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千三億抗疫基金 幫不到他交千八元籠屋租金

2020/4/19 — 14:3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阿來今年 66 歲,過去每天在中港邊境來回穿梭,一雙腳、一個行李箱和大背包,為兩地小商戶「人肉」速遞貨物。疫情來襲,他旋即加入失業大軍,創業夢沒了,連曾經最受唾棄的隔離營清潔工作都輪不上,每個月連 1800 元的籠屋租金也交不起。

然而,他只是在鋪天蓋地的失業潮下,一個微不足道的故事1。政府前後通過了兩輪「防疫抗疫基金」,阿來都無份,因為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拒絕在計劃中支援失業者。面對質詢,這位局長只高高在上的說,他們可以去拿綜援。

昨天(18日)立法會結束 18 小時會議,通過千三億第二輪抗疫基金撥款。陳淑莊就曾明確說出,綜援跟失業援助不一樣,本港的綜援是以家庭為單位,不但審批需時,而且要進行繁複的家庭資產審查,提交一年的銀行資料、強積金資料,再由社工跟進。「綜援唔係咁用嘎,啊局長。」她氣結。

廣告

而且,羅致光在首輪抗疫基金時就曾承認,即使失業者去領取在職家庭津貼,計劃亦只補貼在 2 月 21 日前已領取職津的人,理由是這些人過去已有登記資料,比較減省程序。他自己也說了,幫不到過往無領取職津、受疫情影響的人。

社福界邵家臻在會上質問羅致光,口口聲聲說綜援可以幫到失業的人,究竟知不知道前線能否應付。自疫情以來,政府多次延長公務員的在家工作安排,行政效率被嚴重拖慢。同一時間失業的人源源不絕湧入,有認識的社工告訴他,整整兩個禮拜找不到社署職員轉介個案。

廣告

失業大潮才剛來到,浪還未到最高。據社區組織協會(SoCo)數字,每月的失業求助個案是過往的數十倍,單是 2 到 3 月,該組織就接觸了逾 500 個案。「你話我聽,社署可以點樣應付?」邵家臻問羅致光。

千三億是甚麼概念,佔香港總儲備額整整十分一,可是有需要的人「袋得落」的到底有多少?千三億裡有八百億都用來「保就業」,補貼僱主的員工薪金支出。大家都提出,這樣的設計很有問題,僱主可以乘機換人,解僱 65 歲以上的員工,也不一定會合理地把補貼分到員工身上。「點解筆錢唔可以直接畀員工?」張超雄問。

田北辰也一針見血地指出,如果政府不能讓地產商減租,千三億不過是換個方法把錢「倒落佢哋個袋」,無論補貼市民甚麼,如果租金無法寬免,「有邊個攞咗錢轉頭唔係拎晒去交租?」

儘管計劃遭到幾乎所有議員群起而攻,諷刺的是,罵得最大聲的建制派仍要為政府「保駕護航」。廖長江說,這是「百分百民生項目」,我過去以為,民賤聯起碼還會做那麼一點民生事,不過在政治面前,甚麼也不重要了。

議事規則一改再改,過去的「拉布」場面已很少再能看見。臨時動議只有 20 個,必須先表決通過才可辯論(很明顯無可能通過),連表決時間也由 5 分鐘變成 1 分鐘,不到半小時就可以處理完畢。半小時,只夠時間讓泛民逐個逐個讀出動議內容,然後就是否決、否決、否決。

一臉從容讀著動議的每個人,都讓我感到有種莫名的悲壯。最近人人都在說「35+」,如果真能實現,不知道議會生態是不是就能變更好,(老實說,最近翻盤的部分區議會,有點像過去街上「撚狗」的人),可是起碼,不會讓政府的爛政策,說通過就通過吧。

註:

1. 資料來源:疫情下的老年快遞兵:他失去的不只是工作(端傳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