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開港鐵隱藏太子站 CCTV 片段的絕招 — 資訊自由法

2019/9/16 — 21:42

本土研究社製圖

本土研究社製圖

#開放政府研究 #技術分析 #公開資料守則

8.31 太子港鐵站恐襲事件上演羅生門,公眾高度質疑當晚傷者數目 10 變 7,是否有見不得光的事情發生。事件已引起公眾恐慌及憤怒,警方、消防處及港鐵已無力擺平,剩下來只有全面公開整晚太子港鐵站各 CCTV 片段(而非選擇性的截圖),才有機會「收科」。

港鐵一直辯稱 CCTV 片段涉及私隱,無法公開,結果各種傳言不斷散播,進一步引起公眾恐慌,使事件已一發不可收拾。侵犯私隱的顧慮可以遮蓋面貌等方法緩解,不願公開資料,明顯是政治考慮,或許真的有不見得光的事情發生了。政府作為港鐵最大股東,擁有港鐵最大的控制權,以股權來看已經接近公營,而且港鐵亦是香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具有一定的社會責任,披露相關資料涉及乘客的安全及公義問題,港鐵仍不願公開資料,實難辭其咎。

廣告

我們除了繼續施壓要求港鐵公開資料外,其實還有三件事可以做:

一、透過《公開資料守則》向警務處索取一切關於 8.31 太子事件的記錄。

廣告

二、要求政府將港鐵納入《公開資料守則》適用機構,市民可循《守則》,索取 CCTV 片段。

三、要求政府加快訂立完善的《檔案法》及《資訊自由法》,分別規管政府部門、公營機構及公營公司的檔案管理,及保障市民索取這些公共資料的權利。

✽ㅤ✽ㅤ✽

關於第一點,早前網民揭發警務處在 2008-2013 年間安裝電腦系統,將港鐵的 CCTV 片段接駁至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註 1】。警方從港鐵接收的 CCTV 片段,是透過該政府出資架設的電腦系統所接收的紀錄,亦用於警務工作上,理論上屬政府檔案而需要保存。若有保存,市民即可透過《公開資料守則》申請索取。

然而警方在 8 月 21 日回答記者關於 7.21 元朗事件的 CCTV 片段時,表示鐵路警區只會在「有需要情況下」才會觀看,而且「不可錄影」【註 2】,意下不能提供 CCTV 片段。這衍生了兩個疑問:

(1) 警務處有沒有 8.31 當晚閉路電視以外的行動紀錄?

雖然警察「不可錄影」,但合理推斷,警察應有於 8 月 31 日晚透過系統觀看 CCTV 片段,從而決定派遣警察入站,所有相關的行動記錄及指揮官下命令的過程,屬決策一部分。根據政府總務通告第 2/2009 號《檔案管理的強制性規定》,執行職務過程中「開立或接收」的紀錄或檔案,需要被保存下來【註 3】。該等記錄,是否存在?若沒有記錄,如何問責?這一切警察尚未澄清,市民絕對有權以凌駕性的公眾利益為由,透過《公開資料守則》索取閉路電視以外,香港警務處所知悉一切關於 8.31 太子站內發生的記錄。

(2) 警務處有否違反 2013 年私隱專員公署港鐵閉路電視系統視察報告內的建議?

2013 年私隱專員公署視察港鐵閉路電視系統後,建議規範港鐵閉路電視紀錄轉移予第三者(如警察)【註 4】,避免第三方在未經乘客不知情下挪用 CCTV 片段,侵犯其私隱。然而「只傳送、不錄影、不複製」CCTV 片段至警總,是否仍是「轉移」予第三者的一種行為?被攝入鏡頭的市民,怎知道港鐵有否妥善評估警察是否確實按需要,將 CCTV 片段傳送往警總?港鐵本身存有 CCTV 片段,已有其管理人群的功效,而港鐵亦有職員執行港鐵附例(警察沒有角色執行港鐵附例,見【註 5】);若有罪案發生,警務處可向法庭申請手令索取 CCTV 片段調查,何須另行設立系統,在警察總部「睇 live」?這些索取資料的行為,涉嫌違反私隱專員公署的「收集資料原則」-即收集的資料是有實際需要的,而不超乎適度(necessary but not excessive)。私隱專員公署應就此展開調查。

✽ㅤ✽ㅤ✽

關於第二點,向港鐵索取 CCTV 片段當然是直截了當,但礙於港鐵並非政府部門,其資料及檔案不受現行《公開資料守則》規限。然而,政府同時是港鐵最大股東,其角色接近公營公司,但這「雙面人」角色,令港鐵既能以公營公司身份享受公權力(例如港鐵擬聘請前啹喀兵任特遣隊執行香港鐵路附例),亦能以私人公司角色逃避向公眾問責(在警民衝突中被警方呼之則來揮之則去、事後不交出錄像、在沙中線工程醜聞以不披露商業機密為由敷衍公眾等等)。將港鐵納入《公開資料守則》規限,令市民可索取關於港鐵的資料,並不是一個不合理的要求。

在其他先進經濟體,公共資料(Public Sector Information)的公開體制一般較為健全,部分有法例支持(香港的《公開資料守則》只是行政指引,缺乏法律效力),公眾知情權獲較大保障。以英國為例,其《2000年資訊自由法令》(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2000),規定「公共主管當局」(public authorities)等須依照國民要求,按法例規限公開資料,而「公共主管當局」除了包括政府部門外,亦包括了「公營公司及執行公共職能的指定機構」【註 6】,若香港採用英國的定義,港鐵所持有的檔案資料,理應為公共資料並可對外開放。

✽ㅤ✽ㅤ✽

關於第三點,本港尚未有《檔案法》和《資訊自由法》,在反送中的危機中保障市民的知情權。林鄭月娥在競選特首時已承諾會在任內推動《檔案法》,更公開表示對立法持開放態度【註 7】,但若沒有《資訊自由法》取代沒有法律效力的《公開資料守則》,以提供可靠途徑供市民索取政府檔案,《檔案法》就形同虛設。民間社會應該借是次反送中運動揭露的管治危機,順勢要求政府訂立健全的《檔案法》及《資訊自由法》,就是令太子真相能夠重建見日必不可少的法理基礎。

謠言止於智者,港鐵和政府一日對事件隱瞞,管治危機必然會沒完沒了。

 

【註 1】連登討論區 2019 年 8 月 21 日-【核彈】狗鐵CCTV 直通狗總!
【註 2】立場新聞 2019 年 8 月 21 日-警:鐵路警區可實時觀看港鐵 CCTV 不可錄影 索片刑事調查需取手令
【註 3】總務通告第 2/2009 號檔案管理的強制性規定,其註腳 1 為「檔案是指機構在處理公事過程中所開立或接收,以任何形態或載體記錄的資訊或數據,它們被保存下來作為政策、決定、程序、職能、活動和業務的憑證 。」
【註 4】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 2013 年 4 月 9 日-根據《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 486 章)第 48(1) 條 發表的報告-香港鐵路有限公司閉路電視系統視察報告
【註 5】法夢-休班警在大學站襲擊和非法禁錮市民,又加一分
【註 6】What is 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Information Commissioner's Office, United Kingdom
【註 7】新城電台 2016 年 11 月 23 日-林鄭月娥對是否需立檔案法持開放態度

? 月捐撐起本研 單次捐款支持亦可以!
? 新設本研 Telegram Channel 立即追蹤!

本土研究社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