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為蒼生說過話」,那麼「愛國忠黨」的深藍絲,你呢?

2020/2/10 — 15:48

李文亮醫生

李文亮醫生

 

被視為「吹哨人」最先揭示病毒險情的李文亮眼科醫生不幸病逝後,在內地和海外迅速激發起極其澎湃的悲憤怒吼聲,並且愈演愈烈。 除了網民鋪天蓋地的指控回應外,較有理條和明確訴求的是先後已有學者和教授發起聯署的《致全國人大、國務院並全國同胞書》,以及清華大學部分校友發布的《告全國同胞書》,有關訴求不僅是必須嚴正處理李文亮醫生的個案,更重要的是觸及政治體制,以及憲法所保障人民「資訊流通」和「言論自由」的基本知情權問題。 

無論如何,李文亮醫生「為蒼生說過話」,那麼,筆者必須質問那些深藍絲的人,不僅在內地的還是在香港的,口裡聲稱「愛國」,甚或揚言「忠黨」,在此歷史關鍵時刻,你們有話可說嗎? 抑或還是繼續詐作「不覺無知」,沉默無語呢?   「他為蒼生說過話」這句話出自李文亮醫生之前寫下遺書般的一篇短文《我走了》,經過其愛人付雪潔整理後發表。 該文簡潔優美的詞藻盡顯真摯情懷,感動人心,尤其是最後的一句:「……我的墓誌銘只需一句:他為蒼生說過話。」 

廣告

早前筆者為李文亮醫生寫過一篇悼文 (註),對於所謂「有意泄露疫情」還是不敢充分肯定。 李文亮醫生是共產黨員 (應該也算是不少深藍人士的「同路人」罷!),一方面有其黨性的認知,深諳黨法鐵律和私下泄密所承受的後果,另一方面卻基於人性趨吉避凶和對親朋戚友示警的意識,筆者以為他必然有過一定程度的心理掙扎。 無論如何,他選擇了認為可行的形式和方法,在私人社交群組發布訊息,在有意無心之間造成了客觀上的廣傳效果,並且震撼性極強極大,相信他自己也始料未及! 筆者基於此,撰文表達了對李文亮醫生悼念之意。 

畢竟李文亮醫生經已「為蒼生說過話」,如今可能有人視之為黨內第三種忠誠的黨員,在當前的政治形勢下,中央將會予以「平反」、「肯定」,甚或「高度表揚」,以紓緩民怨民憤。 筆者實在無意再深究,只是追問那些筆者所認識的深藍人士,尤其是教會中人,到底如何反思,怎樣回應李文亮醫生留下字字隱含著悲情慘況的那一紙遺書!  那些深藍人士,或者真的正如筆者多次撰文所描述的心態特色,不在乎其學識或地位背景,更不在乎其信仰或個人價值觀,歸根究柢,就是在於其墮落而不思進取的劣根性,以及不敢面對人性最基本良知和是非之心的試煉。  

廣告

筆者經驗所得,那些深藍人士甚至面對一些具體事實時,往往擺出「中立、客觀、質疑」姿態,總會為了掩飾自己的怯弱、無知和虛偽,找尋這樣那樣的借口,為執政當權者說項淡化其惡行,甚至指鹿為馬的替其脫罪:「西方國家亡我之心不死」的「陰謀論」; 「政府必須顧全政治大局,穩定至上」的「維穩論」; 「中國人民質素普遍偏低,難以推行民主制度」的落後論 ; 「寬鬆政策一放就亂,一亂就崩潰,一崩潰便亡黨滅國」的「危機論」 ; 以至「共產黨專政優勢領導」的「偉光正論」……等等。 筆者敢問:深藍人士的的朋友,你真的相信這些政治宣傳的行話套語嗎?!

李文亮醫生最後走了,對於當前衝向中央的滔天浪潮最終能否產生蛻變效應,筆者還是不樂觀,簡明而言,只因為內地緋紅和深藍階層,經年以來所搭建的中國特色政治架構有其超穩定性,這是「共業」,筆者以為更可悲的是「共孽」! 

 

註:詳見《立場新聞》<敬悼以身殉義的李文亮醫生>一文 (2020/02/0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