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倒戈

2020/8/12 — 9:14

今天的社交群組異常熱鬧——開始有人因為涉嫌違反國安法被捕、事件影響香港人半夜排隊,為的只是一份印刷版的蘋果日報。報紙股價急升,當一眾人都看著股市看板的技術性調整,前中大校長沈祖堯教授也在社交網站宣佈,他將會在明年三月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履新,成為該大學的副校長兼任醫學院院長。

沈教授在社交網站強調,這次不是「轉投客隊,倒戈相向」。關於香港的新聞天天都大,天天都突發,這八個字,我還是有點感觸。因為在不同的比賽場地,原來我也揹著這八個字已經四年時間。

2015 年 1 月,我接過香港體育學院通知說,他們不再需要我。我回到診所,逐一和負責的運動員交代離職一事。他們都有點晴天霹靂,因為剛在亞運拿到好成績的,都期望我和他們並肩作戰衝擊奧運資格;帶著長期傷患的,擔心要將所有傷患重新再被新治療師問診一次,影響康復進度。

廣告

這次被離職教我懷疑自己的專業水平,也懷疑自己的人生。我很快便投入新工作,也要感謝各退役運動員當教練後轉介的學員個案。但沒有隨隊生活,沒有比賽期間腎上腺素的冗張,人生好像缺少了一塊。直至新加坡 2015 年東南亞運動會後被聯絡上希望我可以加盟,其實我也有點躊躇要不要再移居新加坡。因為當初選擇了放棄新加坡永久居民身分,回香港跟隨港隊,原因真的太簡單。「我真係好撚鍾意香港」,才讓自己的仕途和命運如此糾結。我也曾經有心理準備這次有可能連工作簽證申請都未必會受理,但到今天,我原來已經穿著新加坡隊衣經過了殘奧、英聯邦運動會、亞運和兩屆東南亞運動會。

運動員、教練和家長對我慨嘆說,香港這地方挽留不到好人才,不知道這是真心還是客套話。無疑,我的專業意見一直在新加坡比較受尊重。有麝自然香,當有人立心想將我趕出精英運動行列,我竟然要在同一個國際會議上演講要丟那人現眼。

廣告

香港今日社會,每做一件事都要考慮是否政治正確,怎樣做一個決定都可以被說成出賣學生、出賣大學、出賣政府和出賣黨,那南洋理工大學的 offer 怎樣說都是吸引的。醫學院是新成立,可以發揮的空間自然多。履新後做的是行政和學問,新加坡雖是威權國度,但術科學者毋需要對人民行動黨宣誓效忠,誠實勇毅。

我估計沈教授早已接受了新醫學院的邀約;選擇今天公佈,震憾程度沒有比其他大新聞淹蓋。當大部份的留言都表示尊重、婉惜這次決定,有酸民說他是「降職」從校長轉為副校長,也有人酸這家是「理工」大學,紓尊降貴。這是一家「理工大學」,但全亞洲大學排名,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排第 2 ,香港中文大學排第 10 。

若果窮盡努力都只被阿爺丟到後備席,那就不要再酸葡萄地抱怨人家轉會踢正選還拿了天價轉會費了。

#Sorryfor1999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