞運動的「鬼」,否則我們便破壞了不割蓆的大原則。取而代之的是清晰地交出支持自己行動的理據,動之以情或說之以理,但亦要知道在每人當下的情緒、累積的經歷都不一樣,說服的態度亦值得琢磨,畢竟不是有道理就會全盤接收、「聽得入耳」;我們可以能透過個人行動例如自己選擇離開,以行動展示意見,避免前面等後面散、後面等前面散的情況。但最終決定還是要交由每個人的獨立思考自行決定,然後彼此為其決定承擔後果,這才是「放核彈都不割」的重量。

818 一役是整場運動的里程碑之一,展示了香港人兩個多月來的進步。給予肯定、為自己拍兩下手掌絕對無可厚非。但更重要的是思考運動之後的走向,以及作出反省,例如往後面對同樣的意見分歧時,應如何從善如流地在秉持運動幾大原則下應對?香港人不斷進步,相信大家很快又能找到答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