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做金鐘站的一尾小魚,所為何事?

2018/4/19 — 12:56

得知同輩任教中學,月薪已逾八萬,微感驚訝。若加上福利和MPF,那還不止此數。我恐怕很多同輩不及他的一半,甚至不及其四分之一。這已不是幾成差異,而是倍計差異。

誠然,中學教師作育英才,勞苦功高,我亦感恩於當年中學教師的栽培。另一邊廂早前特區政府聘請「高級研究員」,亦聲稱出動九萬月薪。雖然你沒福氣賺那些工資,但它其實仍與你大有關連。因為那會牽動物價。

當你對著樓盤售價瞠目結舌,心想誰能負擔,但其實只是你賺得比別人少。公務員長年按通脹加薪,而你卻永遠跑輸通脹,才會越發為生活發愁。另一邊廂大陸的新一代來港入讀大學,繼而就業再置業,他們有能力亦有父蔭,你只有欽羨的份兒。你無法匹敵,因此樓盤就為旁人所買,輪不上你。假如他們不是比你富上一條街,你才有指望與他們競價。(相反,公屋市場則是鬥賺得少,那是別話。)

廣告

此外,當他們月入八萬,所供保單就是每月六七千元,也是稀鬆平常。而我們供一份六百元的保單,可能也猶感吃力。這樣下來,其未來的退休金是你的十倍。到其時你心忖為何一頓快餐也這樣昂貴,但豈料身邊的食客卻道便宜。別人有能力負擔,物價遂能居高不下。彼此退休後仍要繼續為生活所需競價,你再度處於下風,連開飯也感左支右絀。

因此,每當聽到前輩勸勉後輩不要計較薪酬,我總是一笑置之。他們忽略了社會中的競價邏輯。身為師兄,我倒半開玩笑反過來勸你,假如兩份工作的意義一樣高,那挑一份工資或未來加薪潛力較高的,那樣你的生活才較有保障。否則你到老了仍買不到自住物業,積蓄又是一窮二白,晚年生活大概特別淒苦。那些訓勉你的前輩,其實通常薪酬不低,衣食無憂,所以未有時刻念記生活迫人。

廣告

香港的智庫或名人,常常把「競爭力」掛在嘴邊,說香港要與其他城市競爭。然而除了這種廣義競爭,我們社會上還有一種狹義的競爭力,就是同一個地方之中,個人與個人之間還要進行薪酬競賽。每天傍晚金鐘站乘客如鯽,大家朝同一個方向推搡──「往荃灣」,眾人都是為口奔馳。但單是參與推搡並不能保證安枕,你還要比旁邊的人賺得多,或至少不少於他們,才能應付物價水平。大家天天都在參與這場遊戲。那情況就像不同城市競逐航空樞紐地位,當鄰市有四條跑道,你自要建第五條跑道才能競爭。全球每天都在參與大競賽,那很累人,但又似是身不由己。

說到這裡,我會否後悔沒有早執教鞭?說來無用,現在也無法重頭再來。況且我對教中學生沒有興趣,重來也不會加入中學,假如我當日選擇教書,也斷無今天的成就(自詡而已),亦無這些年的自由,所以我並不後悔。相反,我自知在這場競賽不敵,倒不如想辦法退出。前赴台灣有許多理由,這也是其中之一吧。這不是說我要改到台灣競賽,儘管那邊沒有這許多高薪人士和過江猛龍,競價可能較有指望。但我倒是傾向歸隱田園,完成更多美好心願,以成本起碼低一半的生活,利用工餘時間,窮究天文地理、孔孟之道、數理化哲,做好幾部網上字典,以及擔當YouTuber傳揚知識等,那便能一圓餘生素願。我不願像其他人般在這場競賽中賽至白頭,甚至見棺材的一天。

至於中國大陸,那裡連我平日訂閱的《Economist》、《Bloomberg Businessweek》、《信報月刊》等也看不到,做不到我想做的事,汝就不用再提了。

我自覺還是罕見的人,能寫一些有道德感、慈悲心並貼近事實的文章,帶給大家一點特別的想法,希望趁我仍有這一口氣時,還能再寫一點。

 

筆者按:據說今天新入職的中學教師待遇相差很遠,今非昔比。故不能視所有教師皆為富有。心中富有則是別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