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na

Rosina

非牟利機構工作十多年,自覺係好人一個,愛生活,愛自由,希望簡簡單單開心過日子。

2019/8/30 - 14:55

夢遊記 — 青少年工作者分享日記 (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朋友工作的非牟利機構活躍於新界西服務青少年。在近月的抗爭行動中,看到不少自已的「囝囝」全情投入,幸運的有家人的體諒;可惜不幸的更多,很多年輕人和家人冷戰、被打罵無日無之、遭經濟封鎖,最差的是趕出家門。

8 月 28 日晚我和朋友一起參加 #ProtestToo 集會,本來想傾下偈等佢輕鬆下,吃飯中卻收到電話,她要趕去陪伴那些被自已家庭離棄的年輕人,又是一個漫漫長夜……以下是她臉書的分享:

不愉快事件又在看似平靜的一夜發生

這刻我真的太累,精神體力嚴重透支,但仍想把這刻記錄下來,是他們向世界宣告香港已無公義可言的聲音。

昨晚與朋友於 #ProtestToo 集會重新獲得「香港人,加油」的正能量後,哈哈,肚子就餓了。我們吃著晚飯也離不開這場運動的話題,差不多吃完的時候電話就響起了,兩個囝囝需要支援,急需棲身之所。

趕往天水圍的路程中,知道他們已找到暫住的地方,凝在半空的心才落下來不久,就收到另一個囝囝訊息說他的朋友很不開心,因政見問題與家人發生非常劇烈的爭執更打了一場交,他想我替他的朋友也找個暫時的安身之所,我即時安撫並告訴他我已在途中,著他們一定要等我過來。唉!真是他媽的!我腦海裡不斷浮現著一把聲音:「我們的社會怎麼啦?又有一個細路被趕離家!父母都像忘了子女出生時的喜悅,忘記他們把孩子抱入懷中,大手包著小手的愛?怎麼可以在子女極需要父母支持的時候就放開雙手呢?究竟是什麼讓父母選擇子女不是最重要的?」我要控制著自己不要糾纏在這問題上,長長的歎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一手摁著胸口,心疼的感覺猶在,卻像是被什麼塞滿了一樣,有點喘不過氣來。

下車後立即跑往公園找尋他們,就怕遲了他們會更覺得悲傷。見了面,氣氛有點沈重,他的朋友臉上是「不欲多說」,知道他們仍未吃晚飯便強拉他們前往餐廳,填飽肚子後往公園繼續傾談。

他們成為前線的轉捩點就在 721 元朗恐襲事件,那晚參加完遊行回家時坐上駛往鄉黑的列車,眼見很多無辜的人給白衣人打,他們雖然也很怕,但作為男性就不作他想,拿著雨傘和水樽如炮彈的就衝上前去了。結果就如在直播畫面所見到的,他們都給白衣人圍毆,有黑衣人把他們拉出重圍後,立即有救護人員協助止血。兩人加在一起,小傷數十處、大傷就是一個被打爆了頭,一個手骨輕微碎裂,他們都不敢留醫,通知家人到醫院時也不曾想過那就是與父母決裂的開始。

「他們不是藍,是紅色的,像著了魔般只認祖國。回家後他們不與我商量,想直接將我送回廣西唸書。」囝囝終於開口,聲音卻有些沙啞,就像被什麼堵塞了一樣,悶悶的,已找不到一絲 17 歲少年應有的青春活力。就像很多發夢的年輕人一樣,在街頭抗爭,回家也在抗爭。 811 ,他在太古站被近距離行刑式掃射,手臂與腰擋了幾度警棍,耳朵及臉給扯出了很深的血痕,慌不擇路險些在扶手電梯滾下,與走散了的朋友會合後才知道痛。「警察拿着重型裝備有恃無恐的樣子,無時無刻印在腦裏,他們就是如此的告訴反對政權的人:你們現在命如草芥而已!」他說著時臉上的憤怒怎麼都壓不住,因傷被迫暫停上前線的不甘,就像一把尖刀,一直扎在他的心頭,怎麼都拔不掉。

811 晚上他受的傷有些重,只想趕快回家上床休息,對孩子來說,家應該是一個避風港,再大的事情都會毫無保留的展開雙臂接納孩子的所有。如果連這一份安心都不能再給予,那他這麼多年生活的一切,意義又是什麼?他萬萬想不到,在家內等待他的是電腦、書包、衣服、鞋和他的東西被人掃落一地,讓他最難過的是給砸成兩半的結他,那是他領取兒童身分證時爸爸送的禮物。從此每次發夢回來,另一場惡夢就在家中發生,和爸爸爭吵不斷,媽媽也與他進入冷戰,三個人在擠迫的環境中角力,親子關係變得冷漠疏離。

811 後,他心中的弦就一直緊繃著,不管吃飯坐車,還是待人處事,都處於戒備狀態。連睡覺都像戰鬥一樣,必須催眠自己不能失眠,這樣第二天才可以精神些,因為香港有太多荒謬絕倫的事情在發生,他不能倒,也倒不得,就像大部份的前線一樣,漸漸讓壓迫成為生活一部份。

告訴我這些事的時候,他的眼淚如缺堤一般染濕了衣襟,是那種大滴大滴的眼淚,可他偏偏想壓住悲傷,強忍著不發出任何聲音……我知道他心底缺掉了的那一塊,不是我能填補的,究竟何時才能補回,才能再度填滿?

「只能寬慰自己,活一天拼一天吧!」情緒平復後他的話就是如此輕描淡寫的一句,蘊含的力量卻鉅大無比。縱使家不容他,這些日子,無論他做什麼,總記得還有一塊淨土讓他安慰,值得他去守護。戴上頭盔、眼罩、豬嘴,只是卑微地擁有基本保護,然後義無反顧地踏入「雞蛋與高牆」的血海干戈,對抗來自惡魔的催淚彈和布袋彈。

「我這人活的可明白了,不管是接受還是放棄,面對抉擇的時候我比一般人都果斷堅決,因為我永遠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我同樣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所以,當我下定決心做前線時,誰都無法左右,即便是賠上性命,我就沒想過回頭。」要有多大的意志,才能讓一個孩子明知有可能賠上生命也要保護香港?

香港,何時才能逃離了魔鬼的桎梏?

香港的孩子,我願你們都平平安安的,欠你們太多,我們已經還不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