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19/10/14 - 23:21

Now 車長被警察襲擊十二問

有記者朋友巡邏各區警署幾個月,總括經驗說,每個警署都有其性格,有些警察溫文一點,有些很癲狂;其中位於太子站旁的旺角警署,可能冤情太重,或者加班太多,警察已陷於瘋狂,每晚臨近半夜會變臉,我半信半疑,直到今天 Now 新聞的車長後腦疑被布袋彈打中,反正我信了。

疑點很明顯,警謊記者會繼續詭辯,仍未能答覆:

  1. Now 車長路過,有什麼可疑?
  2. 若非車長正在危害某人生命,有什麼理由要開槍?
  3. 就算真的要開槍,為何要射頭?
  4. 後腦中槍?為何從後 head shot?
  5. 從後向頭開槍,違反幾多條警例與人權守則?
  6. 射頭了,倒地了,為何要綁手?
  7. 射頭了,倒地了,為何不叫白車去醫院?
  8. Now 同事過來解釋身分了,為何要趕攝影記者走?
  9. Now 同事過來解釋身分了,為何還要拉入警署?
  10. 為何扣留兩小時才送醫院?
  11. 為何扣留兩小時,車長滿身傷痕?
  12. 一開始情況緊急要 head shot 開槍打頭,為何轉頭又釋放了?

以上的問題都不重要,因為大家都知道答案。不過由於警察永遠是對的,所以大家永遠都不知道答案。

廣告

Now 車長是傳媒一分子,總算比平常人多一點話語權,有人證,旁邊有攝影機,有同事即時關注,有大公司為員工發聲,有新聞界專業團體關心,尚且得到如此待遇。

可以想想,我們這些平凡百姓、我們這些蟻民、被稱作曱甴的人,碰上相似遭遇,會得到什麼對待?

多少人,被拉進警署而不為人知;多少人,受私刑受性侵犯性暴力而不敢公諸於世;多少人,被困警署不是兩小時而是四十八小時;多少人,不獲律師見面,延遲送院診治;多少人,在警署被「私了」而不敢發聲;多少人,有理無理,警察為求湊數,任意拘捕告暴動,有嘢叫你同法官講;多少人有冤無路訴,因為警察會蒙面,身上無編號。

射記者、抓社工、打醫護,各專業同氣連枝,特別感同身受;濫捕大學生、專捉小朋友,年輕就是罪,中學老師說,很多學生就是因為同伴畀警察搞畀警察打而心生義憤,每個專業每個社群的義憤得不到緩解,政府繼續火上加油。幾個月來,仇恨升級,政府再給予額外鼓勵,務求警隊濫權無後顧之憂。

政治問題,你找警察解決,現在警察變成問題了,你不敢解決。而林鄭一幫人誓要拔除眼中釘,新一波   DQ 即將開始,下一輪取消區議會,投擲政治暴力汽油彈,仇恨螺旋無了期。

 

相關文章:
中槍學生旁邊,那位捨身的義士
防暴警察,你的存在本身就惹人反感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