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員李予信:香港還可以失去多少個世界冠軍(一)

2020/8/14 — 11:4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李予信,東區區議會(錦屏)區議員】

「定係大家覺得做運動唔係必需,返工先係必需?對運動員來說,練習就係返工!」早幾日在記者會上,袁文俊(阿 Day)話畢,我看見不少在場人士紛紛點頭示意肯定。

「我本身係好理性、事事需要知道原因嘅一個人」阿 Day 形容自己在今次第三波疫情爆發中感受到無比憤怒。回想起 3 月時,特首在記者會上回應有關禁止 4 個人以上聚集的判定根據,她直認並無科學基礎,是何其荒謬的事。「第一次爆發好混亂,點解第三次爆發都仲係咁亂」,阿 Day 共用了四次「亂嚟」去形容。

廣告

阿 Day 有一份正職,朝九晚五在設計公司工作,每晚七點到十一點練習,又有穩定教拳,教拳和練習的地方是位於葵芳的一間拳館。疫情影響之下,隸屬「健身中心」界別的拳館需要停業,不能夠教拳,他比想像中顯得淡然,因為由此至終他沒有以教拳、打拳去賺錢。「其實間館係我有份嘅,我係 Co-Founder。」自掏腰包開辦拳館的契機源於幾年之前,因為被總會以「私自代表香港參與國際海外賽事(並奪得銅牌)」為由,暫時取消了總會屬會會員資格,阿 Day 和他所屬拳館的運動員能夠使用政府搏撃場館的練習節數大減,每星期只剩下兩小時。

為保持練習時數,阿 Day 與幾位教練遂以收支平衡作為目標,用正職的薪水去經營及維持拳館的運作,其後更希望藉此推動拳擊競賽普及化。作為四屆香港冠軍並位列香港拳擊 64 公斤級第一的現役拳擊運動員,阿 Day 想以競賽為本、以非商業化、明星化的方針去培訓拳擊運動員。「我唔係想造星,唔係想整一兩個衝獎牌,我係想整一堆!」他深感香港的拳擊運動要更上一層樓,「拳擊係激烈嘅對抗運動,一個人好難進步。必需有一班人互相對練、提升水準,先可以一齊進步」,小時候參加完亞青盃奪得一面銀牌後, 因為沒有相近練習水平的對手,失去了再進步的機會。

廣告

業餘拳擊手,聽上去「業餘」一詞難免令人覺得比職業拳擊手次一級,事實上「業餘拳擊」是指「非商業拳擊」的意思,靠一年 9 場的本地賽,儲積分,上排名,然後經拳擊總會選拔成為香港代表去外地的國際賽,相對職業拳撃為賺取商業利潤和娛樂面向,業餘拳撃如說是實而不華,單純以淘汰賽的形式產生最強的體育面向。「馬來西亞檳城國際拳擊賽金牌」,聽上去很厲害的名銜,阿 Day 卻說這只是 Grade A,B,C 之中,B 級中間到尾的比賽,他自己亦只能夠在這個水平的比賽中奪冠,說明香港拳擊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我地香港嘅拳撃仍然很弱!」

因著疫情,與「健身搏擊運動業界大聯盟」合作,因而認識阿 Day,他平時很安靜,但另一方面他勇於為社會形勢和不公義去發聲,在腦海中一直揮之不去的是他在領獎台上舉起「五一」手勢和「光時」旗的那張照片。阿 Day 笑言華人社會,總是教人做「老百姓」,並非「公民」,因為人們習慣了無力感,害怕槍打出頭鳥,所以不發聲。他認為自己在頒獎台上發聲,只是非常低成本的反抗,同時亦希望能夠鼓勵其他代表香港的運動員在國際上發聲。政府處理民生粗疏,現存體制扭曲崩壞,政治打壓人人噤聲,出聲,是一種最低度、最基本的反抗。

仍有 3 年,阿 Day 就踏入不惑之年,接下來,他說會「如常」過活,如常練習、如常比賽…… 阿 Day 不是會經常將有多熱愛拳擊掛在口邊的人,他說真正熱愛一件事,既具體又抽象,很難說出口去形容;「拳擊,係我幾唔舒服同幾眼訓都會想做既事。仲要唔係麻木咁去做,喺當中要不斷去反思,提出假設、驗證、再不斷修正令自己進步咁去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