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9.22 凌晨勇武反撃白衣人ㅤ做法不完美可改善

2019/9/22 — 17:24

Now 新聞報道截圖

Now 新聞報道截圖

書生支持以武制暴,但琴晚至凌晨元朗大馬路有示威者追打白衣人的眾多場景,仍然令我非常震撼。

根據現場直播,當時至少三位白衣人被打至頭破血流。其中一位「先撩者賤」,明顯先用玻璃瓶恐懼及襲擊市記者,後來遭受示威者還撃,才致頭破血流。該名人士受傷後,仍繼續謾罵示威者和記者。義務救護員為其治療時,他仍態度惡劣地說「而家想死,唔駛救我」。

有另一名白衣人(圖中人)同樣被示威者包圍。來龍去脈不太確定,但從現場部分示威者的說辭,疑曾拍攝示威者大頭及表示要「吹雞還拖」,後反遭包圍便示弱投降,希望示威者讓其離開。糾纏期間,他腳部受輕傷,需坐在地上接受義務救護員治療。此時,一名一直緊貼他似是曾被他拍攝大頭及恐嚇的年輕男子示意要他將電話交出,並刪除入面的照片。白衣人將手機交出後,該年輕男子忽然用該手機打其頭部致流血。

廣告

書生認為第一單屬可接受的範圍,但第二單就值得商榷。根據國際戰爭倫理,假如對方已示投降,並/或確實已無攻擊能力,則武力應該停止。為保以後安全,免受黑社會「點相」報復,要求對方交出手機刪除照片非常合理,惟再用硬物攻擊其頭部就沒必要。

書生明白「以武制暴」的原則之一,是產生阻嚇力,提升對方(黑社會白衣人)再出來搞事襲擊市民的成本,因此武力不只是要阻止現場發生的即時暴力,還要公開展示自身的勇武反抗,籍此產生震懾效果。可是,這種「殺一儆百」的手段亦不應該違犯人道。假如對方真的明顯沒有還撃之力,就不應再施加傷害。

廣告

書生還有幾個「迂腐」的看法:

第一,用硬物打頭很容易出意外。假如有人喪失性命,輿論即使不逆轉,也會讓不少人對運動卻步(正如警方那麼大權力仍害怕打死人,才有公眾 8.31 的疑慮)。除非對方的暴力相當嚴重,否則應該盡量避免用硬物打頭。人數夠多,一般自衛還撃,打其手令其暫時失去肢體活動能力便可。

第二,白衣人之所以可惡,除了在於無差別攻擊市民,還因為他們的攻擊行為嚴重,超出人性底線。白衣人的滿腦子只有報復和暴力。「上帝要你滅亡,必先要你瘋狂。」我們不是白衣人,不要讓自身腦子也充滿報復和暴力。以武制暴應該適可而止,有理有節。

第三,雖然市民接受激進勇武的行動仍然高企,但相信不少市民心中仍然對太「殘酷」的流血衝突畫面難以接受。若果書生不瞭解第二單白衣人曾經表示「吹雞還拖」,相信也會較難容忍示威者的憤怒及打頭行為。任何以武制暴,都應該盡力交代事件始末,除了還原真相,也好讓市民不只是見到「即場的暴力」,而見到更為隱藏的暴力。

第四,不建議用「私了」或「獅鳥」的說法。以武制暴是出師有名,光明正大,不是「私了」、「私刑」、「酷刑」。以武制暴的正當性,是在於政府再無能力保護市民、社會臨近自然狀態的情況下,人民回復自衛反抗的自然權利,保護自己生命安全、自由和權利。這不是「私了」,是自衛。

書生沒有忘記 7.21、8.31、9.15、荃灣斬人。書生也沒有意圖割蓆。勇武不容易,即使自衛還撃,相信也要突破很多心理關口。現在的社會混亂,責任源自政府。黑社會、白衣人的所為,必須加以壓止。人民必須勇武起來,自我防衛。

然而,尼采有句名言:「與怪物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以武制暴和私刑濫暴之間只是一線之差。我們不要沉迷零星的武力勝利,我們的終極目標仍然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