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QE 要改稱佐敦人民醫院了吧?

2020/8/4 — 19:57

伊利沙伯醫院(圖片素材來源:維基百科)

伊利沙伯醫院(圖片素材來源:維基百科)

近來香港局勢用一日三驚來形容也不為過,像一個月已走過了十年的進程。一年過去,現在全城關注的早不是示威,而是肺炎疫情了。醫院人滿為患,於是亞洲國際博覽館改裝成社區治療設施,以接收病情輕微的病人。剛剛聽到一則哭笑不得的消息:亞博館掛有美國自由神像相片,葛珮帆接到投訴為民請命,建議醫管局解釋及把那些相片拆下。醫管局回覆指相片本是亞博館裝飾,為免工程人員被感染,不會拆下相片。荒謬之至,讓人啼笑皆非。先不論有什麼人患了肺炎還有心有力去憎恨美帝,葛議員位高權重,何勞在抗疫期間關心這些雞毛蒜皮的事呢?全世界大概只有香港的醫護人員,除了面對疾病的威脅,還要時刻面臨被清算批鬥的風險吧。

為什麼香港社會對中國醫護人員來港反彈這麼大呢?除了擔心工作文化不同和資歴認證等問題,其實就是一個路人皆知的事實 — 擔心中共的政治企圖。說穿了香港人就是不信任這個政府,不相信當中沒有任何政治考量。今次政府沒有諮詢在前線戰鬥的醫療界便先斬後奏,乞請中央派人來港,其目的不過方便主子扮演救世主而已。

香港真的需要大陸派人來港嗎?現在問題根本不在人手,而是在於沒有地方。現在公立醫院很多服務停擺,很多專科的病房轉為內科隔離病房,其他專科的醫生護士完全可以調配來隔離病房工作。隔離病房雖然危險,但工作性質並不十分複雜。如果病情輕微,並不需要很深的內科知識,其他科的醫護都可以應付得來。而且香港還有這麼多私家醫護可以作為儲備,根本未去到無人可用的地步。再者,香港的化驗人員真的用盡了嗎?大陸派了 60 個檢測人員來港,如果 60 個人就可以解決問題,香港有三千多個醫務化驗師,難道還擠不出 60 個嗎?香港有那麼多私家化驗中心和人員,為何不徵用呢?為何要勞煩大陸人員千里迢迢來港?

廣告

老實說,檢測了出來也是沒有地方安置。我現在又回到隔離病房工作,這次不同的是,感染人數每天都很多,病床永遠都不夠。外面總有幾百人等候入院,還有些人每天向記者抱怨進不了醫院。通常確診病人入院後,如果檢查後判斷病情並無大礙,我們就會逐級轉去規格較低的病房,病情很輕微的盡量安排到社區隔離設施。但是無論你怎麼努力安排病人出院,病床總是會瞬間爆滿。問題在哪裏?在於沒有足夠的下一級設施來容納病情輕微的患者。我還得知鯉魚門渡假村的隔離營已經暫停接收病人了。我們知道,儘管這種肺炎傳染力很強,但只有少部分人會出現嚴重的病情。很多患者其實只像患了場感冒,甚至無病徵就痊癒了。這些人需要的,不是急症醫院病床,而是一個可以安全隔離的地方。所以就算給你檢測出全港所有患者,還是會面對床位的問題。真是可悲,繞來繞去,還是繞不出香港人無處容身的老問題。

所以,與其派人來港,不如送些物資吧!建築物料醫療設備等等,中國富有四海,不如就惠賜我等草民吧。你說要大陸派人來幫忙建嗎?可是亞博館早就在他們來之前就改裝好了。只要再找多幾個地方,也基本足夠了。就算要交流經驗,也不用如此高調敲鑼打鼓。這樣的問題連我都看得出,肉食者們難道會看不到嗎?政府如此操切,箇中原因實在耐人尋味。其實檢測和醫護人員來港,本身並無問題,如果放在世界其他地方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很可惜香港不是一個正常的地方。說到底只是香港人不信任政府罷了。

廣告

很多事只要不信任,就可以好事變成壞事,你做什麼都會讓人覺得很可疑。不要怪香港人多疑,香港人的戒心其來有自,非一日之寒。對於建制的不信任其實反映在香港不同的公共領域上。我說的建制並不是自稱建制派之流的那些政治團體,而是指任何涉及公權力的機構或權威。香港人相信政府嗎?相信電視台嗎?相信香港有法治嗎?可悲的是,本應與世無爭的醫管局和紅十字會,也牽扯進去了。也難怪人質疑:當初要求出聲明建議封關,醫管局支吾以對,然後磨刀霍霍準備清算罷工醫護。到了現在就第一時間發聲明支持推遲選舉,請問與你何干?不過是表態效忠罷了。

近日又重燃關於捐血的論戰。其實我不知道該站在什麼樣的立場,情感上我明白香港人為何不信任紅十字會,但理智上我知道血液真的很緊缺。每天醫院都會有很多病人需要輸血,例如血癌的病人,腸道流血的病人,有凝血障礙的病人……以前血色素低過 10 就可以輸紅血球了,後來就要低過 8,現在已經要低於 7 才可以了。以前遇到有凝血功能障礙病人要做如抽肺積水的程序時,都會先輸四包血漿,現在我常常收到血庫電話和我討價還價,要求減到兩包。

我知道很多人會罵我左膠,會說我道德勒索,會情感上抗拒,不想捐出的血液輸給自己討厭的人,不想給私家醫院用掉血液。可是改變不了的是,香港醫院真的需要很多血液。你捐出的血固然有機會去處不明,但還是很大機會用在香港同路人身上。或許就是你捐的血,將來用來救了手足,甚至救了你的親人。這的確是一種捆綁,就看你願不願意忍受不愉快的代價了。我沒有資格去指責拒絕捐血的人自私,只能感慨社會上的不信任在毀滅香港人自身,而紅十字會本身也要負上一定的責任。如果真的沒有和中國紅十字會糾纏不清,又為何不提供更有說服力的證據呢?有些很簡單的舉措做了就已經可以釋除公眾疑慮了,例如定期公佈一下血液去向,向捐血者發送訊息說明血液用在了哪裏,真正恪守政治中立,發表聲明不用那麼卑躬屈膝……雖然不能完全令人改觀,但總會有些作用吧,可是紅十字會卻只會不斷的告急,徒增人反感罷了。

為什麼香港人會對建制普遍缺乏信任呢?背後原因是中共最喜歡政治化,什麼都要控制滲透,管得愈寬愈好,所有權力都要掌握。口邊掛著反對政治化的人,自己最喜歡政治化,在政治化的同時強調沒有任何政治考量。他們會污名化政治,仿佛政治就是病毒,仿佛一切事物和政治扯上關係就變得醜陋不堪,以反政治化之名行政治化之實。政治本身無所謂醜惡,醜惡在於操作政治的人和其手段罷了。政府在實行國民教育推行國歌法的同時,又嚴令不准政治進入校園,教師稍有觸及都會遭受懲處。然而學校本身就應該是鼓勵思想解放的地方。中國古代的書院不都是以論政揚名的嗎?黃宗羲的《明夷待訪錄》甚至提出「治天下之具皆出於學校」。熱愛祖國的中國人,怎麼能忘記古人的教訓?沒有校園政治又怎會有五四運動,沒有五四運動的話,共產黨不知在哪裏呢?說到這裏,總算明白了:共產黨本就是政治化的產物、政治化的高手,所以它才會以嚴刑酷法禁止別人涉足政治。所有組織只要有機會反抗,首先是收編,其次是拉攏,再不行就是分化消滅。

醫療界將成為政府重點招呼的對象。醫療界是香港少數未完成統戰的界別:工程旅遊零售等早就依附於大陸,金融界早已充斥紅色資本,教育界噤若寒蟬,法律界更不用說了,他們賴以為生的法律系統早成玩物。唯有醫療界仍然時有反抗,不受政府控制,甚至還在年初發起罷工。對於對權力極度敏感的中共來說,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派人來港只是個開端。其實來多少人來什麼人來多久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造成既定事實。有了先例,以後再派人來港就可援引前例,水到渠成了。就像十多年前中國首次派出船隻進入釣魚台海域,頭幾次會引起轟動,再做多幾次也就成了事實。開了第一槍,再開槍也就不奇怪了。

如今政治風氣有返古現像,我們又像回到了六十年代。在泛政治化的今天,說每句話做每樣事前都要思前想後,人人自動思想審查。紅色狂潮不遠,文革遺燼重燃。今後的社會寧左勿右,愈左愈好,向上爬要講根正苖紅。及至於醫院,會不會管理層愈紅,醫院資源就獲分配得愈多?會不會以後升職不再根據醫術和年資,而是看政治取態?會不會在每個病房掛上某偉人畫像?定期組織一下學習新時代精神?去殖民化將會加速吧?今天可以有人要求拆下自由神像照片,明天將要換走所有帶有殖民地時代的名稱。QE 這樣的名稱,分明戀殖,將要改稱佐敦人民醫院吧?哦不,佐敦是洋人名字,還是改為九龍第一人民醫院比較妥當。

未來工聯會應會超越民建聯,畢竟民建聯 90 年代才成立,而工聯會 1967 年前早已紮根香港,早就跟著黨的旗幟走。根正苗紅,理應更得到青睞。再者民建聯真的不夠政治敏感度,中國心也恐怕不夠純粹。你看看民建聯的議員,有多少改了洋名?Starry、Gary、Horace、Ann……堂堂正正的中國人,改什麼洋名?中文名字很失禮嗎?無意中一查才發現,原來葛珮帆議員的英文名叫 Elizabeth,竟然和英女王一樣。難道不怕觸及紅線,不怕傷害十三億中國人民的感情嗎?他日十三億國人震怒拷問時,勿謂言之不預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