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佛系促進種族平等 — 仲有幾多年先「適時檢討」得完歧視條例的修訂建議?

2020/8/12 — 18:34

香港融樂會製圖

香港融樂會製圖

第六屆立法會會期完結之前,《2020 年歧視法例(雜項修訂)條例》總算趕得著尾班車,在 6 月 11 日正式通過。這次修訂中,《種族歧視條例》有兩項重要修訂:「基於有聯繫者種族的歧視及騷擾」,以及「基於他人認定歸於某人的種族的歧視」。對此,平機會在月前一篇文稿謂,他們「對於條例獲得通過和實施,感到非常鼓舞」,而這次修例「只是個開始」。鼓舞還鼓舞,現實還是現實。如果對公民社會爭取修訂反歧視條例的歷程稍有熟悉,與其謂「鼓舞」,毋寧謂這溫溫吞吞的「開始」叫人失望。

現實就是,這次的 8 項歧視條例修訂,僅僅是堆積如山的欠交功課中的冰山一角。平機會早在 2016 年已經向政府提交《反歧視條例檢討意見書》,羅列共 73 項反歧視條例的修訂建議,其中 27 項為「優先」事項,急待解決。這次《2020 年歧視法例(雜項修訂)條例》,不過是政府千挑萬選後才挑出來的 8 項建議。自 16 年報告出爐始,至 18 年成立法案委員會,最後 20 年法案通過,足足用了 4 年時間才通過 8 項建議,其餘 65 項仍舊塵封。屈指一算,如果 4 年才能完成 8 項無甚爭議的修例,那麼剩下的 65 項「歧視條例修訂建議」,豈不是還需 32 年半才得以告終?

更糟糕的是,如果將政府對特定議題的態度也算在內,所需的時間很可能不止於 27 年。陳志全議員在法案二讀辯論時提到,政府原本已是「取易不取難」地從平機會的 27 項「優先事項」中揀出 9 項成立法案委員會,但是官員後來聲稱當中一項立法建議「富爭議性」,而將之直接擱置,變成我們今天三讀通過看到的 8 項修訂。換言之,對於較複雜的議題,政府的態度可謂「闊佬懶理」。

廣告

立法限制政府行使職權與職能時不得種族歧視,便是其中一項所謂「富爭議性」的議題,終未提上議事堂。包括警察截查在內,少數族裔在面對公權力時受到種族歧視的案例,可謂屢見不鮮。4 條反歧視條例中,唯獨《種族歧視條例》沒有限制政府行使職權與職能時不得歧視,許多少數族裔都沒法循平機會反歧視的機制中討回公道。然而,即使公民社會一直推動、邵家臻、郭榮鏗等幾位議員在是次歧視條例修訂的二讀辯論中一再質詢,政府對此的態度依舊是能拖便拖,模稜兩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在回應議員質詢時,只用一句「政府會繼續認真研究,並進行相關的跟進工作」便輕輕帶過。平機會早在 16 年已完成的研究,現在政府又要倒過頭來研究自己委托平機會研究的研究,能不引人發噱?

特首林鄭月娥在競選政綱提過,「適時檢討《種族歧視條例》,確保不同族裔人士確得平等對待。」難道政府以為「檢討」完,看見問題,佛系作為,緣份來到,自然會沒有種族歧視?引用平機會前主席周一嶽在提交《向政府提交的意見書》時的說法:「若香港要展現崇尚多元共融價值的承擔,就有必要採取更積極主動措施,打撃系統性的不平等」。從政府近年堅持推行連串不受大眾歡迎的政策可見,「爭議」從來不是政府實施政策的阻力。16 年熱辣辣的研究早已擺涼,聯合國的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的委員會亦已在 18 年的結論報告中手把手地列明,然後早幾天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人權委員會又來追問:“please indicate any steps taken to extend the application of the Race Discrimination Ordinance to the Government, particularly the Hong Kong Police Forces and Correctional Services Department"(註一)不如政府還是快點放下「爭議」擋箭牌,切切實實修例吧。

廣告

 

註一:CCPR UN Human Rights Committee, List of issues in relation to the fourth periodic report of Hong Kong, Chin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