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亞人是刀手?也是…

2019/10/18 — 12:34

作者 Medium 圖片

作者 Medium 圖片

相信有不少人有這個印象,南亞人時不時參與暴力襲擊。當然這是事實,南亞人過去有受聘去傷人,也有搶劫時打傷人的案例。但少數人的罪行,上升到對整個群體的定性就有問題了。如同在荷里活電影中亞洲人往往都從事非法黑幫活動,身為亞洲人的你我看到這些角色和情節時都會感到不是味兒吧!

在不同範疇聘用南亞人往往有一些「好處」。例如在時鐘酒店聘用南亞人,就是讓顧客更安心的安排。因為接待員是本地華人的話,客人總會擔心他們會否認識自己,彼此之間或許會有共同朋友,就會被人發現去開房。於是九龍塘的時鐘酒店愛請南亞人打工,是為一種星級服務。

又例如廟街檔主都愛聘請南亞人開舖收舖。廟街的檔每天都要在黃昏前像砌 Lego 一樣搭出來,然後深夜前要拆下還原。而且這種朝行晚拆實情是苦力工作。因為檔主的存貨都放在附近的唐樓,所以開檔時先要行上行落將存貨逐箱搬去舖位,收舖時再重覆流程把貨物搬回唐樓貨倉。聘請南亞人打工,因為根本無本地華人願意做;本地華人要做粗重的工作還有更多人工較高、返工時間更佳,不用這麼辛勞的選擇。可以說,沒有南亞人當苦力,廟街夜市這個香港著名旅遊購物景點,分分鐘無法營運下去,只是我們很少從這角度看事情。

廣告

另一個有不少南亞人從事的行業是送外賣車手。以某網上餐飲平台今年年頭的資料為例,外賣車手有時薪 $55 元,再加每次送餐費 $20 元,一位拼搏車手朝十一晚十風馳電掣,每星期只放閒日一天,一個月都能賺到兩萬入息。這一行多南亞人,能賺錢養家、工作又具彈性,即使不諳中文也無大礙,自然對部份學歷不高、聽講寫讀中文有困難的南亞人來說相當有吸引力。由於南亞人工種選擇比本地華人有限得多,南亞車手找到荀工自然全力拼搏。這也是網上餐飲平台喜愛聘請南亞人的原因,因為他們工作穩定,不會返一日放兩日,在充滿競爭的送外賣行業中,穩定的人手是致勝的關鍵,否則有生意都做不來。從媒體報導中讀到某平台就是靠南亞員工的賣命,穩住了中上環區的強勁競爭,令該公司的生意得以站穩陣腳。

又好像民陣召集人岑子杰被襲擊,主事人聘用南亞人落手,這又是黑道行事的慣常做法。當權者不願沾手的就用黑幫代勞,連黑幫都不願做的就用南亞人代勞。這樣做主事者更容易為罪責脫身,就算日後要兇手落網或迫不得已要交人,只需要多點報酬就可以擺平。在此情形,其實南亞人只是一種工具,就好像只需出數千元請學生販毒,就算事敗,主事人也可以逍遙法外。而受聘的南亞人當然想搏一搏,賺一筆做正行賺不到的快錢。

廣告

其實要說「南亞人有好人」,跟說「南亞人是刀手」分別不大。前者等於「阿媽係女人」,說了等於沒說;後者固然是以偏蓋全,歪曲事實。兩者對真正認識少數族裔都無甚幫助。本文邀請大家跳出「好人壞人」的視角,嘗試呈現少數族裔在香港社會被聘用的一部份原因,讓大家留意聘請南亞人背後的不同情景,注視當中的社會脈絡,這樣才能從個人故事窺見社會故事,又能從社會大故事窺見個人命運的淵源。價值觀、社會政策、語言、工作機會的實況原來每天在影響個人的命運。無論想解決罪案,或者想掃除社會對少數族裔的偏見,個體的好與壞固然要去關心,但相信結構和制度的改變更值得我們關注。

資料圖片,來源:Annie Spratt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nnie Spratt @ Unsplash

 

(標題為編輯改擬,原題為〈南亞人是刀手〉)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